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汉医生:通讯录里90%是病患
2020-03-12来源:凤凰公益
       “方便吗?帮我买两盒恩替卡韦片(注:慢性肝病患者按天服用的抗病毒药物),寄给之前的一个病人吧。地址我再单独发给你。”3月2日,李峰接到妻子、援汉医生张秀春远程布置的任务。他有点儿懵,秀春自从2月20日去武汉,就很少来电,为什么这通电话还是和工作有关?也是直到这天,他才知道,秀春常年和自己的慢性肝病患者保持联系,还会帮偏远郊区出行不便的患者,大约十多人,购买、寄送抗病毒药物。

       秀春说,她的手机通讯录里,90%是接诊过的患者。来到武汉战疫一线,病人网友就更多了,他们在群里同步病情、疏导烦闷。等疫情结束,秀春有很多待实现的愿望,但李峰“泼了盆冷水”,语气里又略带“嫉妒”:“她肯定没有私人时间,这两个月里,二十多位需要住院的患者,都等着她回太原呢!”

       重症区,张秀春和队友。

       李峰:她给我打电话说的都是工作

       我知道她是个负责任的大夫,但从没想过,她可以如此勇敢!大年初一,秀春告诉我,她申请加入援鄂医疗队。我当时没在意。2月18号,她又说,接到通知,2天后就走。我心里一紧,那赶紧准备行李吧,能想到的都带上。她走之后,小区邻居们纷纷询问她的情况,听说医院那边急缺N95口罩,就捐了一些,我赶紧托她影像科的援鄂同事捎过去。

       剩下我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支持,不打扰她。因为我知道,她每天下班、包括每次倒休的一两天里,都得写工作总结、思想汇报,回复患者微信、学习专业与党员课程(注:刚到武汉,秀春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根本顾不上和我聊两句。3月2日下午3点多,她下早班,我终于等到一个电话。刚想问她最近怎么样了,她上来就说,有空吗,没空的话放下手里的活儿,先尽快帮我买两盒药寄到安徽吧!我一头雾水。从没听说过那个药名,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买。最后听她的,跑了两个医院,买药、发快递。等完成任务,我再和她联系,才知道是为了什么。

       患者收到了李峰购买快递的药。

       她是感染科医生,日常会接诊大量慢性肝病患者。他们必须按天服用抗病毒药物,但不少人来自山西的偏远农村,出行一趟很不方便,所以平时她就帮忙买药,等下班再顺道寄出去。要不是现在她去了武汉,我还一直不知道呢。这次帮忙买药的病人,是山西运城人,从上学就一直在秀春那儿看病,毕业后去安徽工作。2月底他从运城回安徽等待复工,独自居家隔离期间,药快吃完了,只能求助秀春。

       慢性肝病患者很容易封闭自我,因为他们普遍不敢和外人谈论自己的情况,秀春就成了他们信任的求助伙伴。大家都叫她“姐”,无话不谈,比如咨询“我这个情况能谈恋爱吗?”“我能考虑结婚吗?”秀春每天早八点上班,哪怕到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她也一定回复完所有未读信息再睡。(沉默了几秒)我想,所谓医者仁心,用在她身上是不是都不够?山西有一位博士学历的老病人用“菩萨”形容她,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我打心眼里自豪。

       秀春:我喜欢挽救生命的感觉

       (听了丈夫的评价,笑)我做医生不为别的,就是喜欢这种感觉:通过自己的双手挽救一个生命。在我上初中、高中时,都有过生病住院的经历,对帮助我康复的“白大褂”心存敬畏。现在,我的手机通讯录里90%都是患者,常驻北京、安徽、山西省内各地。很多病人相处久了就是朋友,偶尔有人咨询的医学问题超出我的专业范围,我就再问问对应专业的同学,请他们给一点指导。这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包括报名援助武汉,我是感染科医生,我的专业可以参与救治新冠肺炎,当然也要第一时间站出来。

