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抗原试剂盒:符合国标再出口
2020-04-16来源:新京报
       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研发时间有限、部分原料短缺、临床试验不足,尤其是抗原检测试剂盒研发尚未成熟,面对欧盟市场相对宽松的准入标准,我国不得不制订更高要求的出口标准,对扎堆上马的试剂盒生产踩下“刹车”。“意大利、伊朗、法国、西班牙……海外订单疯狂涌来,我们公司一个星期就签了三千万(人民币)的合同,周末不休息,拼了命地扩大产能。”4月上旬,体外诊断试剂厂商、南京黎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黎明生物)董事长张树文这样描述3月份的忙碌景象。2月下旬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海外市场对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需求极大,中国体外诊断试剂厂商开始出口各类检测试剂产品。据中国体外诊断网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7日,国内已有99家体外诊断企业有产品获得欧盟CE认证或准入。

       然而,这番热闹景象仅持续了一个月。3月26日,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出口西班牙的一款抗原检测试剂盒被指有质量问题。随后,3月31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等产品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除了需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外,还必须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截至目前,仅有26个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拿到该证书,其中不包括抗原检测试剂盒。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作为一种新发传染病的体外诊断试剂,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研发时间有限、部分原料短缺、临床试验不足,尤其是抗原检测试剂盒研发尚未成熟,面对欧盟市场相对宽松的准入标准,我国不得不制订更高要求的出口标准,对扎堆上马的试剂盒生产踩下“急刹车”。


2020年3月9日,某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生产车间

       CE认证不是质量合格标志

       据西班牙《国家报》3月26日报道,西班牙多家大型医院的微生物实验室使用的一款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只有30%的敏感度,远低于80%的预期。这款试剂盒来自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易瑞生物)。3月27日,易瑞生物发表声明否认了质量问题,称西班牙方面“在采样和样本提取过程中,可能没有严格按照我司的操作使用说明来进行鼻咽拭子样本的采样、提取和操作,因此导致样本检测准确度下降。”3月27日上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已就易瑞生物向西班牙出口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相关情况启动快速核查,具体情况将持续通报。截至发稿,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并未公布进一步核查结果。虽然产品质量尚存疑议,但多方都认可的一点是,易瑞生物该款产品已经取得了欧盟CE认证。根据欧盟官网的介绍,CE认证代表产品已经被制造商评估过,并且被认为产品符合欧盟安全、健康和环境保护的要求,获准在欧盟市场销售。


易瑞生物大楼

       然而,对于出口试剂盒取得的欧盟CE认证,张树文表示,“只是一个安全性承诺而不是质量合格标志,并不能证明产品的有效性。”根据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官网介绍,按照风险高低,欧盟将体外诊断医疗器械分为风险较高的、自我检测和其他体外诊断医疗器械三类。此次疫情中,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被归为第三种“其他体外诊断器械”类。第一种,风险较高的体外诊断医疗器械包括检测血型、艾滋病、乙型肝炎病毒,以及风疹、弓形虫、血糖仪、肿瘤标记物等。上述诊断试剂必须在欧盟国家当地做临床试验,实测合格后才能通过认证。第二种,自我检测类如早孕试纸等,风险相对较低,但也需要进行复杂的论证过程

       因此,如果产品被归为前两类,申请难度较高。相较而言,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所属的第三种“其他体外诊断器械”,评估程序则非常简单。张树文说,在申请时,除了需要通过ISO13485医疗器械管理体系的硬性条件之外,企业仅需提交必要的产品说明、自己实验室的报告以及“自我声明”进行备案,声明的内容大概为“我遵守欧盟的法规、保证产品的质量”,再由欧盟代表将资料递交给监管机构,“很快就办好了。”这一说法得到了河南一家同样拿到“其他体外诊断器械”欧盟CE认证的体外诊断试剂企业的认可。该企业负责人王迪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公司3月初提交了材料,3月11日就取得了CE证书,“更像是企业的自我声明书,企业对产品负责,出了问题企业来负责就行了。”

       至于欧盟为何如此归类,张树文并不确定,在他看来,新冠肺炎与艾滋病、乙肝等同属传染性疾病,应被列入风险较高级别。可供佐证的是,在国内,根据药监局公布的《体外诊断试剂注册管理办法》,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属于风险程度最高的第三类体外诊断试剂产品。张树文推测,“因新冠肺炎是一个新发疾病,欧盟可能还来不及修改他的清单列表。”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则认为,新冠肺炎是一种新发疾病,全球都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诊断标准,“中国企业研发新冠试剂盒较早,基于信任才给了快速通道。”


