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零脊灰:我们走过的漫漫长路
2020-08-27来源:盖茨基金会
       本周,也就是在尼日利亚发现最后一例脊灰病例的四年之后,非洲区域认证委员会(Africa Regional Certification Commission)正式对世卫组织非洲区域(AFR)进行了“零野生脊髓灰质炎(WPV)”的认证。

       作为盖茨基金会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的一部分,迈克尔·戈尔韦和维奥·米切尔在尼日利亚和其他非洲国家做了大量工作。在这个采访中,我们一起讨论了这个认证以及它对全球抗击脊髓灰质炎的重要意义。

       迈克尔·戈尔韦是盖茨基金会脊髓灰质炎项目副主任,主要负责非洲根除脊髓灰质炎计划。维奥·米切尔是盖茨基金会健康基金和伙伴关系团队负责人。

       WPV认证

       问:本周WPV认证官宣的意义是什么?

       迈克尔·戈尔韦:这是非洲收获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非洲大陆所有家庭和政府取得的重大成就。

684A213E5A1DE6798D2C6558FA96D4FFBD9E0AE5_size304_w910_h506
非洲根除脊髓灰质炎/GPEI

       维奥·米切尔:有了这个认证,世界上六个世卫组织区域中的五个,即占世界人口90%的区域,正式宣告根除了野生脊髓灰质炎。全球仅余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一个区域,还未完成任务。

       迈克尔·戈尔韦:到今天为止,我们走过了一条漫漫长路,这个认证是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我们正走在实现“全球零脊髓灰质炎”的正确道路上。

       问:此前最近一次的WPV认证是什么时候?

       维奥·米切尔:2014年3月。在世界卫生组织东南亚区域,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孟加拉国在内的11个国家。

       盖茨基金会与非洲的根除野生脊髓灰质炎行动

       问:非洲,尤其是尼日利亚,如何实现了根除野生脊髓灰质炎的“最后一搏”?

       迈克尔·戈尔韦:抗击脊髓灰质炎的主要手段包括疫苗接种运动,通过监测确保不遗漏任何病毒,以及通过常规免疫建起群体免疫力。这就是整个项目的框架,但实际操作很复杂。必须有强大的政府参与、一流的执行、杰出的管理,以及接受了疫苗的各个社区。每个阶段都有可能出错,也确实一直在出岔子,无论是在非洲还是其他地区。所以“最后一搏”不在一夕之间 —— 在非洲的很多地方,这意味着十余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尤其是尼日利亚,因为它太大,人口众多,情况复杂。

       问:你说这是一条漫漫长路,那么非洲根除脊髓灰质炎运动的起点是哪?

       维奥·米切尔:这个努力至少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20世纪80年代,野生脊灰病毒仍然四处肆虐,在超过125个国家中每年导致35万人瘫痪。国际扶轮社从最初就在协助领导这场大战,大力推动脊灰疫苗的接种,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一项在全世界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决议,随后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倡议 (GPEI) 于1988年设立。八年后,纳尔逊·曼德拉发起了“将脊髓灰质炎从非洲赶出去”的运动,启动了为非洲每个孩子接种的工作。

       迈克尔·戈尔韦:但在21世纪之初,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变得非常棘手,尼日利亚北部地区出于所谓的“安全考虑”停止了疫苗接种,他们称接种运动的真正目的是强迫绝育,这完全是出于政治动机的谣言和错误信息。未接种疫苗的儿童因此大量涌现,病毒爆发,并从尼日利亚蔓延到了世界其他地方,甚至远至印度尼西亚,这是个重大的挫折,用了多年才慢慢恢复。

       问:盖茨基金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参与了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行动?

       维奥·米切尔:21世纪初,我们主要以捐赠者的身份参与,对GPEI和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进行了重大投资。

       迈克尔·戈尔韦:推动我们参与进来的关键一步是2009年2月比尔·盖茨的尼日利亚之行。比尔的参与使尼日利亚和非洲的脊髓灰质炎项目发生了巨变,我们基金会也开始坚定地致力于帮助非洲根除脊髓灰质炎。从那时起,我们实施了一套复杂的干预措施,包括比尔与非洲各国政府的沟通,盖茨基金会与其他伙伴的技术合作以提高疫苗接种运动的质量,还有一些创新的办法来确保各个家庭和社区都能欣然接受疫苗接种。

       问:在这些干预措施中,关键的公共和私营合作伙伴都是谁?

