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大学生:这所村小我们“承包”了
2019-03-26来源:腾讯新闻


       一群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边境省份云南,承办一所乡村公立小学,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我在这个春天,就观摩了这样一所学校——楚雄市东瓜镇兴隆村分众美丽小学。

       一堂性别平等课引发的“掐架”

       先从一堂性别平等课说起。3月8日妇女节这天,陆翼老师决定在三年级的性别平等课上摘下帽子,让学生们看看,“男生也有留长发的”。

       陆翼毕业于中山大学,曾参加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在云南临沧支教两年。此后他在2016年参与美丽小学的工作,如今担任生活课和英语课老师。

       这天下午,他摘下帽子,教室里沉默了两秒钟后,便爆发出哄堂大笑。同学们踊跃举手,发表评论。

       “好像变成了女人。”

       “陆老师头上还带着发卡,样子好搞笑。”

       “我觉得……像变态!哈哈哈哈。”

       孩子们说出真实感受,释放着快乐、好奇和不解。陆翼不给出任何答案,只是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让孩子们自己去解答。


       性别平等课上,男生的长发引起激烈讨论

       课堂的最后,男生女生“掐”了起来。关于男生“房间乱、爱打架、令人操心”,女生“干净、体贴、爱花钱”的标签,都在一个个例证中打上了问号,偏见与标签被学生们自己撕下。我一边认真旁听,一边被逗得笑个不停。

       这所乡村小学,是一所由公益组织承担主要教学及管理工作的公立乡村小学,除了两位本地老师外,其余14位,是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复旦大学等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他们扎根这里,办学已有两年半。

       办第一所美丽小学的首要目的是创新

       美丽小学位于一个小山头上,被农田和树林包围。初春三月,正是油菜花开的时候,校外是一片金黄色的田野。老师们住在5公里外的东瓜镇上,多数老师每天都骑着电动摩托车在乡间小路上往返。


被农田和树林包围的美丽小学

       校长王珂,201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随即加入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成为云南临沧一所初中的支教老师,为期两年。当时他对考研、出国,或者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都提不起兴趣,看到招募支教老师的消息,就“一见钟情”。


校长王珂和美小的孩子在一起

       美丽小学的14位外地老师,全部都有美丽中国支教的经历。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能够融入自己的想法去实践理想中的教育,带给农村孩子更多可能,这就像一个金光闪闪的梦。

       李国飞是美丽中国支教项目驻楚雄的项目总监。2014年从临沧调到楚雄,从那一年开始,楚雄的许多乡镇学校有了来自名牌大学的支教老师。一年合作下来,楚雄教育系统对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评价甚高。一年后,当李国飞和州教育局商谈,想合作一所乡村小学,由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出师资,第三方出资金,政府分担一部分经费时,时任州教育局局长李能的下意识反应是:这是个好事儿啊,下午就去选学校。

       整个楚雄州教育系统对这个新鲜事物表现出极大的开放与支持。学校的选址很快定了下来,不是去极为偏远的地方,而是离楚雄市区有7公里的兴隆村。
       
       “办这所学校的首要目的不是扶贫,而是创新,需要很多和外界的交流、探索,所以一定要选在离市区近、交通便利的地方。”时任美丽中国支教项目顾问委员,原北大附中校长、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康健说。


康健担任美丽小学首任校长

       尽管老师们都有过在边远地区支教的经历,但同时承担起一所学校的教学和管理工作仍不简单。2016年夏天,美丽小学正式开学前,李国飞和王珂带着老师们前往拜访兴隆村的支部书记。一开始,这群文质彬彬的老师,都不知道怎么跟村干部打交道。

       一段时间以后,书记看着这群年轻老师在暑期里建设学校,搬桌子、粉刷墙壁、修浴室、改造厕所,还得抽空备课,知道他们是在认真做事,又邀请老师们一起吃饭,席间相谈甚欢。

       开学后的家长会上,村书记像大家长一样告诉所有学生家长:要听这些老师的话。至此,美丽小学得到了最基层、却至关重要的力量支持。

       “夜空中的星光,带我去远航”

