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是宿命,对他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温度
2019-09-24来源:盖茨基金会
       西藏的壮美景色,无雕饰的自然风情,还有神秘的宗教民族气氛,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圣地;而这块圣地,却并不能成为母亲和婴儿的乐土 —— 因为医疗手段与它的自然风光一样原始。

       目前,西藏已建立起覆盖城乡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越来越多经培训的村医、陪护员,还有越来越高的交通补贴,孕产妇和新生儿保险等措施,已经让更多的生命得到挽救。



       截至2018年,西藏的孕产妇死亡率和新生儿死亡率分别是56.2/10万和11.59‰,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18.3/10万和6.1‰),这依然是一个非常高的比率。

       但如果考虑到西藏的风俗文化、交通、技术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等现实因素,以及这两个数字是从1959年惊人的5000/10万和430‰的高位迅速下降到如今的水平,就不难发现,西藏所取得的进步有多么惊人——

       农牧区的产妇很多只能在牛棚或者羊棚生产,因为当地老旧的观念认为,血会亵渎神灵,生命的诞生和逝去,都只是因果循环,并不值得争取甚至抱怨。



       从日喀则市仲巴县的一个村到县城,单程就要600公里。山路曲折,即便是生产在即的产妇,也只能靠担架和马匹,甚至自己的双脚一步步走到医院。而类似的偏远村庄,在西藏农牧区仍有上百个。

       这曲折漫长的山路,可以说是死神设下的考验。例如,产后出血是威胁孕产妇健康的严重合并症,是造成孕产妇死亡的首要原因。而产后大出血的风险,随着海拔增高而大幅增高;抢救大出血的产妇,也是一件需要争分夺秒的紧迫事。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需要依靠专业医疗手段才能解决的问题……

       这就使得在西藏,孕产妇和新生儿面临着远比其他地区要更为严峻的存活率条件,为了不让“活下来”成为运气问题,自1959年以来,各级政府都花了大力气,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从发放补助、培训村医、提高住院分娩率、加强产前检查力度等多方面进行干预。其中,村医,作为基础医疗体系的一环,在“生产”和“生存”这个双重“命题”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坚持行医近30年的彭岗村村医罗布,就是守护4平方公里草原上,两个自然村370多人健康的守护神。西藏拉萨市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这里没有公路,只有崎岖的山道和星罗棋布的溪流,罗布的每一次出诊都只能依靠马匹;而天寒地冻的冬天,为了保证驮满药品和医疗器械的马匹不在结冰的河流上滑倒,罗布更是只能牵着马缓慢前行。

       某一天,经过两三个小时的跋涉,翻过了一座山头,罗布医生来到一个至今都没有通电的子那村(音译),这里只有三户人家,一名妇女背着孩子来打疫苗。罗布给这个小孩打了疫苗,方圆4平方公里每家每户的情况,罗布都记得清清楚楚。

       几个在附近的村民听说罗布经过,带着酥油茶在路边拦下他。24岁的卓玛(左一)今年怀上了第二胎,把产检报告给他看。罗布叮嘱卓玛,一定要按照预产期,提前到县医院候产。 回到家,罗布马上给一位怀孕8个月的妇女做孕前检查。村里的诊所就设在罗布家的一所房子里。

       忙碌的工作结束后,罗布与八个月大的孙子在玩耍。这个孙子是他亲手接生的。当时,他儿媳在预产期前一个月突然羊水破裂,因为来不及送到医院,罗布只好在家里给她接生。但因为之前在县医院做产检时,医生并未检查出是双胞胎,又因为临时生产的变故,最终双胞胎中的一个不幸夭折。



       罗布说,生命是神圣的,也是艰难的。在近30年的行医过程中,在看过那么多生生死死后,他说,生与死在宗教中是宿命,但对他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温度。

       “血是热的,人就是活的。”但很多时候,他也有他的无能为力。比如山路太远,比如药品不足,比如因为海拔太高就陡然提升的大出血概率。

       “我们要做的是劝说产妇和他们的家人,送他们到医院去分娩。那里更安全,有专业的医生和设备,活下去的几率更高。”罗布说,随着住院分娩的全额报销,还有经年累月的科普宣传,农牧区的孕产妇已经越来越多地选择去县城分娩,而产前检查的次数也从几乎为0,逐步提到到了3次以上。

       根据多项降低西藏农村地区孕产妇死亡率的干预措施效果研究显示,孕前产检、新法接生和住院分娩,显著降低了西藏孕产妇死亡率,而在这背后,正是像罗布一样的村医们,一次次骑马奔波在村口不厌其烦地讲解和劝说。



       “曾经有一位生产了9位子女的老阿妈,完全不理解我们所说的住院分娩的意义,因为她在更恶劣的环境下,陆陆续续生了那么多的孩子,当然,她也认为只有6个孩子长大成人并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罗布说,很多时候,他的工作都是在跟既有的观念做斗争,而“赢下来”有时候只能靠“血的教训”。

       像是刚才提到的老阿妈,她的儿媳妇在安全生下两个孩子后,因为产后大出血,死于第三个宝宝的诞生,而按照之前罗布的产检推测,这个孩子是横位,一定要去县城医院进行剖腹产,但他们一家并没有听从罗布的建议。

       每每这种时候,罗布总是会陷入自责,“开村医培训班的时候,不同地方的村医聚在一起,总是会说起类似的事情。”罗布说,大家面对的是一样的问题,但这并不能让他好受一点点,“生命的代价太沉重了。”

       目前,西藏已建立起覆盖城乡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有了越来越多经培训的村医、陪护员,还有越来越高的交通补贴,孕产妇和新生儿保险等措施,已经让更多的生命得到挽救。


来访罗布家的年轻村医顿珠,是村医中的“年轻血液”

       截至2017年底,享受农牧区基本医疗政策人员为256.83万人,全区所有户籍农牧民均能享受政策范围内80%左右的医疗费报销比例。

       同时,中国在孕产妇死亡率上的成就,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标的关键,在千年发展目标上亦然。在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的艰难行程中,高原上的村医们,还有每一位医疗工作者,都是在平凡岗位上践行着使命的目标守卫者。

       进步在发生。在西藏蜿蜒但壮美的山路上,在荒无人迹的郊野,许许多多像罗布这样的人仍在牵着马匹,驮着药品和医疗器械,缓慢但坚定地前行。在未来,他们的队伍会越来越大,路走起来,也不会再如此缓慢。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