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计划”打捞温暖小事
2019-01-09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因为在村里做的一点“小事”,青海青年兰却加和团队多了一个“意外”的荣誉——2018年度全国青年社会组织“伙伴计划”五星级优秀项目。

兰却加是青海省共和县倒淌河镇甲乙村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的会长,这个以牧民为主要力量的协会开展了一个“关爱生命·守护自然”的环保项目,希望通过开展垃圾分类、垃圾减量、水源保护、动物保护、环境教育等行动,把甲乙村打造成一个环保示范社区,同时发展生态旅游,让当地牧民增收致富。

像兰却加这样的“伙伴”,团组织“聚集”了很多。

2018年10月17日,共青团中央社会联络部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启动了2018年度全国青年社会组织“伙伴计划”优秀项目征集工作,以教育扶贫、生态扶贫类项目作为本年度重点资助领域,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1118个项目参与,195个项目进入“伙伴计划”优秀项目库。

打捞解决社会问题的好项目

自2014年全团启动青年社会组织“伙伴计划”以来,每年都有众多公益项目走进共青团的视野,通过专门培训、公益创投、项目资助与推介等方式更好地成长,成为团组织的“伙伴”。

“找得到、联系上”是共青团做好青年社会组织工作的第一步,组织动员青年社会组织围绕党政中心彰显作为,是“伙伴计划”的一个重要目标。

2018年“伙伴计划”工作启动后,各地团组织通过各种渠道去寻找,通过各种形式去发动宣传。在全团大规模的“打捞”下,一批致力于扶贫攻坚、解决社会问题的好项目浮现出来。

江苏宿迁市的“四点半课堂”就是其中之一。

“校门关了,家门没开!放学的孩子该去哪儿?昂贵的托管费用在贫困家庭那里如何解决?”“四点半课堂”项目负责人苗文武把这样一行字,放在了“伙伴计划”项目申报书的显著位置。

在苗文武看来,这是一个比较迫切的社会问题。他见过太多家长因为孩子放学后无人看管而发愁,也听到过太多经济困难的家长抱怨托管班不放心还上不起。

从2014年开始,“四点半课堂”项目就进学校、进社区,已不知服务过多少贫困家庭青少年和留守儿童。在宿迁,该项目已成为一个备受欢迎的品牌。

“我们招募的教师志愿者、离退休志愿者和大学生志愿者有数百名,活跃在很多社区和学校,在学生放学后4点半到6点半的两个小时里,提供看护、课业辅导等服务。”苗文武说,尽管如此,“四点半课堂”仍面临很大的需求缺口。

2017年,苗文武开始对项目进行升级,从进社区进校园的1.0版本到依托校外“小饭桌”的2.0版本。“大量的‘小饭桌’被整改取缔,而我们正好整合这个资源,为更多孩子提供服务”。

在这些依托“小饭桌”成立的“四点半课堂”里,孩子们只需要交少许的费用,除了看护托管,还可以享受到课程培训,而对于留守儿童、困难孩子等群体,则是完全免费的。

“我们的课堂说是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常常要开到晚上8点。”苗文武说。

这样的“福利”得到了家长和孩子的认可。在苗文武的办公室,有一个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学生和家长写来的感谢信。这个项目也得到了政府的认可,2018年9月成为宿迁市政府购买服务项目。

“如今,我们希望打造更高级的3.0版本——20分钟公益配套圈,让孩子出校门、家门就有‘四点半课堂’。”苗文武说。

让优质项目走进更多人的视线

对于兰却加来说,“伙伴计划”除了让他获得一份荣誉和团组织的认可,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平台,能够让更多人关注他们的项目,关注他们所做的事情。

放在全国的公益领域,兰却加做的事情并不算大,甚至在有的人看来,那只是在村里做一些捡捡垃圾的琐碎小事。可兰却加认准这是“做好了能惠及子孙后代的事”,为此他辞了县城教师的工作,专门回到村里花钱做这个项目。