       程哲在2016年美丽小学创校时,离开了浙江的创业项目,回云南来参与学校创建。此前,他也曾在临沧一所初中支教两年。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我已经走过弯路了,不想让更多农村小孩走弯路。”毕业于中山大学气象学专业的他,在大学选专业时经历过茫然无知,承受过无知带来的痛苦。“我的底线就是要给孩子们一个快乐的童年,让他们有更多的安全感。”程哲说。


程哲想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和安全感

       我目睹了他和学生们进行的一场暮省谈话。“暮省”,是美丽小学每天的一个固定课程,定在一天中的傍晚时分、最后一堂课,由老师和学生一起探讨一天的得失并作反省,有时班主任也会结合最新的时事、电影等,与学生讨论分析。

       这天的暮省课上,五年级的小闫说,“我觉得,我们每天都需要看自己是否进步,不能原地踏步。因为当你停在原地的时候,别人可能都在往前走,活着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曾是调皮捣蛋的男生,上学期刚成为男生宿舍长,在担任领导者后开始表现出责任与担当。暮省课上,他会维持规则与秩序,也会在看到别的男生表现不好时说出这番自己的思考。

       “有些调皮的男生,他能量很足,你就给他一个空间去释放、去表现,他会给你惊人的反馈。”程哲说。

       老师们在对学生进行家访调查之后,发现每一个“捣蛋”的学生背后,都有来自家庭的问题。孩子们用不自知的躁动,来获得他人的关注,背后却是对爱与温暖的渴求。

       程哲记得,刚开始上课时,学生们和很多农村小学的孩子一样,拘谨、胆小,不敢举手发言,教室里常常是死寂的沉默。老师们花了很多时间,才让他们有了安全感。

 
 2019年春天的开学营上,程哲带着一群男孩子在做暮省,总结一天的得失

       我在一堂三年级语文课上看到,这群从一年级开始便由美小老师们培养的学生,从初入学校大门便习得了安全感与坦然,他们的自由发挥、真实表达令人惊喜。

       在阅读课上,语文老师王海月带着学生们一起读一本故事书《鼹鼠的月亮河》,它讲述了一个天赋异常、背离了鼹鼠挖地洞的本能,想要出去闯荡,为朋友发明洗衣机的鼹鼠米加的故事。

       王海月毕业于湖南大学新闻系,曾在大理巍山支教两年,结束后便加入了美丽小学。她从一年级开始带班,如今已带到三年级。

       “鼹鼠米加在烦恼什么?”她提出问题后,坐在第一排的小宇举手说:“因为别的鼹鼠都是灰色,米加却是黑色,别人都是白天劳动、晚上睡觉,米加却是白天睡觉、晚上起来活动,他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而烦恼。”

       “和别人不一样,会让你感到烦恼吗?”海月又问。

       “不会。”很多同学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有人皮肤白,有人皮肤黑。”小麦站起来说。

       海月又提出新的问题:“你们觉得,米加是你身边的朋友,或者是你自己吗?”

       小梅站起来说:“我觉得米加不是我,因为他做事情很坚持,可我就很难坚持。”

       小旭却说是:“米加会为了自己的朋友做出改变,我也有过这样的改变。以前我不喜欢妹妹,现在我很喜欢妹妹。”

       海月笑了。小旭以前要带妹妹不能出去玩,所以不喜欢妹妹。有一天他回去晚了,3岁的妹妹给他留了饭,他就开始喜欢妹妹了。


王海月在给孩子们上语文课。她曾迫于家庭原因离开,却因放不下孩子们而复返

       “这些孩子很幸福,他们的老师非常温柔、耐心,鼓励他们表达,从来不乱发脾气。”我在小宇家和她妈妈聊天时,她发出这样的感叹,这也是我的感慨。

       一切表达在这里都是被允许、被鼓励的,孩子们表现出来的创造力常常让人吃惊。就像9岁的小宇写的一首诗:

《带我去远航》
夜空中的星星飘飘荡荡
我与风的约定
在心里回响
他何时来寻我的方向
带我去远航
他是风儿我是蒲公英
风儿带着蒲公英去远航
去那古树下乘凉
和树叶看夕阳
去那天空和小鸟一起飞翔
带上行囊
夜空中的星光
带我去远航


