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外女生自发性调查
2005-12-22

 

12月9日,两名参与调查的女生向记者展示部分调查问卷



刊登在107调查上的北外女生性调查报告



一名被调查者在问题上的留言有些"特殊"


  ◎“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大学期间的性行为率仅为11.5%。”上周,一份由北外女生自发组织的性调查结果,通过校内报刊发放到北外几乎所有的女生宿舍和部分男生宿舍。

  ◎这项调查,被称为“北外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整个女生群体性状态的调查”。

  ◎调查小组称:此次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对此前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处女率15.86%”的坚定回击。


  12月9日中午,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交流学院门口,一位女生向记者递上一份因折叠和拨弄而发皱的报纸。 报纸有两页,每页对开四版,没有刊号,报头是隶书体的几个大字:“107调查”,压在酷似防伪条的背景上,强烈的对比,衬托出报纸的严肃。报纸由北外英语学院新闻系主办,“总第三期”的字眼诉说着它的年轻。

  给记者报纸的女生姓陈,刚上大一。她打开报纸,5版和6版就是记者向她询问的“北外女生性调查结果”。她说,这份报纸前两天才发到寝室,因看得人多,她费了一番工夫,才在一位同学的床头把它揪了出来。“这个调查影响蛮大的,我们都看了,我们寝室还说过这事。”她说。

  调查·筹备

  初衷:“妖魔化”女大学生,北外女生不满


  记者仔细阅读了《107调查》的11月号。在这期报纸上,那篇题为《北外女生性调查》的文章长达两个版,在文章中,作者列出以互联网为主的媒体涉及北外女生的一些报道和帖子——

  2004年7月9日,“北外女生”罗卡娜杀死同宿舍女生。在这一让“北外女生”声名大振的杀人案中,媒体称:“罗卡娜的杀人动机在于:她(罗卡娜)认为,李春霞(被害人)向房东汇报了‘自己曾经带男孩子回来住’的情况。”

  2004年12月13日,北外东院3号女生宿舍楼前的海报栏张贴了一张征集卵子广告,一时引发社会争论。南方网称:大学校园张贴征集卵子的启事是侮辱了这方净土,侮辱了女大学生。

  网络四处转载的处女排行榜上赫然写着:大学毕业女生处女率,北京外国语大学15.86%。

  大四本科处女率,北京外国语大学26%。名为“北外女生的夜生活”的文字在网络上流传,文中以第一人称讲述一名北外女生在三里屯酒吧从事三陪工作的生活状态。

  “上面列出的这些事,其矛头直指北外女生的性状态。我不否认大学女生性行为的存在,但那绝对是很小一部分。而社会的评论和传媒的报道,给我最分明的感受是,我们大学女生这个群体已经被妖魔化,这太不公平了。”戴着黑框眼镜的何敏(化名)语速很快,她是这次北外女生性调查的始作俑者,新闻系大三本科生。

  出于对女大学生“妖魔化”的反击,同时为心中的迷惑寻找答案,她和几位同学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北外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整个女生群体的性调查,摸清真实的“性状态”,拿到客观、真实的数据。调查范围圈定在北外,是因为对自己学校的调查既有说服力,又比较容易操作。

  发起:学生调查,敏感问题老师把关

  “这是我们系的学生最近做的一期调查,关于性的部分有些敏感,但我觉得学生们做的事还是很有意义的。”

  王士宇,北外英语学院新闻系青年教师,是《107调查》的辅导老师。他介绍,《107调查》是由他倡议创办的一份新闻系所属的学生报纸,不定期出刊,从去年开创到现在只出了3期,主要刊登新闻系学生采写的调查性报道,为在校学生提供新闻实践平台。北外女生性调查,就刊登在《107调查》上。

  王士宇说,“107”这个名字来自于召开筹备会时所使用的会议室门牌号。(但王微笑着向记者解释:“我们后来发现,开筹备会的会议室不是107室,大家都记错了。”)

  刊登在107调查上的北外女生性调查报告

  王士宇透露,性调查的选题是由几个女生提出来的,得到了他的认可。他还对调查问卷的设计提出了修改意见,“我要把关的,主要是一些问题的尺度,具体的事是学生做的。”

  调查·进行

  机构:6个女生导演性调查


  作为这次调查的主要策划人和调查小组的核心,何敏对此次“性调查”的整个过程印象清晰。

  11月16日中午,《107调查》的成员召开选题会,讨论11月份将主要开展的调查内容。会上,何敏抛出了“北外女生性调查”选题,参与会议的所有人都同意做这个选题。“(辅导教师)王士宇乐呵呵地说,“107”今天破了学校报纸先例,开谈性问题,明儿没准就该被禁了。”何敏在她的博客中这样写道。

  选题敲定的同时,何敏也确定了包括她在内的6名调查小组成员,其他5人均是她的同班同学,何称她们是“6个处女”。

  操作:13个问题800份问卷

  在接下来的3天时间里,6人调查小组就问题的设置进行了讨论,经反复斟酌,她们初步确定了13个问题。这些问题各有侧重,分别围绕“北外女生整体性状态的印象”、“北外女生的性知识掌握程度及相关问题”、“北外女生的性态度”三个方面设置。按照惯例,这些问题最后交给王士宇教师审核。在根据王师意见做出相应的完善和修改后,调查小组印制了800份问卷。

  范围:600名女生接受调查

  “我们做了一次严肃、认真、动真格的无记名调查。”何敏她们事后这样评价自己的举动。

  一名被调查者在问题上的留言有些特殊

  何敏说,考虑到“性”的话题比较敏感,可能会涉及到被调查人的隐私,在王士宇的建议下,她们将问卷一一装入信封。记者在检视调查问卷时注意到,问卷开头特别注着一行字:“出于保护你的隐私考虑,请在填完问卷之后将问卷放回信封,我们一并收回。”