       2月18日我接到正式通知:山西省第12批共176人,2月20日统一出发。队伍里70%是女性,眼看前几批同事走得匆忙,行李准备不充分,我就想着有备无患吧,能带的生活用品都带上,抗过敏药、助眠药、腹泻便秘药……也会向前方战友咨询:当地潮湿,消毒换洗的衣服多久能干?山西湖北气候不同,带什么衣服能方便工作?后来群里真的有同行出现过敏反应,用上了我带的药。

       也还是因为来自感染科,我被任命为小组长。抵达武汉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教会来自不同医院的同事们穿脱防护服。取衣、穿衣袖、系衣领、扎袖口、系腰带,每一个重要细节都要反复被记忆;脱的动作一定要轻柔,查房时也要慢慢走,否则防护服和口罩表面附着的病毒,都容易产生气溶胶;如果感觉缺氧难受,宁可吐出来污染了衣服,也绝不能摘口罩。

       作为组长,秀春认真检查组员的防护。我们接管的病区,病人数量在30人左右浮动,他们的体征、CT结果、核酸检查,都必须熟记于心。手机带不进去,我们就手写每个人的情况,下班前再用病区的公用手机拍照,传到放在清洁区的手机里,在清洁区写完所有病历。每天下班回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撰写工作小结。今天有几人可以上报出院;如何更有效的改善重症患者的肺通气功能;如何让合并基础病的重症患者得到更有效的治疗;如何让医护的配合更加顺畅……再逐条记下第二天小组必须要做的事,总能写个十几条。比如多带两双鞋套,有战友鼻子被压得难受,带些纱布、创口贴帮她垫上。

       准备第二天上班需要的资料。刚开始几天查房时,我们被问最多的就是“我这病是不是加重了?”“我到底能不能被治好?”还有部分患者因为合并症,从方舱医院转入我们的隔离病房,害怕、焦躁、恐惧。这样的心理会严重阻碍康复进度,所以我特意和武汉的同行学了蹩脚的武汉话:“莫~和~不过(不要怕)!”病人们听了,无不哈哈大笑,一脸严肃的我也忍不住笑了。

       慢慢地,我看到他们从焦虑转为平和,尤其是重症患者。“老人家您今天的血糖值好多了!”“您的创伤面在慢慢恢复,我今天还会给您请个会诊。”有位聋哑病人,有天一见我们就动胳膊比划,我们看得糊里糊涂。病友们忙着解释:“他是说,吃了你们开的中药,两侧胳膊不像之前那么疼了!”看到我们恍然大悟的反应,他就又竖起了大拇指。我自己内心,也顿生浓浓的暖意。为了能及时沟通病情、开导患者情绪,我们还建了微信群,叮嘱大家中药趁热喝,讲讲笑话,活跃气氛。

       三八节,患者们送上祝福。和病人们无话不谈,但我的家人至今还都不知道我来了武汉。父母年迈,尤其妈妈身体不好,讲真话只能徒增他们的担忧牵挂吧。农历二月二那天,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才看到姐姐发来好多信息。先是祝我生日快乐,看我一直没回复,就连环炮一样发来好几条:“找李峰也没有回信,你不会去武汉了吧?”“千万别去,爸妈会担心死的!”后来爸爸也打来电话,叮嘱我:“闺女,你如果真的去了武汉,千万做好防护,注意安全。”(哽咽)

       早在1月,秀春就计划带父母春节出游,因为疫情搁置了。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是,疫情结束先带母亲检查身体,再旅行一次,最后陪老公看一场他最爱的CBA,为山西主场加油!但李峰泼了一盆冷水,“我不信!她可没那么多时间。”李峰也预见到了秀春之后的工作状态,毕竟这两个月里,累积了二十多位需要住院的病患,都在等着秀春回太原……“所以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早一天控制疫情,老婆平安回来,社会恢复秩序,我们该干嘛干嘛。”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