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我们的目标仍是活着
2019-09-16来源:公益圆桌派
        北京西三环外一个普通居民小区,“隐藏”着一家闻名全国乃至扬名海外的公益慈善机构。这座三层蓝色小楼内,60多个平均年龄30岁多点的员工,正在为即将到来的99公益日忙碌着。60多人应对数百个公益项目的筹款、执行、反馈。在公益慈善和数亿捐款额的“光环”背后,是每一个公益人都要承受的压力。

       “钱多不是一件好事,没有执行能力,筹款怎么去花?”虽然连续四年蝉联腾讯99公益日筹款第一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理事长王林却说,募款不容易,但花钱更难,花不好会受到质疑,“公益机构一旦没了信誉,组织就会面临倒闭的风险。”

       近日,儿慈会理事长王林接受公益圆桌派专访。2019全年,儿慈会筹款额将达6亿元,其中超过八成是个人捐款,特别是互联网的捐赠。王林认为,这是老百姓一分钱一分钱捐出来的——确实有一位捐助人每天捐一分钱,已经坚持3年多,因此把公益项目做好,把口碑做出来,为受益人负责,为募款人服务,这才是公益组织的良性发展之路。



       以内部战队来应对99公益日

       公益圆桌派:一进大门就看到了99公益日的动员条幅,作为连续4年腾讯99公益日的机构募款第一名,儿慈会今年希望有哪些突破?您是怎样看待99公益日的?

       王林:对所有做公益的机构来讲,大家都是99公益日的受益者。我觉得一家企业愿意拿出资金,在99这三天做一次全民性的慈善活动。这肯定是对公益慈善的贡献。

       对儿慈会来说,首先我们很重视这样的活动,会把它当成一次全员的慈善动员。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项目都会非常认真地做准备。第二,我们觉得(募款)成绩是一个方面,更多是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与进来。这样集中的参与、筹备,更能感受到一种慈善的氛围。第三,我们的组织工作、动员工作、服务细化程度,决定了最终的成绩。

       在99公益日这段期间,我们会将原有的工作部门全部打乱。将原来负责项目、筹款的同事整合在一起,分成若干战队。比如我们有两个人负责专项基金,所有共76个专项基金募款就全都归到他们来管。同时我们内部也会这样落实到人,让具体负责的人做出特别详细的全程服务。99这三天,我们基本24小时都有人值班,随时解决问题,随时回答问题,随时去指导。用全程服务的心态来去做这件事。

       公益圆桌派:可以看出,儿慈会一直将公益慈善立足于公众,并以服务的态度,最大限度保持公益的透明。就激发公众参与公益来讲,您觉得还有哪些方面是值得重视的?

       王林:与其他中字头基金会相比,我们基金会成立时间比较短,我们存在的不足就是企业资源少,大企业捐赠的相对少。但如果有一家企业,它一旦和我们产生关联,我想他就走不了。我们会用最好的服务,让捐赠人、捐赠企业满意。因为我们诞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所以要找到适合我们发展的路径。

       第一,立足个人捐赠。第二,立足互联网捐赠。要生存要发展,必须要选择一条适合你的路。公众有公正的诉求和要求,那我们就根据公众的要求、诉求,对我们自己做一个整体的考量。这就是一个人的生存和发展、一个机构的生存发展的路径。我们的任务就是活着,活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公益圆桌派:您觉得激发起公众的公益慈善行为,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哪些影响?

       王林:在中国形成一个很好的慈善文化、弘扬慈善理念,是我们所有的社会组织义不容辞的责任。公众捐赠是今后发展的重要趋势,国外基本上75~80%都是个人捐赠,实际上企业捐赠是比较少的,而中国大概70%的捐赠都来自企业。个人捐赠显示了公民慈善文化和慈善理念程度。公益慈善意义的不是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做了多少,都是每一个人都能参与。做公益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灵净化的过程。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人心向善,这个社会也会更和谐。

       王林:做公益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灵净化的过程



       公益慈善行业必须引入竞争机制

       公益圆桌派:最近儿慈会和海尔、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等机构联合构建了“拥抱吧爸爸”品牌公益联盟。这次联合有哪些特别之处?

