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倒下,成了有钱人的战利品
2019-11-25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猎杀是拯救的必要代价吗?区别于非法偷猎(poaching)和商业猎捕,在一些国家,“战利品狩猎”(trophy hunting)是一种受法律保护的运动捕猎项目,也是一种强有力的经济手段。但其惟一的合理性在于,能使当地社区及保护组织受益。反对者认为,其产生的益处与掀起的杀戮狂热相比并不划算,而且在这个时代猎杀大型动物是不道德的。



       在纳米比亚境内卡拉哈里沙漠的边缘一处归当地社区管辖的野生动物管理区,名为“奈伊奈伊”,目前约有2800名桑族人居住,还有一些世上仅存的体型最大的野象。一头被猎杀的年老雄象。狩猎爱好者们辩称,杀死雄性老象对种群的损害最小,而生物学家乔伊斯·普尔说:“较为年长的雄象是象群的首要养育者。它们是年轻雄性学习的楷模、雌象优先选择的配偶。”



       奈伊奈伊管理区每年有五头大象的猎杀配额,一次为期两周、限杀一头大象的猎游,收费约8万美元,对桑族人而言已意味着可观收入。这笔钱的一部分会直接付给社区居民和支援一项动物保护基金。至于被猎杀的大象,其象牙由顾客带回家,肉都留给桑族人食用。



       2009年一名美国猎手在津巴布韦杀死了这头象,当地村民分享了肉食。他们是CAMPFIRE长期项目的参与者——乡野地区居民出让其土地上的野生动物狩猎权,换取部分经营利润。该项目曾是同类管理模式的模范,但现在获得了褒贬不一的评价:本来指定用于当地社区的创收常常到不了村民手里,也未用来改善当地生活境况。

       大象死于人类之手的最早考古证据可追溯到近1.4万年前西伯利亚的一片泥沼:一头长毛猛犸的脊骨被发现于鄂毕河、额尔齐斯河的交汇处,一节脊椎中嵌着些石片残余,似乎是某种人造武器留下的。我们可以合理想象,它的象牙应该不曾在猎人窑洞的战利品陈列室中待过。但狩猎并不只是换取衣食的劳动行为。在我们祖先刚刚觉醒的人类意识中,从某一刻开始,狩猎与身份、男子气概和权力画上了等号。


       2016年,来到奈伊奈伊的德国猎手在瞄准

       从达尔文、约翰·詹姆斯·奥杜邦,到西奥多·罗斯福和海明威,最具智慧光芒的狩猎者同时以博物学者、保护主义者自居。这一传统由来已久。他们在自己追逐猎物的同时也致力于守护当地动物种群间的可持续性和荒野生态。
 
       光是在美国,猎人们每年缴纳的数以亿计联邦税费,一部分就直接注入野生动物管理及相关事业。一个家里冰箱装满鹿肉的猎人很可能会告诉你,通过打野味来获取自家饭桌上的肉食,比起购买养殖业供应的塑料包装的肉产品还要人道些。



       美国特拉华州的这名猎手家中陈列着上百件非洲狩猎战利品。他自称从12岁起就酷爱追逐猎物,打猎“似乎融入了我的血脉。我觉得自己既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又是一名收藏家”。今日的战利品狩猎——猎杀大型动物以收获一对牛角或象牙、一张皮毛、或者剥制填充而成的标本,尤其是针对所谓“非洲五大”(大象、狮子、猎豹、犀牛、水牛)的那些大型动物,引来的道德、财务问题更为复杂。



       2010年,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猎手在南非北开普省的猎场射倒了这头犀牛——用的是一支麻醉镖。晕倒的犀牛头上被盖了一条毛巾以维持眼部湿润,过后会有兽医为它检查身体。这种狩猎活动能提供追逐的乐趣而不杀生。该国2012年修改了法规,只允许兽医使用麻醉镖射击;猎手们可以射只涂有维生素溶液的飞镖。

       战利品狩猎已发展成十亿美元级的营利产业,而监管方有时只是腐败的政府。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国家对战利品狩猎开绿灯,经营的透明度、监管程度有高有低,按照各物种的盛衰程度制定了年度猎杀限额,并对高度濒危种群实施禁猎,例如南非的猎豹。



       2011年,纳米比亚的剥皮匠(左)撑起一张豹皮,猎物属于一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花豹行踪隐秘,狩猎这一只的过程中有狗帮助追踪。纳米比亚后来禁止在猎游中用狗,因为花豹数量下降趋势已很危险。肯尼亚自1977年以来就完全禁止战利品狩猎;野生动物相对繁盛的博茨瓦纳则于2014年在政府直辖猎区内开始实施临时禁猎令。研究狮子的美国生物学家克雷格·帕克说,非洲一度看似拥有“不可能耗尽的自然”,但现在哪怕从万米高空也看得出狮子的栖息地在萎缩。