他见过青海湖边环境被破坏的画面,知道如果没人付诸行动,也许有一天他们的家乡就不再美丽。“最严重的时候,村里到处都是白色塑料袋,一刮风满天飞”。

他和团队伙伴不厌其烦地向村民宣讲环保理念和垃圾分类的知识,一遍一遍地走到青海湖边,劝导来往游客不要随手扔垃圾,并带游客到村里参观他们垃圾分类的成果。他们还义务清理运送垃圾,希望让村子变成他们想象中的美丽村庄,再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和加入我们,在更大范围内去做这样的事。”兰却加说。

公益人滕长波也是如此。他所在的重庆市万州区青年助学志愿者协会开展的“七色堇”散居孤儿社会融入项目,同样被评为2018年度“伙伴计划”五星级优秀项目。

这个项目并不好做。“实在是太分散了,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滕长波说,他们想把这些孩子的监护人聚到一起搞次活动都不容易。

在他看来,散居孤儿是社会上容易被忽视的群体。他们不像孤儿院里的孩子,而是散落在家庭中,成为隐性的社会问题。但这些孩子又太需要关注了。

“他们大多都跟着亲戚生活,性格上自卑,与长辈沟通少,成长过程中会面临很多问题。”滕长波说,他还记得去村里走访孤儿的情景,“他们的眼神都是怯怯的。”他希望帮助这些孩子更好地成长。

这个以七色堇花命名的散居孤儿社会融入项目包含了7种服务方式,即志愿者上门陪护、监护人培训、夏冬令营、建成长档案、设关怀求助电话、涉外收养、现金资助或物资帮助。“希望通过我们的服务,能让那些孤儿生活的没那么黑暗。”滕长波说。

事实上,他们做到了。“我们有的大学生志愿者都毕业了,还有孩子经常给他们打电话。”滕长波说,他希望这样的项目能给一直做下去,也希望这些散居孤儿获得更多的关注。

苗文武也有着同样的想法,他愿意在“伙伴计划”这个平台上跟更多伙伴们交流分享,“我觉得我们的模式很好,希望推广到全国其他地方,让更多孩子受益”。

推广优秀公益项目,是“伙伴计划”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据了解,共青团中央在项目评审的同时,已经制定了包括展示交流活动、访谈直播、微信推文、制作推广手册等在内的宣传推广方案,2019年1月起对评审出的优秀项目进行集中宣传推广,让他们走进更多人视线。

帮社会组织解决“成长的烦恼”

开展项目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几乎每个社会组织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成长难题。

“缺钱。”兰却加不讳言自己的困难,资金一直是困扰他的一个大难题。

自从发起环保项目,他已前前后后投入了十几万元,在当地,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想持续做下去,社会资金的注入是必不可少的。”

广东的时华面临的则是项目管理经验缺乏和筹款能力不足的难题。

时华的项目叫做“三美”小课堂进校园——广东省贫困地区乡村小学美育行动,是一个依托支教老师,为乡村小学提供美育课程服务的项目。

“在粤东西北的一些学校,特别缺音体美老师,尤其是美术老师,70%左右的孩子都没机会上这些课。”时华说,曾有志愿者告诉她,有的孩子到六年级了,才因为支教志愿者的到来而第一次上美术课。

这让她感受到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他们聚集了一批美术专业的支教志愿者,成立了一支美育教育研发团队,通过专业志愿者的带领和培训支教志愿老师,为贫困乡村学校的孩子开展美育课程,开展绘画比赛和艺术创作。

尽管这个项目已在广东13个地市的很多乡村学校铺开来,但时华仍然面临着一些困惑。“美术专业的志愿者很少,很难做到全覆盖。同时项目需要资金,但我们自身的筹款能力还有待提升。”她希望能够走出广东,借助团组织的力量,在更大范围内招募志愿者,也想通过开展培训,让这个项目运作得更好。

对于这些社会组织来说,“伙伴计划”是一个资源库。在这个平台上,他们可以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项目切磋好的经验和“成长的烦恼”,同时可以获得更广泛的关注,撬动更多的力量。

据了解,目前通过实施青年社会组织“伙伴计划”优秀项目征集工作,各级团组织共牵动1000多个项目,整合撬动社会资源近亿元参与教育扶贫、生态扶贫,取得了良好社会效益。

    作者: 陈凤莉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扬帆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