2018年多家基金会捐赠收入下降
2019-05-24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下称中国妇基会)成立30年来,累计募集款物超46亿元。围绕妇女扶贫、妇女健康、女性创业等方面,实施了一系列母亲系列公益项目。

       2018年年初,中国妇基会制定的筹款目标为3.17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收入达6.01亿元,捐赠收入为5.80亿元,总支出为5.65亿元,捐赠支出为5.45亿元。2018年中国妇基会的投资收益主要来自于银行理财和利息收益,收益为1900万元左右。

       2018年捐赠收入5.80亿元较2017年捐赠收入6.24亿元略有下降,减少4400万元左右。谈及捐赠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中国妇基会传播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中国妇基会2018年现金捐赠与上一年基本保持持平,物资捐赠减少是募资总额下降的主要原因。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称中华儿慈会)成立九年来,一直以“民间性、资助型、合作办、全透明”为机构发展战略,其筹款的显著特点是个人捐赠比例高,2018年个人捐赠达3.39亿元,占筹款总额的65%。

       中华儿慈会2018年年初制定的筹款目标为3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收入为5.42亿元,捐赠收入为5.23亿元,其中公众筹款为3.39亿元,企业筹款为1.83亿元,2018年捐赠收入较2017年的5.57亿元减少3400万元左右。总支出为4.67亿元,捐赠支出为4.52亿元。

       为实现在合理、安全、有效的前提下保值增值的需要,中华儿慈会2018年设计出多种理财方式相结合的多层次理财产品,通过中短期产品、七天理财、日积月累等多形式理财。投资收益达到1890余万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40%以上。

       据中华儿慈会平台运营部负责人马小艳透露,中华儿慈会之所以个人捐赠比例较高,得益于基金会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以及强大的互联网思维。自2015年至今,中华儿慈会筹款额基本呈攀升态势,马小艳坦言,截至2018年年底,中华儿慈会的项目有120多个,机构会根据优质项目、普通项目等做分级管理和对接;与此同时,紧密和互联网筹款平台保持合作、坚持“服务”理念、为合作伙伴筹资出谋划策等等,是其重要因素。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成立10年来,汇聚海内外华人爱心,救助城乡特困群体,所关注的尘肺病、抗战老兵、罕见病等群体一直站在公益组织的前沿,去探路(探索未来这一群体是否有国家政策的辅助)、练人(培养一批服务于弱势群体的专业服务人员、志愿者、项目管理人员)、摸方法(如何针对这部分群体有效的救助和尝试总结方法)。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2018年年初制定的目标为1.8亿元至2.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收入达2.07亿元,捐赠收入1.8亿元,其中公众筹款0.83亿元,企业筹款1.18亿元。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投资收益以银行理财为主,一部分是银行信托产品,2018年投资收益近570万元。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2018年捐赠收入较2017年的2.3亿元减少5000万元左右,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筹资总监高俊旭坦言,2018年经济大环境的变化导致供给减少,消费也跟着减少,捐赠事实上也是一种消费,因此筹款环境相应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高俊旭认为,目前慈善募捐每年的总量增长幅度不大,面对市场和同行的竞争越来越大,因此基金会根据自身特点深耕于擅长的领域、重视大额捐赠、大力发展品牌项目和专项基金、募用分离、做好捐赠人服务和反馈等等,是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自2015年至今筹款额基本呈攀升态势的重要因素。

       在企业和机构捐赠方面,中国妇基会2018年企业捐赠达4.6亿元,占筹资总额的80%,其中外企依然是其捐赠的主力军,达2.91亿元,占筹资总额的50%;民企捐赠额为1.38亿元,捐赠占比23.8%;国企捐赠额为0.33亿元,捐赠占比6%。据传播部负责人介绍,2018年中国妇基会捐赠额超过1000万元的企业达16家,分别来自完美、大众、三星、爱茉莉、平安普惠、李宁等。

       企业捐赠一直不是中华儿慈会捐赠的主力,2018年企业筹款为1.83亿元,在大额捐赠方面除了99公益日的配捐以外,企业爱健康捐赠物资金额达4000万元左右。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近两年则通过和企业合作成立专项基金、定向募捐等形式,做了一些创新和尝试,捐赠额为1.18亿元,成都康弘药业、阿斯利康、中国平安这些一直都是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较稳定的大额捐赠企业,基本捐赠物资和资金都在千万级别。

