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换脸错失世界第一(三)
2005-12-20


  李青峰在多年的接诊中,曾留意做过一份调查。他将换脸的病例分为三大类:严重车祸者、烧伤者和面部肿瘤者。根据他的调查和分析,前两项全国每年有近百万患者,5%是严重患者,有换脸需求,而其中绝大多数人因付出昂贵的治疗费而陷入贫困。


  宣布给王先生主刀换脸的是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的陈焕然博士。12月17日,他向本报坦言,手术费病人肯定是掏不起的,该院也不会出这个费用,只能面向企业拉赞助,究竟能拉到多少钱至今还是个未知数。


  南京军区总医院的洪志坚教授告诉本报,对于征集到的“国内换脸第一人”,该院初步决定免去其约20万元的手术费。


  据洪介绍,这20万元是从本就紧张的课题组经费中抽出来的。


  由此不难理解,在南京登出的公开招募换脸者的广告中,洪志坚额外又加上了一条硬杠杠———“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承受能力”。


  曾有一度,李青峰考虑从国外慈善机构引进慈善基金,但由于涉及中外合作,成果发布等权利将被分享,李又否决了。


  国外的“换脸基金”给了他启发。几年前,美国就成立了“拯救脸面”基金,发起者是一位严重毁容者,她深感毁容后的痛苦,因此成立了一个基金,对那些有同样遭遇的人进行社会援助。


  “中国做换脸手术也要走这条路。”李青峰透露,上海九院正在筹建国内“拯救脸面”基金,目前已从社会募捐到了60万元的资金。


  “我们咨询过民政部门,审批非常难。希望政府能给换脸工程放宽口子。”李说。


  至少要有个暂行办法


  南京、上海和北京三地相继发出“换脸”的信号后,坊间更多的讨论落在了“能不能换脸”的伦理和法律角度。


  “现象太不正常了,现在所有的声音都来自民间。”陈焕然说,希望官方能对此有所表态。


  “只要找到合适的供体,我们就会开展手术。”12月12日,洪志坚教授说,现在的法律对换脸手术没有任何限制,也没有明文规定必须要通过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查。


  李青峰则表示,一旦上海要开展换脸手术,课题组会上报相应部门接受伦理审查。


  “相关的法律是缺失的,现今完全要靠医生的自律。”陈焕然说。身为医学博士的他,同时还考取了律师资格证。


  学医又学法,其中有一段小故事。1997年,一名女子找到陈焕然要求进行整容手术。当系列整容手术进行到中间阶段时,陈焕然突然被警察传唤,要求他辨认一张女子的照片。原来,照片上的通缉犯正是他实施整容手术的对象,该女子诈骗了上千万元后在逃。


  “警察当时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还是个博士!懂不懂法?差点成了帮凶。‘”陈焕然回忆说,受此刺激,第二年他就自学法律考取了律师证。


  但现行的法律并没有告诉陈焕然实施整容手术前应该做什么,应该接受怎样的管理或约束。


  “为慎重,我现在要求每位整容者必须出具一份公安部门的无犯罪记录证明,以此过滤隐患。”

  但他担心,这一自律并不是所有整形医生都能做到。


  李青峰预计,5-10年后,人类就能研究出有效的免疫耐受技术,也就是说,换脸患者能够不再依赖终身服用药物来进行免疫抑制。如此一来,换脸手术难度将大大降低,有可能成为一种经常化的普通外科手术。


  “谁想来做都可以做,脸可以换来换去,那多么可怕啊。”陈焕然说,如不尽早准入法律制约,让坏人钻“换脸”的空子只是迟早的事。


  中国社科院著名生命伦理学家、卫生部伦理委员会委员邱仁宗近日表示,目前卫生部还没有对类似换脸手术这样可能对患者产生伤害的手术的管理条例,目前当务之急是完善法规建设。


  “至少也要有一个暂行办法”。邱说。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