易瑞生物在声明中附上了CE证书

       研发试剂盒的厂家达百家以上

       随着海外疫情的不断蔓延,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需求量不断攀升。王迪说,到了3月下旬,“市场上一下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订单,很多人给我打电话问产能,有贸易公司的人,还有朋友介绍来的。我跟他们说你先别问产能,先试试我们样品,那些贸易公司甚至连试样品的地方都找不到就要订货。”面对海外疫情带来的巨大需求,由于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取得欧盟CE认证的简易快捷, “欧盟成为国内厂商出征海外的首选”,张树文说。据中国体外诊断网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7日,有产品获得欧盟CE认证或准入的国内体外诊断企业已有99家。与此同时,截至4月9日,全球只有32家企业或机构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产品获得了美国FDA的紧急使用授权,中国仅占2家。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申请欧盟CE认证“程序简单、门槛也比较低”,外加国内有企业先拿到认证后在网上宣传,行业内“很快有更多厂商参与了进来”。另一位厂商则表示,欧盟的成员国多,只要拿到CE认证很快就有多国订单,很容易出口。拿到欧盟CE准入资格后的第三天,3月14日,张树文就接到了第一个订单——发往西班牙的3千人份抗体检测试剂。发货当天,西班牙再次追加1万5千人份同种检测试剂。从3月18日至23日,短短5天时间内,他已经接到150万人份试剂的订单,签了3000万元的合同。


张树文接到的部分订单截图

       来自欧洲的订单如潮水般涌来。一家土耳其的外贸公司省略了客套和接洽的全部环节,上来就问,“核酸10万(人份),价格多少?运输温度?抗体10万(人份),价格多少?运输温度?”武汉奥科博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检测试剂盒生产厂商提供一种重要原材料,该公司董事长贾大勇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公司2月2日(初六)复工后就开始给各大厂商发货,国内目前仅研发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的就有100多家,有几十家“什么手续还没拿到的”还在研发或申请中。巨大的出口量引发供应链各个环节的涨价。王迪说,订单特别疯狂的时候,“干燥剂从2分钱涨到3分5,塑料卡壳从2角涨到3角,抗原抗体、包材、铝箔……这些辅料都在涨价。”张树文公司使用的一种膜材料,正常进货价是1800-1900元/卷,3月份已经涨到6000-10000元/卷,再后来更是全面断货。


易瑞生物的实验室

       抗原试剂盒效果难以保证

       出口的狂热背后,是行业内对于产品质量问题的担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研发时间有限,部分试剂盒的生产技术和临床试验尚不充分,“我们一直担心质量不规范的产品走出去后会带来质量投诉问题,让整个行业受到影响。”根据体外诊断试剂网的统计,目前,通过欧盟认证的新冠肺炎病毒检测产品分为核酸、抗体和抗原三种。其中,引发质疑的易瑞生物出口的是抗原检测试剂盒。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副教授冯勇表示,“对于一种新发传染类疾病,如果一家公司同时成立核酸、抗体、抗原检测试剂三个部门,那么核酸检测试剂是最快研制出来的,抗原检测试剂毫无疑问是最慢的。”

       冯勇解释,核酸是病毒中的遗传信息载体,核酸检测试剂的原理是将最能代表新冠病毒的那段特异核酸序列找出来,与患者体内提取出可能存在病毒的样本对比,二者相同则为阳性。尽管研发过程简单,然而,据中国体外诊断网的统计,在目前获欧盟CE认证准入资格的98家企业中,出口核酸检测试剂盒的仅占了不足三成。这是因为核酸检测试剂对于检测条件要求较高,国外符合条件的实验室不是很多;另一方面,主流核酸检测试剂都是液体的,运输时要求全程保持零下20摄氏度的冷链,“小厂商很难承受运输成本”,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因此,更多厂商选择研发试纸形态的抗体和抗原检测试剂盒。其中,由于制备工艺繁琐耗时,研发生产抗原检测试剂所需时间更长。