美小墙上挂着老师们拍的学生模仿秀照片

       为农村孩子找到一条路

       尽管如此,同一片蓝天下,城市孩子与农村孩子之间的距离,仍是一种资源背景上的结构性差异,并非一朝一夕一所学校所能改变。五年级班主任任盼,对此有着切身感受。

       去年暑假,他帮朋友的忙,参与上海一所国际学校的游学营:带4个幼升小的孩子完成一趟华夏文明之旅。参观完古属楚国的小镇后,大家围在一起分享体会,有的孩子全程用英语讲述,有的孩子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有一个孩子,出发前计划拍一部旅途美食微纪录片,然后一路都在用手机拍照片和视频,旅行结束的时候,就真的做了一部小纪录片出来,只有部分文字是他妈妈帮忙弄的。“才六七岁的孩子啊。”任盼感叹道。

       任盼也毕业于中山大学,身上自带和蔼可亲的教师气质,大四时有同学看到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招募,便直接将传单给他。

       任盼最大的希望就是能为农村孩子找到一条路。家庭和社会造成的差距已经存在了,那么学校和老师还能做点什么呢?这大概也是美丽小学,甚至是整个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所想要找出的答案。


任盼在给学生们上课

       他们提出“生活即学习,学习即生活”的办学理念,并落实到每一堂课中,希望能将“生活”和“学习”放在同等地位。

       这里面蕴含着一种美好的希望:在漫长的人生中,学校只是阶段性的经历,生活却是一辈子的,但愿孩子们在学校所学的东西,在漫漫人生路上都能学以致用。

       所以五年级语文老师慕媛媛,会准备上海垃圾分类的听力材料,让学生们思考垃圾分类的准则与原因。任盼会在暮省课上和学生讨论热映的电影,比如《流浪地球》,让大家思考,当地球被推离太阳系时,我们生活中哪些规律再也用不上了?“其实就是想让他们学会拥抱变化。”任盼说。


马思晗老师与女生们围坐一起,分享一天的收获

       在楚雄体验的一周,我时常感叹美丽小学孩子们的幸运与幸福,那是我和许多同龄人都不曾拥有过的童年。我回忆起自己的小学时期,想起的是压抑与不快乐,我曾努力想要摆脱却无处不在的标准答案,与实际生活相距甚远的学习内容与考试题目,还有一些只把教学当任务、并不真正关心学生的老师……

       这或许才是很多学校的常态。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傍晚,我看到一个女孩在网上讲述“部分农村女孩的现状”——童年时来自成年男性的性侵、同龄男孩的性骚扰,生理知识教育的完全空白,贫穷,及至成年后被当作“收取高额彩礼”的物品嫁出去,出嫁之后仍被要求给父母养老、资助兄弟……

       我想起了美丽小学女厕所里关于经期等生理知识的小贴士,想起陆翼在3月8日那天的性别平等课上对孩子们“隐私部位”的又一次教育,也想起五六年级学生对是否想当一天男生/女生的回答。


美小老师给厕所隔间装上门,贴上生理知识教育小卡片,培养学生的隐私和健康观念

       喜欢打篮球的五年级男生小伟说:“我想当一天女生,然后还是要去操场上打篮球,证明女生打篮球也可以很厉害。”


学生们很爱打篮球,课间男女生都会参与

       也有仍然懵懂的男孩子,在回答中坦诚表露自己对于妹妹的期待,“如果长大了,她要结婚了,就有很多万的彩金了”。

       无论孩子们如何回答,我都赞叹于这些老师投身乡村教育的理想与行动。


老师们庆祝分众美丽小学成立两周年

       美丽小学是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一个创新尝试。2008年,来清华大学学习中文的普林斯顿大学生潘勋卓,为主题为中国新农村建设的毕业论文做准备,走访了云南、广东等省份的农村小学,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这里缺老师。”他后来和胡婷婷、温慧玲等同伴一起创建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于是有了这11年间,向中国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近300所中小学输送的超过1900名重点大学的优秀毕业生。

       每一个人,都是带来改变与希望的星星之火,他们在努力,想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扬帆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