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保护:别再让它们步步鲸心
 
专题介绍
        2018年3月30日,日本3艘捕鲸船从南极海调查捕鲸回国,并带回捕杀的333头鲸鱼。今年7月,日本商业捕鲸正式重启,捕鲸范围将限于日本领海和经济海域,南极海捕鲸也正式宣告结束。从17世纪到20世纪,借助蒸汽和柴油动力的应用,商业捕鲸的范围也从最初的“只在人类所能到达的海域”扩展到包括南极在内的几乎所有海域;捕鲸枪的使用更是给鲸类带来了致命一击,包括蓝鲸和北大西洋露脊鲸等众多鲸豚类物种,都在这几百年内迅速被商业捕捞推向了灭绝的边缘。国际捕鲸统计局(BIWS)和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统计数据显示,鲸类的捕获数量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急剧下降,这直接反应了鲸类种群在商业捕猎压力下的极速衰退。

sho-hatakeyama-Cu6I_d8gw5A-unsplash

       “没有一条鲸,能活着游出日本海!”

       “体长8.3米可以说是小须鲸里的最大级别。这简直是最棒的开局,31年的等待非常值得。”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激动地说。7月1日,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于当日公布了2019年商业捕鲸的配额。从7月1日至12月底,捕捞配额为227头,其中布氏鲸上限为150头、小须鲸52头、塞鲸25头。日本水产厅表示根据海外科学家的计算,该配额“即使继续捕捞100年,也不会对资源产生不良影响”。

       日本为何对捕鲸如此执着?除了传统之外,还有食物的缘故。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很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危机,于是鲸肉成了日本解决粮食危机的救星。日本捕鲸协会顾问三崎滋子在《日本人为何执念于捕鲸》中写道:“粮食极度紧缺,当时预测每年大概有上百万人可能会饿死。”1954年,日本学校午餐法要求在义务教育(小学和初中)阶段提供鲸肉,以改善日本儿童的营养,“油炸鲸肉”是当时的代表性食物。实际上,小学生并不太喜欢吃鲸肉。据1951年东京都立卫生研究所进行的调查,小学生最讨厌的“学校给食”肉类,选择猪肉的占16%,牛肉7%,鲸肉占比最高,达到23%。

       随着经济的发展,吃鲸鱼不再绝对必要。据新华社报道,20世纪60年代日本鲸肉消费量每年超过20万吨,但是80年代后已经降至每年几千吨,到2015年日本人年均食用鲸肉只有30克。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全体加盟国同意禁止商业捕鲸,但是日本仍然坚持传统,并打着科学调查的名义,继续在日本近海甚至远赴南极捕鲸。

humberto-braojos-H8sa_DaqeMs-unsplash

       冰岛海岸再现大规模搁浅鲸鱼群

       庞大的鲸鱼在岸边搁浅,人类只能无助地看着。像这样的场景已经上演了几个世纪。7月18日在冰岛的Longufjorur海滩,有游客在乘坐直升机游览时拍下了惊人的一幕:海滩上都是领航鲸的尸体……后经调查,该海滩的鲸鱼尸体多达50具,死因不明,专家推测是由于河床和潮汐情况导致的集体搁浅。

       虽说导致鲸鱼搁浅而死的死因众说纷纭,但归根结底都与自然生态环境被破坏有关。海洋污染,如海洋中废弃的渔网,对鲸鱼构成了非常大的威胁,人类对地球整体状态的影响也可能在鲸鱼搁浅中起到负面作用;水里的人造材料,像塑料和渔网,都会迫使它们进入较浅的水域,从而搁浅;污染可能是杀死它们的直接“凶手”,化肥和下水道的径流会造成赤潮——有毒的微生物繁殖——从而导致鲸鱼搁浅和死亡,也会影响鲸鱼的食物来源,污染磷虾和其他贝类;水温升高也对鲸鱼非常不利,由于海洋变暖引起的潮汐变化可能会改变食物来源的位置,再次迫使鲸鱼进入陌生的区域,可能是浅水区。

snappy-shutters-KMtSEzBcVaE-unsplash

       鲸应生于海洋,归于海洋

       若历史上因为生存之需捕捞鲸鱼,时至今日食物资源相对丰富的今天,无非是为了商业暴利,抵制商业捕捞,拯救更多水生生物,作为消费者拒绝食用鲸肉,通过数字海洋馆内的全息投影、虚拟现实等技术观赏鲸鱼,也是对鲸鱼的一种间接保护。

       毫无疑问,此次日本的“退群”行为给了致力于推动全球海洋和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人们重重一击,但这恰恰是全球海洋保护复杂性和多面性的再一次展现。长期以来,全球海洋治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主要依靠一系列相互关联、互为体系的国际条约保护主体和机制,这套机制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在政治、经济、资源状况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下缓慢更新和变动,以力求达到尽可能平衡和有效的保护。

       在经历了“开倒车”以后,对鲸类保护工作来说,2020年或许是一个新的转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从2018年起,联合国关于“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 Beyond National Jurisdiction, BBNJ)养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终于进入政府间会议阶段,并预期于2020年制定出《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这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文书将构建健全的框架,使得在公海上设立并管理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成为可能。

       其实商业捕鲸一直都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捕鲸高潮,对于全球鲸类资源带来的是毁灭式打击。事实上,在国际捕鲸委员会1983年规定会员国全面禁止商业捕鲸行为以来,虽然一部分的种类却也增长到了不会导致绝种的数量,但是大部分鲸鱼依然处于濒危状态。作为高智慧的海洋哺乳动物,鲸是美丽而感性的动物,就像马一样通人性,每当看到鲸鱼搁浅在沙滩“集体自杀”,当人们在鲸鱼体内发现了大量塑料垃圾,我们痛心疾首的过后也应做出反思。在维持整个海洋生态系统中,鲸鱼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人类又能为鲸鱼做些什么?能为整个生态环境做些什么?有许多动物已经永远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而今天也有许多濒危动物在苦苦挣扎。我们只希望每一头鲸鱼不要迷路,都能在干净、宁静的大海中自由遨游,没有了鲸鱼的海洋也会哭泣吧,失去了动物陪伴的人类也将经历 “百年孤独”。
 
 
图片报道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