       迈克尔·戈尔韦:到目前为止,尼日利亚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都是传统的地方领袖:如索科托的苏丹,阿尔贡古的埃米尔,博尔诺的射胡。这些地方领袖在尼日利亚北部讲豪萨语的人民和卡努里人民群体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他们帮助脊髓灰质炎项目从本世纪初被谣言所困的挫折中摆脱了出来并赢得了人们的信任。当地人会说:“如果埃米尔告诉我可以接种疫苗,我就放心让我的孩子接种。”

       维奥·米切尔:建立信心,彼此信任,尤其是和博尔诺州的地方领袖建立信任感,非常关键,这只能靠时间一点点积累起来。

82C871FADED0A97B028EE7FC9DBBBA0068247B91_size422_w572_h390
       2018年,丹格特基金会的Ahmed Iya (左)、迈克尔·戈尔韦 (左二)和维奥·米切尔(右一)会见了地方领袖埃米尔和他的女儿们。作为尼日利亚北部埃米尔小组的联合主席,该小组负责在尼日利亚的地方领袖中提高对脊灰免疫的支持度。迈克尔和维奥在许多场合都拜访过埃米尔,包括图中他的大女儿出生的时候。

       迈克尔·戈尔韦:
第二大合伙伙伴就是非洲首富Aliko Dangote,他来自尼日利亚北部的卡诺州。他为抗击脊髓灰质炎的斗争带来了巨大的信誉,促进了政府、私营部门和尼日利亚北方传统社区的抗疫合作。他与比尔的伙伴关系和友谊,发出了强烈的信号:疫苗很重要,基础卫生服务很重要,抗击脊髓灰质炎的行动也证明了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实现一个了不起的目标。

       维奥·米切尔:扶轮社员和他们的网络,从一开始就在那工作,在尼日利亚联邦和州一级层面上,都积极进行了到访、募款和宣传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各国政府当然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迈克尔·戈尔韦:是的。2010年,由尼日利亚各个州的州长签署并由总统监督的“阿布贾承诺”(Abuja commitments) 是另一个关键转折点。这一承诺促使当选的领导人对项目负责,各个项目经理对他们承诺要做的具体行动负责。十年来,州长们每季度都要报告哪些领域取得了进展,哪些没有——其目的不是要惩罚,而是为了让大家都能搞清楚需要做些什么来提高工作成效。有了问责制的框架,就能看到项目质量方面的有力进步。

       根除野生脊灰炎病毒工作的进行

       问:2016年出现最后一个新增病例后,非洲根除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工作是否发生了变化?还是说这个工作一直在持续,并最终让尼日利亚实现了零增长?

       迈克尔·戈尔韦:在最后一个病例出现后的三四年里,你必须确保:第一,免疫计划不会遗漏任何一个孩子;第二,维持高水平的免疫力,就算病毒还在传播也依然能保持零感染。所以,从2016年一直到今天,防疫工作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包括维持一个极为密集的接种时间表,并投入大量资金加强常规免疫。

99B146F9D8937C0BC6838285163DE6EE4FC03A76_size39_w1080_h682
不同部门在疫苗研发上发挥的作用/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

       尽管如此,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的博尔诺州,脊髓灰质炎项目还是遭遇了一个大的挑战,受到博科圣地叛乱的严重影响,超过一半的儿童,大概有70—75%左右的孩子,我们无法接触到,因为他们就生活在博科圣地组织控制的地区,项目上无法了解当地社区的情况。所以从2016年到2020年,脊髓灰质炎项目通过一系列费力的干预措施回到了这些社区,包括与地方领袖积极沟通,在这些社区建立更多的信任。

       问:虽然非洲野生脊髓灰质炎已宣告根除,但该地区仍有其他形式的脊髓灰质炎造成的瘫痪儿童,所以,消灭这些形式的脊髓灰质炎的计划是什么?