       “99公益日”作为公益行业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广、场景最多元化的现象级全民公益行动日,也成为了各家公益机构筹款的主要来源。作为99公益日“老牌劲旅”中华儿慈会,2018年共计上线300多个项目,累计捐赠达360万人次,筹集善款1.43亿元,这已是中华儿慈会连续第四年取得“99公益日”筹款额第一。

       中国妇基会在99公益日共上线152个项目,支持NGO超过90家,捐赠人次达32余万次,获得公众筹款2328万余元,还有爱心企业定向捐赠360余万元。谈及在99期间所做出的努力,传播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积极协调企业为项目提供了500万元的非定向配捐,并结合已有的物资捐赠,对筹款较好的70家机构提供价值700万元的物资奖励。此外,依托“超仁妈妈”项目,2018年共集合89个由女性公益人发起项目,统一上线筹款,通过给予工作经费支持的奖励机制,激发女性组织参与的积极性,通过线上线下的资源链接、能力培训、互助互访等,提高女性参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率,筹集善款1600多万元。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2018年“99公益日”筹款额达1288万元,上线项目68个,支持了37个伙伴机构,据高俊旭介绍,99公益日前夕,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组织召开合作伙伴交流会,为专项基金执行团队及合作伙伴讲授项目管理、项目传播专业知识;分享开展公益项目的优秀经验;基金会还制订了对伙伴机构行政、传播力、执行力组织者领导力等多方面的激励政策,提高伙伴机构自身的能力,促进横向交流与发展。

       月捐逐渐成为各机构培养公众捐赠习惯的方式

       中国妇基会2018年作出的探索和创新主要体现在互联网筹款方面,传播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在筹款方面所做的创新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第一,与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平台联合运营,发挥平台项目的知名度高、转化率高的优势,联合互联网筹款平台,结合热点或节点做项目推广;第二,优化项目结构与文案,提高项目的转化率;第三,加强与社会组织合作,赋能社会组织,开展联合劝募。


       谈及中华儿慈会2018年所做的创新,马小艳认为最为突出的就是2018年5月成立的E公益联盟,在全国招募100个NGO组织,并通过互联网筹资以及项目管理的培训,赋能NGO,并带领这些NGO参与互联网筹款。联盟自成立起,已经在武汉、重庆、新疆三地举办了三场培训,招募到40多家NGO,筹款达300余万元,这也是中华儿慈会2018年在筹款方面做出的一大探索和突破。此外,中华儿慈会去年尝试了很多线下活动,比如慈弘悦读成长计划,又比如将特殊小朋友们制作的手工,在跳蚤市场做二手义卖等等。

月捐用户体验缺水群众打水的艰辛

       在培养公众捐赠习惯和意识方面,月捐逐渐成为各机构培养公众捐赠习惯的方式。据中国妇基会传播负责人介绍,中国妇基会2018年逐步开展月捐人维护,通过定期发送项目进展报告,通报项目实施情况、组织线下捐赠人活动,增加与捐赠人的互动。尝试遴选优质捐赠代表进行项目地探访,配合探访活动开展线下和线上的相关传播。整合妇女家庭领域的社会组织资源,依托超仁妈妈公益平台,在各地开展宣讲、培训,动员更多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参与到女性公益中来。

       中华儿慈会和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在2018年筹款工作中也开始有意识做月捐客户的培养,旨在通过月捐培养捐赠人持续捐赠的习惯。中华儿慈会希望通过月捐的方式让公众与基金会优质的公益项目建立长期联系,从而进一步了解公益、参与公益。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也通过推出月捐计划,增加捐赠人服务与互动,培养一批稳定的捐赠人,让捐赠行为可持续,最终形成捐赠习惯。

       那么,针对不同的捐赠人是否应该做不同的筹资策略呢?马小艳坦言,对于公众筹款部分的捐赠人,中华儿慈会主要通过定期提供反馈内容与其建立联系。同时,通过已建立的捐赠人数据库,定期给项目捐赠人发送邮件建立联系。对于企业而言,主要针对企业的不同需求进行定制化服务,帮助其针对性寻找公益项目以及开展公益活动。