  “我们这样做,也是希望让受调查的人没有顾忌,给出最真实的答案。”何说。

  经过前期准备,11月23日、24日晚上9时,在学生结束晚间课程后,包括调查小组成员在内的8名学生开始在全校范围内所有女生宿舍发放问卷。

  据介绍,北外现有在校学生6000余人,男女生比率接近1比2。发放到女生手中的调查问卷共600余份。

  回收:有效问卷占八成

  “寝室里当时有几个女生,我们就发几份,随机的。”小组成员之一的刘静(化名)告诉记者,考虑到大一的女生不住在校园内,而且入校时间不足3个月,所以问卷的发放对象主要是北外本科二、三、四年级的女生以及女研究生。

  “发完一个楼层后,我们立即返回去收上一个楼层的问卷,中间有五六分钟,足够填完这份问卷。”何敏说,正是这种调查方式,保证了问卷的高回收率。发出去了600份问卷,回收的有效问卷有461份,回收率接近八成。

  对于这次调查结果,何敏在其博客中写道:这份现如今拿在手里的结果本身,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比网上的胡言乱语要好得多,纯洁得多,可信得多。

  北外女生性调查回击网络传言

  “我们现在保留了所有操作过程中的文字和数据,461份有效问卷由小组成员刘静保管,以备今后有怀疑的人核查。”何敏告诉记者。

  发起:学生调查,敏感问题老师把关

  “这是我们系的学生最近做的一期调查,关于性的部分有些敏感,但我觉得学生们做的事还是很有意义的。”

  王士宇,北外英语学院新闻系青年教师,是《107调查》的辅导老师。他介绍,《107调查》是由他倡议创办的一份新闻系所属的学生报纸,不定期出刊,从去年开创到现在只出了3期,主要刊登新闻系学生采写的调查性报道,为在校学生提供新闻实践平台。北外女生性调查,就刊登在《107调查》上。

  王士宇说,“107”这个名字来自于召开筹备会时所使用的会议室门牌号。(但王微笑着向记者解释:“我们后来发现,开筹备会的会议室不是107室,大家都记错了。”)

  刊登在107调查上的北外女生性调查报告

  王士宇透露,性调查的选题是由几个女生提出来的,得到了他的认可。他还对调查问卷的设计提出了修改意见,“我要把关的,主要是一些问题的尺度,具体的事是学生做的。”

  调查·进行

  机构:6个女生导演性调查


  作为这次调查的主要策划人和调查小组的核心,何敏对此次“性调查”的整个过程印象清晰。

  11月16日中午,《107调查》的成员召开选题会,讨论11月份将主要开展的调查内容。会上,何敏抛出了“北外女生性调查”选题,参与会议的所有人都同意做这个选题。“(辅导教师)王士宇乐呵呵地说,“107”今天破了学校报纸先例,开谈性问题,明儿没准就该被禁了。”何敏在她的博客中这样写道。

  选题敲定的同时,何敏也确定了包括她在内的6名调查小组成员,其他5人均是她的同班同学,何称她们是“6个处女”。

  操作:13个问题800份问卷

  在接下来的3天时间里,6人调查小组就问题的设置进行了讨论,经反复斟酌,她们初步确定了13个问题。这些问题各有侧重,分别围绕“北外女生整体性状态的印象”、“北外女生的性知识掌握程度及相关问题”、“北外女生的性态度”三个方面设置。按照惯例,这些问题最后交给王士宇教师审核。在根据王师意见做出相应的完善和修改后,调查小组印制了800份问卷。

  范围:600名女生接受调查

  “我们做了一次严肃、认真、动真格的无记名调查。”何敏她们事后这样评价自己的举动。

  一名被调查者在问题上的留言有些特殊

  何敏说,考虑到“性”的话题比较敏感,可能会涉及到被调查人的隐私,在王士宇的建议下,她们将问卷一一装入信封。记者在检视调查问卷时注意到,问卷开头特别注着一行字:“出于保护你的隐私考虑,请在填完问卷之后将问卷放回信封,我们一并收回。”

  “我们这样做,也是希望让受调查的人没有顾忌,给出最真实的答案。”何说。

  经过前期准备,11月23日、24日晚上9时,在学生结束晚间课程后,包括调查小组成员在内的8名学生开始在全校范围内所有女生宿舍发放问卷。

  据介绍,北外现有在校学生6000余人,男女生比率接近1比2。发放到女生手中的调查问卷共600余份。

  回收:有效问卷占八成

  “寝室里当时有几个女生,我们就发几份,随机的。”小组成员之一的刘静(化名)告诉记者,考虑到大一的女生不住在校园内,而且入校时间不足3个月,所以问卷的发放对象主要是北外本科二、三、四年级的女生以及女研究生。

  “发完一个楼层后,我们立即返回去收上一个楼层的问卷,中间有五六分钟,足够填完这份问卷。”何敏说,正是这种调查方式,保证了问卷的高回收率。发出去了600份问卷,回收的有效问卷有461份,回收率接近八成。

  对于这次调查结果,何敏在其博客中写道:这份现如今拿在手里的结果本身,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比网上的胡言乱语要好得多,纯洁得多,可信得多。

  北外女生性调查回击网络传言

  “我们现在保留了所有操作过程中的文字和数据,461份有效问卷由小组成员刘静保管,以备今后有怀疑的人核查。”何敏告诉记者。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