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支教,是青春和泪水在闪光
2019-04-08来源: 中国青年网
       2018年7月20日,我(2018年西部计划志愿者周欢)踏上了从成都开往新疆的绿皮火车。那一刻觉得这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充满了神圣感,因为它将带我去往一片新的土地。那儿有“早穿棉袄,午穿纱”的天气,有不同品种的葡萄以及葡萄干,有香甜可口的西瓜、哈密瓜,有我从未见过的棉花地;那儿也有对即将从事工作和生活的一无所知。我曾想过那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应有尽有的超市,没有快捷的地铁......即使要经历如此多的未知,第一次独自离家千里,也从未后悔,因为这里是我一直渴望来的地方。
 
       当窗外的景色从满眼的绿色变成了苍茫的戈壁大漠,从烈日骄阳变成了满天繁星,终于,我来到了新疆。短暂的几天岗前培训,从乌鲁木齐辗转到图木舒克,我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有着同样情怀的志愿者朋友,也第一次尝到了正宗的新疆美食。来疆的初体验是新奇和美好的。但在那段初体验里,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早上9点的朝阳,晚上10点的晚霞,还有在奔赴服务岗位前那晚的忐忑。那时的我,对于即将站在三尺讲台上成为一名老师,心中更多的是忐忑惶恐,因为我从未当过老师,也不知道如何当一名老师,那一晚,我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了......
 
       古丽?姑丽?
 
       几番辗转,我终于在服务地安置了下来,成为了第三师图木舒克市51团中学的一名支教老师。51团是三师图市仅剩的两个深度贫困团场之一,也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团场。这里有壮丽的沙漠,也有清澈的绿洲,有香甜的瓜果,也有最美味的羊肉,但同时也有一片贫瘠的土地和一些未脱贫的少数民族贫困人口。
 
西部计划志愿者周欢为孩子们辅导功课。
 
       初来乍到的的工作,可以用“很糟糕”来形容。我听不懂维吾尔语,这里的很多人包括学生也听不懂国家通用语言。尤其是我连学生的名字都记不清楚,那一长串的名字常常让我头疼,“古丽”、“姑丽”分不清,“阿卜杜”、“阿布都”也时常弄错,语言成了我工作中需要攻克的第一大难关。因此,我教学的第一大任务就是要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
 
       面对这群孩子,很多时候我恨不得“揍扁”他们。因为他们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常常沉默,反复强调的知识点到头来依旧“一问三不知”;课堂上纪律松散,听讲注意力不集中,让我深感无奈与无力。初为人师,学生却连我在讲什么都不知道。我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当老师。但后来我慢慢地意识到,我应该要主动融入他们,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
 
       在学校大力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教育的同时,我想方设法地用汉语开展进行教学工作。上课时,我会放慢语速反复强调重要的知识点;课后,谁听不懂,我就一个一个慢慢地给他们讲解。让我惊喜的是,我发现孩子们有了一点点的进步。渐渐地,我能和班里的一些汉语学的较好的学生有了更多的交流;当然,孩子们会轮流着教我学习一些简单的维吾尔语。当我能准确说出一些维吾尔语的词句时,她们总是带着无邪的笑容说:“老师,你真聪明,不过明天我要检查哟”。
 
       每次值完晚自习后进入寝室,又会把身上所带物品的维吾尔语说一遍。日复一日,我竟然也能开始用一些简单的维吾尔语和他们进行交流,能从在我眼里长得“差不多”的名字中准确地区分出孩子们谁是谁了。渐渐地,我融入了学生们的生活,走进了他们的世界,也融入了这片南疆的热土。
 
       南疆支教,是青春和泪水在闪光
 
       或许是缘分使然,不曾想在我的青春岁月里,也会遇见这样一群维吾尔族小孩儿,也正是因为在这个多民族融合的地方,我才有幸认识和了解了维吾尔族这个热情、可爱、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的淳朴让我依旧相信“坚强而勇敢,仁慈而善良”。
 

西部计划志愿者周欢与孩子们一起跳绳。
 
       还记得上学期刚开学,我在食堂吃饭,班里一个黑黑矮矮的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记得教他们端正坐姿写作业时,这个小男孩做得很好。那天中午,他带着3岁的弟弟一起吃饭,两个人共用一个碗。我走过去时,他正在喂弟弟吃饭,碗里的土豆、鸡肉全都给了弟弟。我低下来问:“你不吃吗?”他用稚嫩而又胆怯的声音告诉我,等弟弟吃完了他再吃。后来了解到他的父母在外面打工和种地,有时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弟弟,小小年纪的他就主动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那时的我刚到新疆,在内地生活了22年,似乎第一次感受到兄弟姐妹间能有这样的感情。而从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的身边,心里一酸,眼泪立刻流了下来。我悄悄地到后厨找了一个盘子,打好了饭菜给他,让他快吃。他露出纯真的笑容,轻声对我说“谢谢”。
 

 
       我支教的学校是两个星期放一次假。每次放假总是会经历一个巴扎天。那些维吾尔族小孩一看到自己的家人,就会上前握手,亲吻。那个时候我总会想起自己,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看到那一刻,我会感动得落泪。来了这里,我的泪水似乎多了很多,总是被触动,总是会感动,也总是会心软,总是会被这群孩子哄住,分不清他们的谎言,这也导致我总是管不住调皮闹腾的他们。
 
       在南疆支教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放弃,可当我看到课后充满活力又调皮的他们,对知识充满渴望的他们,我又选择了坚持。为了让他们写出一手漂亮的英语单词,我在每个同学的作业本上都写下正确的26个字母大小写。大半个学期里,每天我都守着他们练习,一遍又一遍地给他们纠正错误。在半个学期后,孩子们基本都能写出漂亮的单词,有些比我写得都好看。在教学方法的摸索中,我将全班同学分成几个小组,以“获胜小组成员每人一副中国地图的奖励制度”的形式实行小组竞争。我惊喜地发现,这样的方式总是能让他们在十秒钟内将作业整整齐齐交上来,也渐渐养成了诚实的学习习惯。终于,我家的一个个“土鸡蛋”在一个学期后分到了A班,虽然我舍不得,但我知道只有去A班才能让他们考上好的高中,学习成绩才会有更大的进步。他们始终是我心中的骄傲。
 
图为西部计划志愿者周欢班里的孩子们。
 
       和这群维吾尔族孩子在一起的日子里,我们一起跳绳,丢沙包,一起开玩笑,说悄悄话。他们说我是一个像他们姐姐一样的老师,那一刻我既感动又骄傲。
 
       早春3月,学校的柳树不知觉间已抽了新芽。下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我抬头望了那片璀璨的星空,就像半年多前我第一次来到这里那样。只是这次我不再彷徨和迷茫,也不再畏惧和惶恐。初为人师,站在三尺讲台上的那刻,才发现它是那么有魔力,看着孩子们的成长是那么欣喜。我渴望自由与快乐,也希望孩子们心中藏着善良,眼里带着光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扬帆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