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丁立国:沉潜下来做环保
2019-04-28来源:中国慈善家
        永久性标杆

       “我来自河北的一家民营钢铁企业,是环保标杆企业,钢铁厂区已经是3A级景区。” 2018年11月1日,在全国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与习总书记握手时,丁立国这样介绍自己。光芒从烈火中淬炼而来。从差点被勒令搬迁甚至拆除,到成为全国钢企的样板,德龙钢铁在煎熬中前后打磨了十余载。

       德龙钢铁集团是中国制造业500强、河北省重点冶金企业,在邢台市——在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列——设有厂区。当重污染、高能耗的钢铁业屡屡受到公众质疑和诟病,地方政府承受的环保压力日渐沉重,德龙曾经命悬一线——搬迁,甚至是拆除。危机关头,丁立国痛下决心表态:“给我一个改造的机会。”

       2012年至今,德龙钢铁先后投入30亿元,淘汰落后产能,着力进行环保治理转型升级。作出这一决定是艰难的。事实上,2013年~2015年正是中国钢铁工业最困难之时。受到节能减排和国际矿石价格走高等因素影响,钢铁行业生产成本上升,市场需求因经济增速放缓而下降,整个行业进入新世纪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德龙自身处于盈亏边缘的状态,丁立国依然对工厂提出要求:环保投入不设上限。

       他的雄心是将德龙做成全球最好的钢铁企业,在这一雄心之下对行业的判断亦是让他义无返顾大手笔进行环保治理的原因。“早投入晚投入(反正)都得投入。”他想过其中利害:早投入了可能会赢得先机,获得尊重。2012年~2013年,德龙每天对环保治理的投入达100多万元,“后来又拔高,又升级,整个连续投入近10亿元。”近年来整个钢铁行业遭遇寒冬,钢材价格持续下跌,产业发展形势十分严峻。面对行业压力,丁立国依然对工厂提出要求:环保投入不设上限。

       沉潜下来做环保的效果很快显现。目前,德龙已实现废水全封闭循环使用,经过处理的污水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2017年初,邢台市环保局长司国亮在德龙污水处理厂将一杯经过处理的钢厂废水一饮而尽的照片流入网络,局长“一喝成名”。在颗粒物排放方面,德龙的实际排放浓度由治理前的30毫克/立方米降到8毫克/立方米以内,比河北省特别排放限值低47%(河北省排放限值为15毫克/立方米)。烧结机脱硫工程的开建,则将二氧化硫排放量降低90%,每年削减二氧化硫排放2600余吨。

       在丁立国看来,德龙不止是做一个环保项目,而是在践行环保理念。“如果单纯做环保项目,达到国家标准就可以了,我们其实把处理标准拔高了。”如今,德龙钢铁每吨钢环保运行成本为240元,而行业平均水平在160元左右。

       在实施50多项环保深度治理后,今天的德龙实现了零扬尘、无污水流出、无黑烟排放。2017年7月,邢台德龙钢铁厂被评为国家AAA景区,是全国首个获此荣誉的钢铁企业,亦是国家首批绿色工厂。同在这一年,两会结束之后,邯郸市委书记、市长带领22家钢厂和19家焦化企业的代表到德龙参观,“没想到钢厂还可以这样搞。”有参观者赞叹。丁立国对德龙钢铁的定位是“永久性标杆企业”,“标杆企业可能是某一阶段,永久性标杆企业难度很大了,要不断改造及提升。”

       在不讨喜的行业里做到令人尊敬的位置,是丁立国的终极梦想,“这是比赚100亿还高兴的事情”。2017年7月,邢台德龙钢铁厂被评为国家AAA景区,是全国首个获此荣誉的钢铁企业,亦是国家首批绿色工厂。



