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戈辉:做公益不是做生意 是人心的回报
2015-04-29来源:凤凰公益

她,是凤凰卫视的当家花旦,连续4年被世界品牌实验室评为“中国十大最具价值主持人”,曾主持多个大型节目直播。除了重量级访谈节目《名人面对面》外,她分别于2011年、2013年开始主持《与梦想同行》、《公益中国》等公益节目,助力公益组织。同时,她还担任中国扶贫基金会“母婴平安120行动”项目的形象大使、宋庆龄基金会理事、以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爱心大使。公益先锋,走近“善助者”许戈辉。

做公益不是做生意

凤凰公益:做公益节目收视率的问题有没有给您造成困惑?做公益,可能受众并不是很关注这个事。

许戈辉:做公益不是做生意,做生意你是要投资有回报率的,做公益你要的回报是一个长线回报。做公益事业的话,它不是金钱上的回报,是社会道德这种风尚的改善,是人心的回报。用一个最流行的词来说,是给这个社会带来正能量。当这个正能量越来越多的时候,这就已经是你做的回报。

同样,做公益节目也是这样,不要以收视率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你的回报也应该是社会效应的回报,是人心的回报。所以有的时候我们节目的收视率会低一点,在这个时候,什么是我们所有同事们,团队小伙伴们的一个强心剂呢?就是我们看真正给我们留言的人说了什么,不是简简单单地点了个赞。

曾经就在前不久,我收到了一封信。写的很长,是一个志愿军老兵的遗孤,一个60岁的老人家写的,他真的是用心写的这封信。他说,你们凤凰卫视能拿这么大的篇幅来做寻找志愿军烈士遗骸这样一个主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于过去的态度,也让我们看到了她未来的希望。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反馈可能比起一个火爆的收视率,对我们来讲更打动人心。

做公益节目本身就是一种公益

凤凰公益:您是2013年的时候有了《公益中国》那个节目,当时是为什么要办一个这样的节目?之前您已经有《名人面对面》,还有很多比较知名的。

许戈辉:《名人面对面》这个节目因为做了十几年,可能更多的被访嘉宾都是我们说叫做社会的成功人士,但是后来通过做《与梦想同行》,觉得这个社会还有另外一个层面,而且那个层面的基数非常大,但是他们有梦想,有执着,有对生活特别强的热爱和追求。

那我也希望凤凰这么一个一直特别注重人文关怀的媒体,有一个窗口能够为他们敞开。但是,《与梦想同行》这个节目它的体量比较小,是周一到周五每天有四五分钟。因为在做《与梦想同行》的这个过程已经接触了不少公益组织,我就跟台里建议说能不能有一个更大体量的空间来做公益。

其实这个想法和长乐老板一直以来的一种公益情结一拍即合,和整个凤凰的定位也一拍即合。所以当时台里几乎就是毫不犹豫地给了最大力度的支持,人力物力财力公司上面。虽然凤凰是上市公司,所有的预算都得是合乎整体的一个运行规律,我们做节目仍然要比较的节省,但是我相信台里已经是给了尽可能的最大力度。

我有的时候跟我同事开玩笑说,做公益节目本身就是一种公益,你会放弃很多东西。

“来自星星的孩子”不再孤独

主持人:您平时带女儿去参加公益活动吗?

许戈辉:有带她去过,比如说带她去参加过专门针对孤独症儿童进行康复的烘焙蛋糕,也是我在做《公益中国》这个节目的时候结识的。我会有意地找一点女儿这个年龄段能够相应理解的,就是她自己能够在这里边扮演角色的,比如说她去参加孤独症儿童的蛋糕烘焙。

其实就是和那些小朋友一起做蛋糕一起玩。先开始她在那群孩子里觉得有一点不合群,是因为她觉得别人都不理她。我就鼓励她主动去和那些孩子们接触,后来发现这些孩子特别特别的友善。

有一个哥哥,每次都牵着她的手,就说晓晓妹妹你来,晓晓妹妹你的小名叫晓晓,那你的大名叫做什么。每一次都问她这个问题,就以这个作为一个开场白,他们开始做蛋糕。

因为那些孩子做的时间比她长,所以显然在这个项目里,那些孩子都可以当她的老师。他们本来自己已经有挺纯熟的技术了,发现来了一个新的小朋友,她不如自己,然后那些孩子们就会去帮助。

