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影像 » 公益图片 »
铁索上的“麻风村”
  • 阿布洛哈村,在彝语里意为“深山里的谷地”,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乌依乡。金沙江的支流西溪河穿行而过,阿布洛哈村则在峡谷深处。在2008年前这里被称作“麻风村”或“麻风病康复村”。目前村里有69户,220人。其中有36位麻风病康复者,其余为麻风病康复者的后代。摄影报道/车怡岑 来源:腾讯公益
    阿布洛哈村,在彝语里意为“深山里的谷地”,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乌依乡。金沙江的支流西溪河穿行而过,阿布洛哈村则在峡谷深处。在2008年前这里被称作“麻风村”或“麻风病康复村”。目前村里有69户,220人。其中有36位麻风病康复者,其余为麻风病康复者的后代。摄影报道/车怡岑 来源:腾讯公益
  • 早前,一名妇女出外采购物资,从铁索上渡过西溪河返村。围绕着阿布洛哈的西溪河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从去年开始,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大坝开始蓄水,导致西溪河水位上涨,淹没了出行的通道。(摄影:毕利新)
    早前,一名妇女出外采购物资,从铁索上渡过西溪河返村。围绕着阿布洛哈的西溪河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从去年开始,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大坝开始蓄水,导致西溪河水位上涨,淹没了出行的通道。(摄影:毕利新)
  • 吉地石日,麻风病综合防治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准备着运送建造水池的物资进村。他的父亲是村里的麻风病康复者,1972年吉地在村子里出生。吉地一家属于“黑彝”,在彝族的家族观念里是地位很高的一个分支。但因为生在“麻风村”,吉地小时候被迫转学多次,经常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欺凌。在彝族人眼中,麻风病是“妖魔”上身,患上此病者往往会被逐出家族。
    吉地石日,麻风病综合防治项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准备着运送建造水池的物资进村。他的父亲是村里的麻风病康复者,1972年吉地在村子里出生。吉地一家属于“黑彝”,在彝族的家族观念里是地位很高的一个分支。但因为生在“麻风村”,吉地小时候被迫转学多次,经常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欺凌。在彝族人眼中,麻风病是“妖魔”上身,患上此病者往往会被逐出家族。
  • 最近水位涨落不定,位于上游的水电站放水蓄水也没有通知。几次水位过高淹没了铁索,导致铁索生锈不能用,村民们暂时取了下来。吉地石日将物资卸下来之后,趁着水位下降,村民们开始趟水将物资运送进村。为了安全起见,拉起了一根绳索。
    最近水位涨落不定,位于上游的水电站放水蓄水也没有通知。几次水位过高淹没了铁索,导致铁索生锈不能用,村民们暂时取了下来。吉地石日将物资卸下来之后,趁着水位下降,村民们开始趟水将物资运送进村。为了安全起见,拉起了一根绳索。
  • 因为所有物资都靠人力运送进村,所以村民们分批轮流运输。虽然要趟水而且劳累,但村民们都非常积极,毫无怨言。因为他们觉得这是自己村子的事,能为建设自己的家园出一份力,对他们而言,是很自豪而且很应该的事。
    因为所有物资都靠人力运送进村,所以村民们分批轮流运输。虽然要趟水而且劳累,但村民们都非常积极,毫无怨言。因为他们觉得这是自己村子的事,能为建设自己的家园出一份力,对他们而言,是很自豪而且很应该的事。
  • 过了西溪河之后,吉地石日和村民们继续把物资运进村里,上山途中休息。阿布洛哈村共有四组,分布在不同的山头,山路陡峭峻险。因为引水工程的水池建造点分布在不同的组,所以他们要翻过几个山头,将物资运送到不同的组里去。
    过了西溪河之后,吉地石日和村民们继续把物资运进村里,上山途中休息。阿布洛哈村共有四组,分布在不同的山头,山路陡峭峻险。因为引水工程的水池建造点分布在不同的组,所以他们要翻过几个山头,将物资运送到不同的组里去。
  • 通往阿布洛哈村三组的路边,一个孩子正在水管接驳处接水。之前的引水工程,很多水管出现堵塞、破裂等情况,导致很多户家庭断水。村里的小学也经常断水,很多时候孩子们吃不上饭。
    通往阿布洛哈村三组的路边,一个孩子正在水管接驳处接水。之前的引水工程,很多水管出现堵塞、破裂等情况,导致很多户家庭断水。村里的小学也经常断水,很多时候孩子们吃不上饭。
  • 吉地石日和村民们在全村最大的储水池前商量接下来的工程事宜。引水工程项目由吉地负责统筹,香港的一个公益组织提供了资金。村里通过开会,协定每户出一个劳动力参与到此次工程中来。在接下来的整个建造过程中,参与的村民不收取任何报酬。
    吉地石日和村民们在全村最大的储水池前商量接下来的工程事宜。引水工程项目由吉地负责统筹,香港的一个公益组织提供了资金。村里通过开会,协定每户出一个劳动力参与到此次工程中来。在接下来的整个建造过程中,参与的村民不收取任何报酬。