       心怀敬畏

       把环保做到极致,有曾经濒临被迫搬迁的压力使然,也在于丁立国衡量事情的标准。

       “无上限投入环保其实是违背商业规律的,我们一些集团高管劝我,说(环保)已经做得不错了,就别再弄了。但话说回来,你天天算账,就给自己的人生算最后一笔账,你账上放着30亿、50亿又如何?当生命终结的时候,你拥有的一切名和财富,全是过眼云烟。”丁立国说,有些事情抉择不了的时候,用生命去衡量,答案就简单了。这一感悟源自2000年的一场车祸。这一事故导致他颈椎第二节、第三节严重骨折,命悬一线。昏迷三天后醒来,他在医院躺了110天。在那段日子里,他学会了与生命对话。

       “那个时候我30岁,亿万身家,躺在病床上思考,赚钱是不是你的唯一?事业是不是你的唯一?工作是不是你的唯一?大商留名,小商留利,我在做事业的同时应该给社会留下哪些财富以外的东西?”丁立国用“洗心革面”形容“重生”后的自己。他将公司名称从立国改为德龙,“以德立身,靠德打天下,对外诚信经营,对内关爱员工,力所能及帮助更多人,让他们活得更自由、更有尊严。”

       在着力进行环保治理的同时,丁立国先后投入800万元改善员工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并积极参与社会慈善活动。多年间,他在教育助学、抗震救灾、改善乡村基础设施等方面共捐赠6000余万元。2008年,38岁的丁立国再一次面临人生的反思。这一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德龙几近破产。

       “日子很艰难,我就考虑,是不是始终在奔跑的状态,我自己不能驾驭了?公司会不会出问题?”他开始做减法,削减德龙主业以外的业务,追求小而精、小而美,在这一过程中他开始变得内敛和沉静,“就是内观,不去外求,静定专精,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他退出了所有的荣誉性职务,将更多的时间用于追求企业和个人的社会责任。此前,他曾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常委、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

       当德龙最终从濒临破产的边缘走出来,丁立国把经验总结为:狂而克。“狂并非狂妄,而是有理想和追求。克则是理性面对,有节有制。”狂者勇往直前,克者胜己之私,丁立国说,这是成功者的必备素质。



       释放眼泪

       一位朋友跟丁立国说过一句话——“有千年物无千年主”,他深以为然。所以,他将自己定位为“过路财神”,“所有的东西(财富)你只是管理者,你就要把它们用好,用到有益的地方。”2010年9月,丁立国和妻子赵静发起成立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开始平台化、计划性、有序地做慈善。

       基金会以教育救助为主要关注领域。 “我认为社会的进步,得通过教育去推动,教育得到提升可以改变人生,再去帮助别人,这样的力量非常大。”丁立国说。和做企业一样,丁立国对基金会的要求也是静定专精。“我们现在很专注,慈弘在行业里虽然说规模不大,但小有名气,我们自己内心也很骄傲。”

       2013年,慈弘慈善基金会被北京市民政局评估为5A基金会。现在,其主要项目包括悦读成长计划、一对一助学计划、乡村幸福课、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计划等,在青海、四川、云南、甘肃、广西、河北、广东、贵州、北京八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县、乡、村一级项目学校1203所,村一级小学项目点近700所,累计惠及学生超过120万人。

       慈弘基金会以教育救助为主要关注领域,项目集中在青海、甘肃、贵州等贫困地区的学校。每年,丁立国都会抽出时间到项目地呆几天。 每一年,丁立国都会抽出时间到项目地待上几天。于他,每一次都是一场精神上的洗礼。发生在那些孩子身上的微小的故事每每令他深切感知到慈善的价值所在。2017年5月的贵州纳雍县之行尤为让他感怀。一个小男孩捧读儿童哲学绘本《生活是什么》,告诉他“生活就是自信和梦想”。 4个小女孩在他临走前特地跑过来,只为了给他鞠个躬,表达感谢。

       在眼泪掉下来的每一个瞬间,丁立国看到了一个没有任何功利心的自己,“不为这个事去求名,这里面本身也没有利。”他清楚地感受到,帮助别人其实是帮助自己,“它唤回人性的原本,善、慈悲、珍惜,还有感恩,也会激励自己尽力去帮助更多人。”

       丁立国已经想好了,等他退休,就去慈弘慈善基金会打工。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母亲邮包”(关爱贫困母亲公益项目)
博文精选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