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重山,到大山里支教去
2019-08-12来源:南方日报
        跨越260公里,从中山一中到英德横石水镇,以中山一中校友为主导的一群大学生用3年的时间去摸索一条支教路。在刚刚过去的7月,由20余名队员组成的“星星之火”志愿者组织,在英德市横石水镇和镇下属的华屋村开展为期半个月的支教活动,为山村里的近百名小学生的暑期生活带来了一些新鲜气息。

       一年一度的支教能为山里的孩子们带来什么?对于志愿者组织里这些刚刚离开高中校园不久的大学生们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仍需要他们在与乡村环境、山里孩子的深入接触中去寻找。但这场为了一个朴素愿望而从无到有摸索出来的支教之旅,注定会是他们成长历程中的宝贵财富。



       一个朴素美好的愿望

       这是原本不会有太多交集的两个人群:一边是从中山走出、如今在全国各地读书的一群不到20岁的大学生;一边是在英德市山村里接受着9年义务教育的小学生们。而在南京林业大学读书的黄峥却是这两个人群的一个交点。今年大二的她,当初是从英德山村考入中山一中读书的一名外市生。从山村到城市,黄峥觉得,限制山村孩子走出去的,是在视野上的差距。“我们学习相同的知识,却没有拥有相同的视野去认识世界,他们对世界的认知缺乏正确的引导。”

       今年大三的邓韵琳,是志愿者组织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在高考结束后,邓韵琳与几名中山一中的同学自发组织下乡,来到英德市山村里的乡镇开办补习班。“一开始,我们本意是想办一个收费的补习班,但这个尝试很快就宣告失败了。”在条件不好的山村里,收费补习的想法显然不太现实。但是,同行的同伴们也在这一过程中真切体会到了山村孩子教育资源匮乏的问题。“因为条件落后,很多小学生知识都很匮乏,但同时又安于现状。”邓韵琳和朋友们觉得,如果只是为孩子们补习功课,犹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孩子们的学习习惯、个人视野都不会得到改变。

       新的想法开始萌芽,他们开始有了开办公益性夏令营的想法。“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来让他们的生活有一些小小的改变。”邓韵琳说,“其实做出这个决定,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们中很多人都是从乡镇走出来的,我们想尽微薄之力让他们多一些获取知识的途径。”在没有考虑支教资质、场地、经费、食宿等种种问题的情况下,这个想法便在有些草率的决定中被付诸实践。这其中,多少包含了这些刚刚走出高中的大学生们想要改变世界的少年意气。



       一场困难重重的尝试

       2018年暑假,邓韵琳和伙伴们一行七八人来到了英德市横石水镇,怀着投身公益的热血摩拳擦掌地准备开展支教。但一些未曾设想过的现实困难拦在他们面前:由于尚未有正规注册,村干部和学生家长们对他们身份存疑,不仅不愿意将小孩子送来上课,还对他们警惕万分。此外,合适的教学场地、教学工具、配套设施等,这些在城市里随手可得的东西,在山村里都成了队员们最头疼的匮乏物资。

       “最让人感到挫败的,是我们努力的价值遭到别人的质疑。”邓韵琳说。一群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半个月的停留,能给一群小学生带来什么教益?这种普遍的质疑态度,让他们受到不少冷遇。当地小学出于对他们身份的疑虑,不愿意借用场地和教具;村里的一些老人也对他们爱理不理……没有资金资助、没有组织指导、没有技能培训,在两手空空的状态下,他们发现,每一个美好设想的实现都非常不容易。在冷遇中,他们的坚持仍然让支教活动有了一个起步:通过挂靠英德共青团下的志愿者协会,“星星之火”志愿者组织有了资质;通过一家企业和部分家长的热心资助,经费问题也得以解决。

       进入2019年暑假,志愿者组织规模的扩大和知名度的提高,让这些大学生们的尝试逐渐为人所知。中山一中校友会的关注,让更多的校友踊跃地参与其中,“星星之火”志愿者组织越发成熟:从报名、面试到支教前的培训,他们共招募了22名支教队员;在去年支教点的基础上,他们又在横石水镇的华屋村里开辟了一个新的支教点。资金、场地、教具,这些现实条件都得到了更好的落实。邓韵琳的师妹王俞茜接棒成为了这支支教队的负责人。她和这一届的同学们开始在教学上做更多的尝试:建立教学反馈制度、精准对接制度等,限制招收学生的人数和年龄,希望能在教学上取得更好的效果。