  • 对阿布洛哈村的村民而言,他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野生蜂蜜。这种野生蜂蜜很罕有,不可饲养,村民们冒着危险穿行在各种峭壁陡坡上,寻找野生蜂蜜。村民们凭借着经验,先找到蜂巢,然后每次取蜜不可全取完,留一部分,然后将洞口按原来那样封好,让野蜂继续产蜜不至于迁移。等到明年的时候再开洞取蜜。
    对阿布洛哈村的村民而言,他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野生蜂蜜。这种野生蜂蜜很罕有,不可饲养,村民们冒着危险穿行在各种峭壁陡坡上,寻找野生蜂蜜。村民们凭借着经验,先找到蜂巢,然后每次取蜜不可全取完,留一部分,然后将洞口按原来那样封好,让野蜂继续产蜜不至于迁移。等到明年的时候再开洞取蜜。
  • 一村民挖出了这个蜂洞的第一块蜂蜜,虽然他的左眼被蜜蜂蜇了,但依然十分开心。因为交通闭塞,信息不畅通,村民们的蜂蜜销售主要是靠蜂蜜商进村收购,像这样上好的蜂蜜原浆,才卖50块一斤。
    一村民挖出了这个蜂洞的第一块蜂蜜,虽然他的左眼被蜜蜂蜇了,但依然十分开心。因为交通闭塞,信息不畅通,村民们的蜂蜜销售主要是靠蜂蜜商进村收购,像这样上好的蜂蜜原浆,才卖50块一斤。
  • 除了在村子里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之外,麻风病康复者的第三代很多都到外面去打工赚钱。17岁的阿达拉日(左)已经在外打工两年了,去过深圳、东莞。因为过彝族年,加上待遇不好,他就辞职回家了。他和隔壁组的一户人家的姑娘定了娃娃亲,准备春节后就结婚,然后一起到外面去打工。
    除了在村子里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之外,麻风病康复者的第三代很多都到外面去打工赚钱。17岁的阿达拉日(左)已经在外打工两年了,去过深圳、东莞。因为过彝族年,加上待遇不好,他就辞职回家了。他和隔壁组的一户人家的姑娘定了娃娃亲,准备春节后就结婚,然后一起到外面去打工。
  • 拉日的弟弟色拉和妈妈正在把玉米拿下来打粉。春节过后,因为拉日娶妻需要八万块礼金,爸爸妈妈也会跟拉日去广东打工,家里只剩下拉日色拉和两个更小的弟妹。色拉本来上初二的,但已经辍学了。他要留在家里照顾弟妹,而且还要作为劳动力参与到村里的引水工程中。
    拉日的弟弟色拉和妈妈正在把玉米拿下来打粉。春节过后,因为拉日娶妻需要八万块礼金,爸爸妈妈也会跟拉日去广东打工,家里只剩下拉日色拉和两个更小的弟妹。色拉本来上初二的,但已经辍学了。他要留在家里照顾弟妹,而且还要作为劳动力参与到村里的引水工程中。
  • 阿达日且,68岁,拉日和色拉的爷爷,在哄着他最小的一个孙子。30岁的时候因患上麻风病被迫来到阿布洛哈村。在感染麻风病之前,他下了60元的订金给一户人家的女子,但对方得知他患麻风病之后,便退回了礼金,断了这门亲事。老阿达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但之后都断绝了来往。老阿达坦言,多年来既想回去又不想回去,虽然思念家乡和亲人,但对方又不待见自己,大家也都有各自的生活。来到阿布洛哈村之后,阿达日且在这里找了同样也是因为麻风病来到这里的女子,并结婚生子,如今已儿孙满堂。
    阿达日且,68岁,拉日和色拉的爷爷,在哄着他最小的一个孙子。30岁的时候因患上麻风病被迫来到阿布洛哈村。在感染麻风病之前,他下了60元的订金给一户人家的女子,但对方得知他患麻风病之后,便退回了礼金,断了这门亲事。老阿达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但之后都断绝了来往。老阿达坦言,多年来既想回去又不想回去,虽然思念家乡和亲人,但对方又不待见自己,大家也都有各自的生活。来到阿布洛哈村之后,阿达日且在这里找了同样也是因为麻风病来到这里的女子,并结婚生子,如今已儿孙满堂。
  • 早晨,老阿达在用小刀剔去手上的硬皮。麻风病康复后,很多患者的四肢都会留下不同程度的畸变,而且失去知觉。老阿达用刀刮去手上的硬皮,然后再涂上凡士林,定期护理自己的双手。
    早晨,老阿达在用小刀剔去手上的硬皮。麻风病康复后,很多患者的四肢都会留下不同程度的畸变,而且失去知觉。老阿达用刀刮去手上的硬皮,然后再涂上凡士林,定期护理自己的双手。
  • 74岁苏子呷呷在村里的五保户集中供养点门口晒太阳。他也是最早一批来到阿布洛哈村的村民之一,但并不像老阿达那样儿孙满堂,他在阿布洛哈村找了个伴,没有子女,晚年只能在五保户集中供养点度过。阿布洛哈村里现在有14户五保户。
    74岁苏子呷呷在村里的五保户集中供养点门口晒太阳。他也是最早一批来到阿布洛哈村的村民之一,但并不像老阿达那样儿孙满堂,他在阿布洛哈村找了个伴,没有子女,晚年只能在五保户集中供养点度过。阿布洛哈村里现在有14户五保户。
  • 课间,村里的小学阿布洛哈林川小学的学生在玩耍。与外界的长期隔绝,村里的物质资源匮乏,意识思想落后。麻风病留下的阴影至今还未能散去,父辈们在阿布洛哈里开荒种地艰难生存,孩子们渴望外面的世界。可以看到的是,他们正在努力发生着改变,摆脱阴影,走出贫困。
    课间,村里的小学阿布洛哈林川小学的学生在玩耍。与外界的长期隔绝,村里的物质资源匮乏,意识思想落后。麻风病留下的阴影至今还未能散去,父辈们在阿布洛哈里开荒种地艰难生存,孩子们渴望外面的世界。可以看到的是,他们正在努力发生着改变,摆脱阴影,走出贫困。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