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疫情下的留学生
2020-03-18来源:凤凰公益
       3月14日晚上8点,在瑞士留学的静涵(化名)踏进了北京的家。历经三十几个小时,从日内瓦机场,辗转到法兰克福,落地北京机场后,乘坐大巴到国展集散点,再到丰台区家里,她中途测量了二十几次体温,填写十几次个人情况说明,卡在境外进京人员集中隔离政策之前,回到了父母身边。

       国内疫情集中爆发期间,身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牵挂惦念着国内亲友。当剧情翻转,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肆虐,由于家人不在身旁,他们要承受着更多的孤独、恐慌和纠结。到底该不该回家,此刻正成为许多留学生需要面临的艰难选择。欧洲疫情蔓延下,中国留学生的处境如何?回国路上有哪些波折?入境后又要接受哪些检查?留学生静涵接受凤凰网公益邀请,分享了疫情期间她在瑞士学校里的见闻,并讲述回家路上的不易。


静涵在日内瓦机场候机

       戴口罩会被学校没收

       我今年18岁,在瑞士读高三。一月中旬,我从网上看到相关新闻,第一次听说新冠肺炎疫情,当时欧州还没出现,当地一切生活照常,更多是比较担心国内的父母。一开始,我的心态还好,后来意大利疫情告急,伴随第一例死亡病例的出现而急剧恶化,数百人感染,多人死亡。很突然一下,我觉得自己处境更加危险。因为瑞士紧挨意大利北部地区,而且当时意大利并未采取任何有效防控措施,边境也未关闭,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都能正常运行,每天仍有很多人来到瑞士。

       意大利疫情全面爆发后,瑞士确诊病例也在逐渐上升。虽然当地医疗条件很好,但哪个国家也架不住突然的疫情爆发。在瑞士,平时生病看医生,往往需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对于这次疫情,在我所接触到的人群里,大多数瑞士人都没有太多的慌乱情绪,他们将新冠肺炎看成一个传染性和毒性较强的流感,甚至会说,只有老年人感染才会有事,年轻人得了肺炎就像感冒一样,自己就能痊愈。生活习惯使然,当地人平时也不会佩戴口罩,认为口罩专供病人使用,他们崇尚自由,不喜欢被拘束,想让他们自行居家隔离,更是难上加难。

       由于瑞士本身不生产口罩,疫情发生后,医务防护资源比较匮乏。之前瑞士联邦政府表示,不太鼓励没有生病的人佩戴口罩,他们认为如果每个人都佩戴,会抢占资源,造成医用物资的紧张和浪费。后来通过一位同学的爸爸从国内寄来一些口罩,我们才稍有心安。不过学校有明确规定,不允许佩戴口罩,就算有人戴上,也会被老师没收。一方面,学校在山上,相对安全一些,校园里每天有参观的人,校方认为如果让访客看到,将误会有人感染;另一方面,校方表示学校还未发现确诊病例,因此无需佩戴。但是我想,未筛查并不代表没有,一起留学的伙伴其实都挺害怕的,主要是我们了解国内疫情爆发时很严重。

       学校之前强调要根据官方规定执行,除非接到通知,否则都要正常保证上课。不过中国家长确实担心多一些,于是直接联系到学校,和校方多次商量,最终几所私立学校经过开会后才决定停课。之前学校有过承诺,假期期间,宿舍允许居住,担心我们回到一些疫情严重的国家会交叉感染,所以希望大家留在学校。后来有一天,老师突然把所有人叫到一块儿,说校方刚刚开会,决定取消“假期允许留校”的决定,所有人都要离校,假期也会往后延长一个星期。有些同学想到回国也要隔离,学校在山上,不住宿舍的话,住在山上的家里也会相对比较安全,而且可以专心准备学业,所以决定暂时先不回国。起初我也比较纠结,原本打算留在学校,因为现在是高三,5月中旬有一次大考,我担心自己回国后,一时半会回不去,错过这场考试。但既然校方允许所有人离校,那么关于考试,我想学校最后应该会有一个说法和结果。在和父母商量后,我买了回国的机票。