       迈克尔·戈尔韦:没错。在非洲的几个国家以及亚洲如菲律宾等国,我们仍然必须与“疫苗衍生脊灰病毒”(cVDPVs) 战斗。cVDPVs往往出现在常规免疫系统薄弱和对脊髓灰质炎总体免疫力低下的地方。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是减毒活疫苗,其中的病毒被儿童排到环境中后,仍有可能变异并造成传播,威胁到那些尚未形成足够免疫力的儿童,导致瘫痪。

       这绝对是个问题,但我们也有解决方案。要像我们已经阻止了野生脊髓灰质炎一样阻止疫苗衍生脊灰病毒,良好的免疫接种计划至关重要。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资助研发一种新的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这种疫苗将进一步减少疫苗中的病毒变异和出问题的风险,我们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将其作为应对脊灰疫情的重要一环引入计划。

       问:接下来,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终结脊髓灰质炎的计划和前景如何?

       迈克尔·戈尔韦:就像在尼日利亚一样,基金会深度参与了这两个国家的抗疫计划,与他们的政府和各个合作伙伴一起深入思考了项目该如何创新,如何提高根除脊髓灰质炎运动的质量,以及如何让人对项目进展负责。这个地区的环境更复杂,挡在疫苗面前的,还有很多的谣言、错误信息、不安全感和暴力问题。尽管如此,我们使用的工具还是一样的。脊髓灰质炎项目必须为所有符合条件的儿童接种疫苗,尤其是新生儿,并进行良好的监测,在社区中建立信任感,同时鼓励常规免疫接种。如果这些环节能够整合在一起,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也能完成终结脊灰的任务,因为这些方法已经在非洲被证明行之有效。

       问:显然,当前世界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抗击新冠疫情,这是不是让抗击脊髓灰质炎的斗争更复杂了?

       维奥·米切尔:新冠疫情带来的悲剧之一就是,人们现在不敢去卫生机构接种基本的疫苗。对于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而言,我们必须依赖不断增长的免疫力,常规免疫是关键。在如尼日利亚等诸多地区,当前的常规免疫接种确实遭遇了挑战。


常规免疫接种至关重要/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

       迈克尔·戈尔韦:今年3月,我们的脊髓灰质炎项目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暂停了所有预防脊髓灰质炎的活动以及对脊髓灰质炎疫情爆发的应对工作,因为担心这些工作会恶化新冠病毒的传播,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好各个家庭和卫生工作者。此后,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运动在安哥拉、布基纳法索、巴基斯坦、阿富汗和菲律宾重启。到目前为止,这算得上一段积极的经历:脊髓灰质炎项目能够依赖卫生工作者良好的防护装备和社区层面的支持安全开展下去。该项目目前正与麻疹疫苗等其他接种项目和公共卫生工作相结合,在更多国家得以开展。

       维奥·米切尔:新冠疫情对疫苗接种会带来长期影响。在一些地方,我们能进行“追赶运动”,但必须换一种方式思考。新冠还带来了许多其他问题,如妇女难以获得产前护理,很多家庭无法获得初级的卫生服务,这里有一长串的难题需要解决。一些国家正在积极重启中央医疗服务,但这些工作都需要时间。

       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多年在非洲抗击野生脊灰病毒,现在终于宣告根除,这个里程碑对你个人意味着什么?

       迈克尔·戈尔韦:我觉得很幸运,能用过去的20年去解决这个问题,为改变这个世界做出一点贡献,这是一段奇妙的经历。在印度、尼日利亚和整个非洲地区,我收获了很多友情,他们将伴我一生。因为抗疫工作,我曾被授予博尔诺州“荣誉州民”称号,戴上了象征这一荣誉的头巾,被当地社区认可为他们中的一员,这是我一生收获的最高荣誉之一。我还感到幸运的一点是,我能改变整个地区孩子们的生活,虽然我可能从未见过和结识他们。有多少人能从事如此有意义的工作?所以我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维奥·米切尔:有很多异常艰难的日子,但见证了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感觉很棒。我记得我最初到访的社区还没有任何基础卫生设施,没有疫苗,没有诊所,可以说一无所有。但这么多年以来,当你慢慢建立了信心,获得了信任,并取得了抗击脊髓灰质炎的成功时,你还看到了常规免疫接种以及更多的基础卫生服务均已到位。看到这种改变,并与我的朋友和同事们让梦想成真,都让人兴奋,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报。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