本来我们觉得可能孤独症的孩子会在人际交流上有很多的障碍,后来我们发现说竟然如此。可能他们也需要一些契机,也需要一些开启,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原来这个孩子并不比我强,他在这方面需要我的帮助的时候,这些孩子反倒打开了。

中国公益重新打回到冰点

凤凰公益:在中国现在很多公益还是面对的阻力很大,尤其是公众的质疑。包括上您的节目很多都是名人明星,他们受到的质疑可能更大一些,包括李连杰,“壹基金”当时的争议就很大,还有一些做公益的形式,因为现在大家很难去关注公益这个事,去年的时候就是挑战冰桶,很多人说到最后就明星做秀的方式。

许戈辉:我们国家的公益起步晚,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风雨飘摇,不成熟,就意味着她会经历很多的摇摆,经历弯路,这也挺正常的。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不缺钱,其实缺的是信任。

公益是一个需要极大的信任来支撑的这么一个领域,当你有了信任的时候,你不会缺钱。一个很小的事件,可能会毁掉我们长年建立起的一种信任网络、信任架构,就是前面也知道的闹的沸沸扬扬的几个公益的大的事件,基本上把中国公益重新打回到冰点。

像“冰桶”这样,原本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参与的人多了,太过热闹了,把真正应该被关注的群体给忽略了。这样的效果确实让人不禁想,我们这个公益到底为什么。现在我们经常会说不忘初心,但是在公益的道路上我们往往就忘了,就去凑热闹了。

在“冰桶”事件之后,我们专门又把“渐冻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和他的团队请到了节目,还有另外的几个“渐冻人”组织的代表。我们探讨“后冰桶”时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在不成熟的时候,我觉得任何一种方式的关注,其实它都挺难能可贵的。我仍然强调初心是好的,但是也呼吁在这个过程里边,不要只顾着热闹。

确实,“渐冻人”这几个字可能就跳入公众的视野,但是,当时我们了解到的一个数字,说关于“冰桶”谁又浇了水,谁又参加了这个挑战的消息被转发被各种报道,大概有亿来计。但是真正最后人家看完这个消息,哪个明星参加了链接到“渐冻人”这个机构,接下来的新闻大概几十万,这是个巨大的落差。

所以大家的眼球兴奋度还是集中在,哪个明星被浇水了,被泼了落汤鸡,所以就是关注和帮助,热闹和真正踏实的做事,这个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鸿沟需要去填。

我不想成立自己的专项基金

凤凰公益:就现在很多名人都有自己的基金会,您会成立自己的基金会吗?

许戈辉:我不想成立自己的专项基金,就某一个领域或者某一个项目。但是我一直希望有一个种子基金去帮助不同的小规模的小VNGO。这是我的一个心愿,因为我做公益节目接触了这么多不同领域的草根。

一方面我觉得很感动,因为这些力量的确微小,但是这种意志又绝对顽强。另外一方面我也特别受启发,因为这些小VNGO他们关注到的已经是非常细节化的公益,不像以前理解的那么泛泛,比如叫助学、扶贫、助老。

他们会细化到我们可能以前根本没有的一些概念,就比如说读写障碍。以前我们真的是没有这个概念,不知道,我们只是觉得说有一群孩子他们是淘气的,他们是笨的,他们的字怎么也写不对。

后来通过这个公益项目,我们知道原来有一群儿童叫做读写障碍。而读写障碍如果在6岁以前开始帮助他们,在小学3年级之前能够使劲的帮助他们用科学的方法来去校正,他们是有机会可以跨越这个障碍的。

但是我们往往不知道,我们的学校家长由于无知,彻底误解了他们,觉得他们就是不好好学习,就是不用心,就是粗枝大叶,把他们最好的可以去跨越障碍的机会给丧失了。

那有这样一个公益组织发现了他们,引进香港还有一些其他发达国家先进的方法来帮助。可想而知,先要理解这个孩子有这个问题,就已经是一个不太容易的过程。然后再去帮助这个孩子。这个组织它的工作人员也好,专家也好,他们付出很多努力,帮到三个孩子、五个孩子、十个孩子。这个数量往往是个位数,然后到十位数慢慢增长的。

但是这是一种巨大的发现,因为哪怕这个比例再低,在我们国家它应该困扰到一大批儿童。这一大批儿童在他们的成长阶段,这个问题没解决,可能会困扰他们的一生。

公益让我理解了一件事情,任何一个生命都不该被忽略,所以任何一点一滴的公益,都是最有价值的。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