       兰州雅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雅华生物)副经理许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研发抗原试剂盒需要先将重组抗原制备出来,再打到小鼠体内制备单克隆抗体,约需要两三个月,如果制备出的抗体性能不好还需要重新制备,又需要两三个月。雅华生物从春节前开始加班加点研制一种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目前仍在研发中。张树文也表示,他的团队在研发抗原试剂盒时评估,好的单克隆抗体原料一般需要6个月左右才能出来。相比之下,易瑞生物研发的速度快得惊人。据易瑞生物声明,从1月10日新冠病毒基因组全序列公开,到3月12日易瑞生物的抗原检测试剂盒取得欧盟CE认证,仅两个月时间。新京报记者通过邮件和电话方式向易瑞生物询问研发相关问题,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尽管自己公司的抗原检测试剂盒也通过了欧盟CE认证,但张树文坦言,其抗原试剂盒临床检测效果不佳,因此还未开始放货,“我们知道这个东西做得不太准,外国人来订我们都说这个试剂暂缓,你先用抗体的吧。”


某机构研制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

       除了研发周期,临床试验的不足也限制了检测试剂盒的质量。多位受访者表示,由于欧盟CE认证对“其他体外诊断器械”的临床检验结果没有要求,因此,很多厂商的产品没有进行过充足的临床试验,效果很难保证。贾大勇告诉新京报记者,临床试验很依赖厂商的资源,新冠病毒阳性样本有传染性,医院或疾控不会随便拿出来给厂商做实验,有资源的厂家可以和医院合作,将正在研发的新冠检测试剂送到医院检验科,请医生帮忙测试准确率。王迪的公司在研制抗体检测试剂时曾尝试找定点医院检验科合作,“但他们一般都很忙,最后只做了不到20份新冠样本的临床试验。”具体到抗原检测试剂盒,临床资源就更加匮乏。雅华生物许女士说,“抗体检测试剂可以利用多余的血清样本,但抗原试剂检测要单独提取咽拭子,很多时候不方便单独采集。”


某公司生产抗原检测试剂盒的生产车间

       出口收紧引发行业“急刹车”

       3月31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2020年第5号),要求自4月1日起,出口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出口产品需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相比欧盟CE认证对于“其他体外诊断器械”的要求,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在国内的注册门槛要高得多。根据国家药监局公布的《体外诊断试剂注册管理办法》,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属于风险程度最高的第三类体外诊断试剂产品,需要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审查。器审中心发布了更为具体的审评细则,要求企业提交包括具体研究方法、实验方案、实验数据、统计分析在内的详细资料。还对临床样本量作出了明确的要求,要求在三家以上临床试验机构进行(含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建议入组确诊病例不少于200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仅有26个新冠病毒检测产品获得国内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其中无一例抗原检测试剂产品。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述联合公告发布前,已经有地方海关开始限制不具备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的试剂盒出口。南京海关卫生处3月30日向基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出了一份《行政许可申请补正通知书》,提到“新冠病毒诊断试剂未取得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的暂停出口审批。”根据中国体外诊断网,基蛋生物共有四款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获得欧盟CE准入资格。

       4月3日,南京海关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考虑到医疗物资的质量安全直接关系人的生命健康,为避免不合格产品在后期出口环节给企业造成更大的损失,我关……提醒企业补正材料,向药品监督管理主管部门依法申请相关资质证书。”


某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生产企业

       出口资质收紧后,很多企业陷入了焦灼。张树文说,因为前一段时间订单飞涨,他已经着手订购下一批原材料,还花费66万元订购了三台大型冷冻干燥机,并请来了施工队扩建厂房。目前,他只能加紧在某定点医院进行临床试验,“希望可以拿到国内注册证,尽快出口。”像张树文一样的厂商不在少数,4月3日,另一家还在申请欧盟CE认证的深圳体外诊断厂商已经开始备货,该厂商研发负责人称,“我们预估一周内能拿到认证,已经备了一二十万人份的货,现在突然卡住了。”贾大勇告诉新京报记者,与其合作的几十家抗体试剂厂商中,“最小的客户也囤了几百万人份的货,多的有几千万人份,一人份能卖20多元人民币,现在都砸在手里。”同样受到波及的还有上游供应链,“有的客户刚付了款,公告发出后就说不要了,我们只要货还没发出去的都给退钱了。”

       王迪却因为前期保守的策略松了一口气,他因为某种原材料一直未能补货,不敢接大单,“当时觉得可能会错失很多客户,现在来看反而是一种保护了。”面对需求量依然巨大的海外市场,4月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加强医疗物资质量管理和规范市场秩序”工作情况发布会上,商务部外贸司一级巡视员江帆表示,“接下来,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努力),一是加快出口更多国际社会所需要的医疗物资,另外,严控质量,规范秩序,为共同应对全球疫情、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中国贡献。”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