       回国

       3月13日,在我登上回国航班当天,瑞士联邦宣布全境停课。因为疫情,许多航班取消,我好不容易买到从法兰克福中转回北京的机票。从学校坐车到日内瓦机场,我严格按照妈妈的指示,一路上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机场里大多数人没有佩戴口罩,在外航上,空姐也没进行任何防护,照常发放食物。抵达法兰克福机场后,人少了很多,几乎也没人戴口罩,只有几个外国人戴着,可都是错误方式,要么就是遮住嘴巴漏出鼻子,要么就是戴着口罩,用手揉搓眼睛。直到在法兰克福飞往北京的国航航班,我才在登记口处看到明确规定:所有人必须戴口罩。空姐装备也都齐全,为乘客们一一测量体温,脑门、手腕、臂腕哪哪儿都不放过。流程虽然繁琐,但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

       起飞之前,落座的乘客要再次进行体温确认,坐在我前面不远处的一个留学生测了多次,显示体温偏高,被请下了飞机。由于穿着外套或是其他原因,个别乘客用体温枪测量时总会出现误差,最后用水银温度计测量才确定没事,整个过程持续近两个小时。3月14日下午1点半,飞机延误两个小时落地北京首都机场。落地之后,空乘按照名字和座位号一个个呼叫乘客,按照起飞国家,每次喊上十几个人,在机舱门集合进行检查,等叫到我名字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两个小时。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先将护照统一收走,再测一次体温,然后带我们去填写各种资料,有专人面谈审核,询问出发地、目的地等各种信息,拿着棉签在口腔内划过进行病毒检测,几分钟后确定无异常,再拿着信息表领取护照。之后是过海关,要求再填写另一个信息表,包括是否北京中转、具体身份信息和家庭住址等。之前听说,过海关时人会比较密集,当天我比较幸运,人不太多,而且都是人工审查检测。


汇集在登机口的行李

       过完海关后,提取行李。以往是通过传送带产送,这次是将整个航班的行李集中放置在一个登机口,各自领好以后,有大巴车专门来接,统一送往国际展览中心集散区分流转送,乘客座位均保持一定安全距离。下午五点多,大巴车从首都机场出发。到了国展门口,仍旧是测体温,然后按照地域进行分区。从法兰克福机场起飞前,我已经填过家庭住址和成员等信息,落地北京后,社区负责人打来电话,询问大概什么时候到家,需要他接应,才能进小区。在国展集散区,主要对之前填写的资料进行电话审核,确定是家人来接我之后,分别致电了社区负责人和我父母,一一核实身份证件、家庭成员、车牌号等信息。


开往国展集散区的大巴上

       在与父母确认碰面位置后,集散区工作人员把我送到具体地点,看见爸妈的一瞬间,我不禁感慨,这一路真的太不容易。由于要确保本人接送,我爸又签了一份证明,之后在工作人员的注视下,我上了爸爸的车。到了社区门口,进行最后一系列登记和车内人员测温,晚上8点钟,我的双脚终于踏进了家门。从日内瓦机场,到回到北京家里,粗略计算了一下,整个过程中,我测量了二十几次体温,填写十几次个人信息。回到家后,我就住进了爸妈准备好的一间带卫生间的屋子,开始自我隔离。吃东西由妈妈端到门口放下。为了万无一失,爸爸从机场拿到我的行李后,先全部消毒,到今天(3月17日)也仍在车后备箱里没有动。

       居家隔离

       3月15日,北京市政府规定,自16日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需要集中隔离14天。我比较庆幸,自己在这之前回到家里,但也曾想过,倘若真在16日之后回来,我也非常愿意配合支持政策,毕竟目前新增病例主要还是来源于境外输入,这是义务,也是责任。对于网络上质疑留学生回国添乱的声音,一方面,我希望网友能够保持理性,多些理解,毕竟特殊时期,不论是父母还是异国学子,任何牵挂都不敌陪在彼此身边安心;另一方面,我也在此呼吁大部分留学生,回国以后能够严格遵守隔离制度,对隔离点工作人员多些尊重,尽量不给国家添麻烦。关于欧洲在整个抗疫过程中的表现,我想这跟习惯、文化等都有关系。在大多数瑞士人的思维里,确实会将新冠肺炎疫情定义为流感,同时又会以中国疫情状况作为参考,认为病毒基本上再经过五、六个星期达到爆发期,之后确诊人数会陆续减少,直至消失,因此校方才会设定相应假期,避开疫情高峰。每个国家国情不同,国民思想也不一样,各国在抗疫过程中的措施,未必能相互理解。

       那些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工作者,我经常在网上看到很多相关新闻,他们真的很不容易,目前国内疫情算是渐渐稳定下来,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我现在每天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虽然时而也会感到憋闷,但每天能在父母身边,足以抵消之前在异国经受的恐慌与孤独,现在更多的是踏实和心安。希望全球疫情尽快结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