       高俊旭认为,对于公众筹款部分应做好捐赠人维护,与捐赠人保持良好的互动。此外,他重点介绍了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针对企业所做的维护工作,他总结基金会和企业的合作有三种方式:首先,是企业找到基金会进行捐款,这类捐款多数是企业所需,比如设立专项基金、设立公益项目等,合作主要是以企业的意愿为主导,基金会针对企业做公益专业性的建议和策划;其次,基金会向企业劝募,基于基金会有好的项目正好符合企业公益发展的需求,基金会对其需求进行定制化服务;最后,针对战略性资源的筹款,这类筹款基本以资源置换为主,为企业做一些资源上的对接和互换。

       中国妇基会传播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联合劝募成为了中国妇基会的新增长点。与民间组织和其他机构做好众筹项目策划,针对众筹主体,讲好故事,选好图片,短时间激发年轻公众的捐赠热情;建立联合劝募机制,以项目为核心,联合相关机构与合作伙伴共同劝募,在社会动员方面加强与社会组织深度合作,积极开展联合劝募和外部筹集活动。

       互联网筹资平台的使用感受

       在众筹部分,2018年中国妇基会公众筹款达9926万元,其中互联网筹款占85%,达8564.7万元。据传播负责人介绍,2018年入驻第二批互联网筹款平台为6家,分别为水滴公益、善源公益、美团公益、苏宁公益、滴滴公益以及易宝公益。在各互联网平台中腾讯公益平台募资额最高,达到6541.7万,占到76%;其次是支付宝公益,募资额为1836万,占到22%。

       中华儿慈会2018年的互联网筹款占基金会公众筹款的65%,目前中华儿慈会与20家互联网筹款平台中的13家建立了合作关系,分别为腾讯公益、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轻松筹、水滴筹、美团、善源公益等。

       随着互联网筹款平台的增加,公益机构在选择与互联网筹资平台合作时会更加注重使用感受。“在和水滴公益对接过程中,感受非常明显的是它们的系统优化很快,完全出于基金会和项目的体验考虑。善源公益平台侧重的是提供服务,链接资源,除了可以做理财方面的培训外,善源公益还有个志愿者平台,可以提供志愿者的相关培训,教你如何管理志愿者、招募自愿者等。”谈及2018年在互联网募资平台上的使用感受,马小艳说道。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一直以来合作的互联网筹款平台有腾讯公益、蚂蚁金服及阿里巴巴公益、新浪微公益、轻松公益、水滴公益、美团公益筹等。谈及在使用上的感受时,高俊旭以蚂蚁金服为例,介绍该平台主要是项目分类清晰明了,千人千面使项目能够准确的推送给捐赠人,操作简洁流畅,平台流量较大,使每一个被推荐的项目得到筹款保障。而腾讯公益的特点是使用起来比较便利,门槛也比较低,一些设置也有利于公益组织在后台的操作,且朋友圈传播较方便,公众对其认可度较高。

       2019年筹款规划

       2019年,面对经济环境正在发生的变化,各家公益机构将做哪些规划和保障工作?


       高俊旭认为,虽然整体经济形势下行,但企业参与公益慈善反而会慢慢增多。消费者越来越注重消费品所附加的社会价值,企业为了节省推广成本会逐渐放弃以往的传统市场和广告费用转而做更多的公益营销,为企业产品附加社会价值达到更大的品牌效益。另外随着社会企业越来越多,社会企业也成为了一个很好的筹款对象,比如养老服务类,教育类等,做好产品的合作,既能带来一定的慈善捐赠,同时也具备经营性、回报性的保障。

       针对2019年的筹款工作,高俊旭告诉记者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将做如下规划:

       第一、2019年应将风险控制放在首位;

       第二、对新的专项基金实行严格的内部评估流程,从项目的公益性、团队的执行力等多方面进行评定筛选,提高新基金的准入门槛,旨在吸纳更优质的基金;

       第三、对现有的基金进行清理清查,防患风险,对项目做减法;

       第四、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伙伴培养计划,帮助基金及伙伴机构提高募款、执行的能力及效率,培养优秀品牌项目。


       超仁妈妈2018年度总结推进会

       中国妇基会传播负责人则认为,2019年在筹款方面应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加大对现有合作伙伴进行分层次研究、分析、定位,进一步挖掘共同价值,积极策划新的合作点与合作模式,重点加大对中长期合作伙伴的动员力度;开发新的捐赠企业。

       第二、加强企业创新研究,根据社会需求热点,主动推介与企业创新发展切合的公益项目。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扬帆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