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和平之路 你我同行
 
专题介绍
       10月15日至18日,第六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在杭州举行。17日,与会嘉宾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亚太区主任伊蒙·墨菲(Eamonn Murphy)博士接受采访,从政府工作、社区组织等方面对中国预防艾滋病相关工作表示高度赞赏,并介绍了全球防艾工作取得的新进展以及面临的新挑战。

       A:欢迎来杭州,墨菲博士!首先,非常感谢您能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接受我们的专访,可否分享下您这次来中国的目的?
       Q:感谢您的采访。我本次到访杭州是为了参加中国的第六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这也是首要任务,另一部分任务是促进联合国系统与中国政府在最新的联合国发展合作框架下进行讨论,并探讨中国在HIV领域进行的工作以及如何促进这一部分工作。 

       A:在这次的学术大会上,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Q:本次学术大会重在互动。中国省份及人口数量众多,大会提供了一次相聚交流的机会。由于中国不同地区疫情不同,不存在万金油式的解决方案。因此,学界人士、社区、临床医师、卫生工作者、政府以及其他技术伙伴共聚一堂进行了令人振奋的讨论,关于如何创新、如何改变、如何推进、如何在中国进一步实现终结艾滋病这一公共卫生威胁的终极目标。 



       A:所以整个会议内容丰富多样。
       Q:多样性极高。科技性、科学性也极高,在项目上也是如此。我们应当思索怎样将科学转化为行动以使更多人参与进来。

       A:今年中国担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项目协调委员会轮值主席国,您认为中国的表现如何?
       Q:中国今年1月成为了项目协调委员会的主席国,任职12个月。中国引领着很多工作的方向。首先是十一月即将到来的新变化,十二月由中国主持的最后一次委员会会议上,温妮·拜安伊玛女士将会作为执行主任首次亮相,与委员会及各成员国成员见面。所以中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中国在这一任务艰巨的时期能够作为主席国提供帮助指导十分重要。各委员会成员国的响应十分热烈积极。中国也在预防工作上进行了新时期的全球合作,这一合作十分重要。全球范围内,预防工作仍存在不足甚至下滑趋势,中国给全球的预防工作打了一针重要的强心剂。 

       A:这是政府层面的进展,那么社区呢?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社区正在发挥作用”,您如何评价中国的社区发挥的作用吗?
       Q:在本次大会上我们就看到了这一点。社区组织与政府、学界人士以及临床医师能够坐在一起,共同参与讨论。中国还通过CAFNGO,即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基金,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会契约形式,为全国一千多个不同社区组织及非政府社会组织提供资金支持,并参与项目实施及政策探讨。这种现象独一无二,使社区成为了中国艾滋病防治的重要组成部分。 

       A:在大会上,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组织了一个青少年论坛,我们如何提升青少年的防艾意识?
       Q:本次大会联合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进行了动态互动,年轻人能够在大会上进行讨论分享信息,这至关重要。全面性教育、生存技巧信息教育越来越被重视,融入在校课程,这需要进一步推动。需要卫健委和教育部的共同努力,也需要联合家长、教师、年轻人自身和社区的力量来支持这一部分工作。还需要基于网络的社交媒体的配合。因为如今,年轻人离不开手机,他们生活在网络世界、虚拟世界中。所以我们的项目应当延伸到网络空间。 

       A:您谈到我们有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等新型的获取信息资讯的途径,对于老年人群体来说,他们比以前也有更多的获取信息的方式,我们怎么去提升老年群体的防艾意识?
       Q:年纪稍大的群体也在使用网络,他们都比以往对网络有更多了解。他们随身携带手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的媒介,比如在微信微博上有很多资讯信息,在这些不同的工具媒介上,需要根据年龄的不同来传递合适的信息,特别是一些基础信息的传播,减少污名及歧视信息的传播,让他们明白什么是HIV。比如让他们知道通过进行治疗,在具有良好依从性的前提下,病毒载量可以下降至检测不到,这意味着病毒将无法继续传播。这种信息对于社区人群是很重要的。因为污名来源于恐惧和未知。 

       A:防艾工作在全球范围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您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下,目前我们防艾工作取得的最新成就,以及我们面临着哪些挑战?
       Q:有两点,预防和治疗。现在有预防艾滋病毒的重要新工具,即暴露前预防口服药,简称PrEP,即通过简单直接的药物让人们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这种新的预防工具现在在纽约具有较高感染风险的人群中广为使用,很多其他国家也已引进。

       与此同时您提到,我们还面临新的挑战,我十分认同,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比如现在的毒品问题,不仅是欧洲,我们看到在亚洲各国,甲基苯丙胺(冰毒)的使用逐渐上升。不仅是年轻人,成年男性和女性都在使用这种娱乐性毒品。这使他们无法正常决策以避免性传播疾病、HIV或其他风险,我们应当关注这个问题。
       因此艾滋病防治及相关工作都需要在公共卫生的框架下一并考虑。我们需要关注个体及需求,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疾病本身。我们需要关注毒品问题,以及教育人们使用毒品的风险,以及如何使用如PrEP这样的新工具预防HIV。另外还要提到新的检测方法:自检工具。我们使用自检工具可以在家进行检测,了解自己的风险,必要时到诊所进行随访。目前中国政府正在制定自检相关的政策,使自检变得更加可及,包括口腔及尿液自检。这些都是新型的工具。

6a0b-heqpwqz1576825

       A: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关抗艾方面的“南南合作”,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些最新案例吗?因为我也知道有一些中国的医药公司,他们也正在走向国际化,帮助非洲人民治疗艾滋。
       Q: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进行很多工作,您提到了医药企业。中国正在非洲帮助当地医药企业进行本地化生产,这十分重要,不仅对于HIV工作,也是对于各成员国的医药企业。中国帮助各成员国实现药品的自给自足,并对卫生问题进行可持续响应,这是中国企业在中国及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在“一带一路”中的重要投入。

       在此基础上,中国每年召开项目管理者会议,使世界不同国家地区的项目管理者可以相互学习、互通有无、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也是“南南合作”项目的一部分,中国充分发挥自身专业性,与其他国家分享信息。近期的两个实例都很重要。中国也在不断思考如何推进,希望与亚洲一些国家建立区域性合作。基于疫情的诸多相似性,比如可以借鉴中国在注射毒品使用者的减低伤害服务工作方面的优秀范例,这也是未来工作的一个方向。中国也在思考如何用其他方法将自己的专业经验用于帮助其他国家。 

       A:所以,路还很长。
       Q:任重道远。最后一公里也是最难走的一公里,很多方面都是这样。疫情也在发生变化,我们在很多国家看到了年轻人群中新发感染的抬头,这第二波疫情在年轻人群中发生。这意味着需要开发新工具,因为旧项目针对诊所,而年轻人很少去诊所,他们生活在自己手机上的虚拟世界中,生活在网络里,所以我们需要设计让他们能够获取信息的新项目。面对改变,我们感到鼓舞人心,但是我们仍有新的需要攻克的挑战。中国的工作做的非常好,通过相互学习,大家可以做地更好。
 
 
图片报道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