       一段教学相长的经历

       “孩子们更多的是把我们的支教当作是暑假的夏令营。相比起教学在学校里能够学习到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拓宽孩子们的知识面,因为我发现,当地的孩子们对这个世界了解得太少了。”今年的支教志愿者叶靖笙说。对于大多数志愿者来说,这次支教也是他们第一次尝试向别人传授知识。国学文史、科学实验、医学常识……在支教中,大学生们根据各自所学的专业,为学生们安排了10余门学校里没有的课程。在与这些孩子的碰撞中,他们也在不断地自我学习、自我成长。

       志愿者罗咏琪是负责教国学文史的老师。她觉得,山村里的孩子从知识储备量和知识面上,都与大城市里的同龄学生差距很大。她尝试将一些国学文史常识教授给这些懵懵懂懂的学生们,但成效有限。无论在学习能力还是自制力上,山村里的孩子都缺乏足够的训练。如何让知识进到他们的脑子里,是志愿者们费尽心思思考的问题。

       朱善仁是“科学实验课”的带课人。刚开始,他注重课本的讲解和知识的传授,但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孩子们对于听讲并不热衷。思索再三,朱善仁决定换一种教学方式,他将上课的地点改为室外的一棵树下,改教授式课程为体验式课程,激发小学生们的好奇心,共同参与到实验中来。

       与孩子们长时间相处,志愿者们也开始思考教学的意义和目的,寻找能真正帮助到孩子们的方式。“我觉得孩子们的知识面太狭窄,虽然他们并不缺少网络信息,但多数都沉迷在短视频和游戏的娱乐之中,没有人正确引导他们如何去运用互联网获取知识。”叶靖笙觉得,相较于知识灌输,他们更重要的使命是教会这些孩子们如何开拓眼界和视野,自发去探索这个世界。

       很多志愿者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到了“陪伴”对于这些孩子们的意义。“其实我们大学生支教,时日很短,也非常零散。我觉得,我们的支教更偏向于给孩子一个快乐的、有意思又有意义的暑假。比起老师们的系统教学,我们这些短暂出现的大学生们,能带给孩子更多的是个人化影响。”叶靖笙说。她认为,这种对日常教学的空缺的填补比短短半个月的课程更加重要。



       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

       大学生支教,究竟能够给山村里的孩子带来什么?支教结束后,志愿者组织的成员们也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志愿者周藓说:“在这次支教中,比起教学知识,更让人觉得有意义的是课后的聊天与陪伴。有些孩子会主动告诉你他的想法和经历,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候拓宽他们的思路,通过自己的经历鼓励他们展望未来。”在支教课余,王俞茜带着队员们以精准对接的方式更进一步地去了解这些孩子。“我们希望通过精准对接的方式,与他们建立更久远的联系。”邓韵琳说。通过记录孩子们年龄、爱好、梦想和优缺点的表格,每一位志愿者都与4、5个孩子建立联系。在与孩子们的相处中,志愿者也会在表格中写下对孩子未来发展的建议。“如果某一位志愿者不能参加支教,所负责的孩子及相关记录,都会一起传递给下一位志愿者,以此来实现我们精准对接、代代相传的目标”。

       中山市实验小学的语文教师赵建华在今年6月份为星星之火支教组织的志愿者们上过支教之前的培训课。作为一名有丰富支教经验的教师,赵建华认为星星之火支教组织的做法具有参考性。“这是把志愿服务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良好机制,这项措施提前考虑撤队问题,考虑到学生志愿者更替流动的问题,通过建档结对,共同为一个目标而付之行动,是具有凝聚力、针对性和实效性的举措。”

       今年,“星星之火”志愿者组织的支教活动得到很好的反馈,他们开始取得镇政府、村委会和家长们的认可。明年,他们还计划在今年的基础上再开辟一个新的支教点。

       从一个想法的实践到一支志愿者组织的成型,邓韵琳、黄峥、王俞茜、朱善仁们的思考与探索还在进行。来年,他们中的有些人可能会逐渐退出,但“星星之火”志愿者组织的支教之旅仍将在又一届大学生们的带领下继续下去。在离开英德之前,一个学生将一封告别信交到了志愿者钟滢埼手里。信里稍显稚嫩的笔迹写着“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希望你们明年还来”。“所以明年有机会的话,我们也许会再回到这里,继续做那些我们还没有完成的事。”钟滢埼说。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黄手环行动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GOblue向蓝
女童保护
寒门学子(助学项目))
农民创业接力棒计划(农村扶贫项目)
儿童快乐家园
扬帆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