       王林:海尔这次想做些新的尝试,项目跟我们的特性也比较符合,都是针对儿童少年群体。“拥抱吧爸爸”是针对留守儿童的,他们的父母在外打工,孩子有时候不是很理解父母,父母也不知道如何跟孩子沟通。这个项目会有一个持续的生命力,因为它背后的逻辑是希望父母能更关爱自己的孩子。社会上再多人去帮助,不如父母对孩子的影响。这次合作我们主要是联合海尔的专卖店,店里会张贴我们的公益海报,这样海尔的客户如果愿意捐赠,就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来捐款。

       公益圆桌派:今年儿慈会也跟许多大型IP有了合作,比如《复仇者联盟4》主创手绘拍卖”。同是漫威旗下的《毒液》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宣发也融入了公益元素。为什么知名IP会越来越重视与公益的结合?又会给公益组织带来哪些益处?

       王林:像漫威(母公司迪斯尼)这种文化企业,他们本身是特别注重社会责任的。所以我们与他们合作,利用《复联4》的影响力募得善款,来资助一些困境儿童。今年9月份《玩具总动员4》,也会跟我们的“小爱也温暖”项目有“二手玩具回收”的公益合作,同样通过电影和IP的影响力,来帮助更多的孩子。

       公益圆桌派:717骑士节,儿慈会与美团共同发布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这也是国内第一个关注外卖骑手子女的公益帮扶计划。为什么这次会选择“骑手”?

       王林:袋鼠宝贝公益关注的是“外卖骑手”这个群体。除了美团的骑手、饿了么、闪送……300多万的外卖人员,都在我们的捐助范围内。为什么会选择“骑手”?作为一家机构,决定我们发展的实际上就是核心竞争力。

       同样一个项目,也要有核心竞争力。这次与美团合作“袋鼠宝贝公益”计划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覆盖的是“大病”这个领域,这个群体的范围很大。只有聚焦在更具体的人群和需求上,才会激发出更大势能,产生更大的社会和公益价值。同时,要基于机构的核心能力、项目的核心竞争力,去寻找、帮助适合的人群。58同城有将近100万的房屋地产经纪人,我们现在也跟他们有专项基金的合作,关注的就是房屋经纪人群体。和外卖骑手一样,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家里边有留守的儿童,也会面临着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的问题。所以这个群体的需求是迫切的、巨大的。

       公益圆桌派:说到核心竞争力,中国公益行业若要良性发展,要重视的方面有哪些?

       王林:我一直提倡的是中国的公益慈善要发展,必须引入竞争机制。一个行业如果没有竞争,就不会有优秀的人才引入进来。所谓优秀的人才,不仅仅是公益的基础研究人才,也包括专家学者、公益执行人。公益慈善要成为一个成熟的行业,是中国的第三部门也好、第四部门也好,必须要有竞争力。否则,在国民经济当中就不会被重视,在今后的社会治理、社会改革当中,也逐渐会被边缘化。

       做个实在的公益人

       公益圆桌派:现在年轻人也越来越有意愿参与到公益行动和公益事业中,对于这些公益新人,想对他们说点什么?

       王林:年轻人可以成为公益的从业者,也可以把公益当作你个人生活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比如捐出时间、捐出爱心来帮助到一些困难的人。
 
       公益圆桌派:作为一名公益人,这种身份给您的生活、思考带来了哪些改变?

       王林:公益慈善就把这个当自己最后的人生目标吧。我也不愿意讲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觉得就实实在在地坚持去做。坚持是我的在公益慈善这个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的动力。靠身体力行,把自己的理想、目标变成现实,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通过机构的专业能力去帮助这些孩子们,这个最实际。

       访谈后记

       当社会各界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企业、明星的公益举动时,公众参与公益行动,仍是衡量社会公民慈善文化和慈善理念程度的标尺。把公益项目做好,把口碑做出来,为受益人负责,为募款人服务。让每个个体都可以发出声音,从关注自身或局部的利益,到与其他利益主体互动、连成一体。

       人文主义思想家伊拉斯谟说:“曾经发生在这个身体的一个部分上的事情,现在发生在整个身体上了。我们是彼此的组成部分。我们不会忌妒比我们幸福的那部分,而乐意帮助比我们差的那部分。我们将会知道,伤害我们的兄弟,我们遭到了巨大的伤害。”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健康快车光明行
黄手环行动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GOblue向蓝
女童保护
寒门学子(助学项目))
农民创业接力棒计划(农村扶贫项目)
儿童快乐家园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