       被一名美国顾客猎杀的狮子的头和毛皮由南非一家动物标本商制备完毕,呈现宜于展出的状态,可以装盒发货了。在那以后,美国政府为回应野生狮群衰落的现状和各界对猎游行业之物种保护价值的质疑,已对猎狮战利品的入境施加了更为严格的限制。

       2015年6月,来自美国明尼阿波利斯的牙医沃尔特·帕尔默猎杀了津巴布韦的名狮塞西尔,大众火冒三丈。2017年7月,塞西尔之子山达也殒命于一次合法战利品狩猎,争议再起。



       塞西尔生活在津巴布韦的万基国家公园。美国牙医Walter Palmer和职业猎手Theo Bronkhorst在车后绑了一只死去的动物,把塞西尔引诱出公园外。塞西尔离开公园后,Palmer就用弓箭射中了它,不过它只是受了伤。此后,Palmer和Bronkhorst又追踪了塞西尔40小时,最后用枪结束了它的生命。为了获得这次狩猎机会,Palmer支付了大约55000美元。



       在明尼苏达州的布卢明顿,动物权益保护者聚集在Walter Palmer的牙科诊所外发出抗议。一些贪多求快的猎手则不愿承担战利品狩猎的时间、金钱付出,转向围猎——诱猎、用直升机驱赶、有时则乘坐越野车追射前方奔逃的动物。在坦桑尼亚,有人目睹外国猎手用AK-47步枪扫射动物,连怀孕的母兽也不放过。洛利翁多地区被长期租赁给来自阿联酋的官员做猎场,当地马赛人见他们运走了各种各样的猎物,有死有活。



       2016年,一对猎人夫妻档在缅因州给猎获的黑熊称重。这只熊是被诱猎的,也就是说,在猎季尚未到来时用食物将它引诱到林中的特定位置进行射杀。缅因州的熊不是濒危动物,而且数量持续上升。该州居民最近通过公投驳回了一项禁止诱猎和使用猎犬的提案。



       密歇根州杰罗姆市,猎人们把常规枪械狩猎季(猎季按允许使用武器的不同分为多种)获得的第一批白尾鹿带到市场。在宰割死鹿之前,有时会把它们并排悬挂在长长的横杠上,比较哪名猎手斩获了最大的鹿。与非洲大张旗鼓、花费数万美元的战利品狩猎不同,美国的猎鹿是广为流行的大众运动。光是在密歇根一州就有近60万猎鹿人。

       南非约有2000头野狮,
       而用饲养的狮子进行围猎
       已发展成估价超1亿美元的产业。
       两百多家经营单位豢养着约6000头狮子,
       供顾客轻易射杀取乐



       在南非,70%的狮子会在笼子里度过一生。南非的狮子养殖业、战利品狩猎以及狮骨贸易都在飞速发展,三者紧密相连,形成了一条不可分割的利益链。南非猎游经营者、摄影师伊恩·米克勒为2015年的纪录片《滴血的狮子》调查了养狮围猎产业,发现它们被禁闭笼中,生活、喂养条件有时相当差。
 

       等这些幼狮长得足够大的时候,他们会被卖给南非的猎人,用于合法狮子狩猎。
 
       幼狮被从母亲身边带走,送进宠物店。雄狮长到成年后,许多遭到射杀,而顾客花的“狩猎”费用比标准的21日荒野猎狮游价格要低得多(前者5000~1.5万美元,后者5万美元以上)。战利品等于是唾手可得的。

       
 
       供游客玩耍是圈养狮子必经的一个阶段。最终,驯养的狮子们会被战利品猎手射杀,没有一丝逃脱可能。狩猎者们需要花费数千美元才能体验这项运动。

从空中俯看非洲,
葱郁的草原和壮丽的峡谷,
广袤的沙漠和咆哮的大河,
构成大片看似无拘无束的荒野,
如同被时光和人类遗忘。
然而今日的非洲没有哪块土地
是尚未遭到占领、渔利或争夺的。 
在大地上游走的野生动物已经被商品化、
融入了一种新兴的消费主义,
“名牌”物种像商品一样成为市场营销对象,
生命由人类的需求、算计和心血来潮决定。
野生猎物被当做石油般开采——
总有一天会耗尽。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