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慈善工作如何影响了石黑一雄?
2017-10-13来源:FT中文网
       周健:通过做慈善公益,了解社会底层人的经历,石黑一雄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伦理问题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QQ截图20171013152102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说:我觉得父母没有直接影响到我的写作,“帮助流浪者的经历”对我写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1974年,石黑一雄在英国肯特大学主修英语和哲学,读完一年级以后,他就休学一年,去了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做志愿者,帮助当地的贫困人群。结束苏格兰的志愿服务回到大学后,石黑一雄发现,“在酒吧或者学生宿舍里讨论出来的人生模板,其实在你的生活中只适用于某一个点。事实上,你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

       很多中国人也许不能理解,为什么对石黑一雄影响最大的不是最亲近的父母,而是那些陌生的、不成器的流浪者。在中国,流浪汉和穷人,往往是被人瞧不起的、鄙视的。在很多人眼里,绝对的“能者多得”已经成为正当的、无人质疑的社会法则,“不平等”已经内化为我们的社会意识形态,对穷人提供帮助的行为,常常可能被人用“道德绑架”来质疑。但是,难道穷人天生应该受穷?难道这中间没有社会分配制度的缺陷么?如果存在社会分配制度的缺陷,这些穷人是不是就应该得到社会的帮助呢?

       前不久,蚂蚁财富联合16家基金公司共同推出一组主题为“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的广告,引发社会不适,最后以支付宝道歉收场。

       “贫穷是罪恶”的观点并非是蚂蚁财富凭空创造,而是由来已久。到了启蒙运动时期,“人人平等”的现代思想才被提出。特别是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的发表,使整个西方社会对穷人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大家逐渐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没有人应该天生受穷,很多贫穷是社会制度的不平等所造成的。在卢梭的基础上,康德指出没有人注定生活在贫困中,救助穷人是国家的义务。国家调节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关系是可以接受的方式。

       现代的美德应该是去创造出一种由理性、平等人组成的团体,在这个团体中,每个人都应作为目的被平等地尊重和对待。这就是现代民间慈善公益出现的伦理基础,现代慈善公益组织将资助人和受助人隔离,能有效避免穷人在接受资助时的屈辱感。

       当我们把人人平等和保护穷人的生存尊严,当做现代慈善公益和志愿服务的伦理基础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理解,石黑一雄说“帮助流浪者的经历”对他写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石黑一雄在休学期间,拿着打工挣来的钱,在美国西海岸流浪了三个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辗转于美国西海岸的各个城市,住过流浪者避难所,遇到了嬉皮士等各色人等,那段经历很令人激动。格拉斯哥平民窟的经历也令我非常难忘。人们的生活状况极度严峻,围绕工会的政治是真正的政治斗争。并且,社会问题堆积如山,人们甚至不知在这种地方该如何去维持生活。我认识了很多当地人,从他们那里直接接触到了这些问题。得益于此,次年,我回到学校,就觉得大学里那些裁军运动只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的游戏。”

       “因为我了解到政治是如何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又对政治抱有强烈的关心,所以大学毕业后,我从事了帮助流浪者的社工工作。在年轻敏感的时期,如此深刻的体验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我依然时有负疚感,因为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远远超出我为他们所做的。”

       有一次,我和一个名牌大学的团委书记一起讨论暑期大学生志愿服务的问题,这个团委书记当着我的面对学生会的同学说,穷人有他穷的原因,去表达一下大学生对农村的关心,传递一下我们的社会责任,把图书和书包发完,拍几张照片就赶紧回来写报告。

       在这个团委书记的眼里,他或多或少地将自己置于道德评判者的位置,觉得自己有权利评价穷人的生活。他的这种心态无疑会误导那些大学生,导致他们在志愿服务时带着一种天生的自我优越感,从而忽视了人人平等的观念。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优越于别人时,他就很难去发现对方的优点,很难从对方身上学到什么东西,更谈不上从穷人身上看到制度性的不公,以及社会对穷人命运的肆意左右,从而也难以生出心怀苍生、改良社会的志向。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一个团委书记的认知,而是很多中国人的认知,甚至是很多公益从业人员和志愿者的认知,这也是当下中国社会对慈善公益的一种普遍认知。所以,很多大学生会认为志愿服务是一种负担,是一种勉为其难的义务,而黑石一雄却从志愿服务中间学到了很多东西,甚至改变他的一生。

       石黑一雄说:“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太多,很难把它们全都说出来。流浪者们各有不同的原因。我由此明白,人是如何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跌倒,又是怎样因此而毁掉了自己的人生。他们中既有从事白领工作然而变得无家可归的人,也有离家出走、吸毒上瘾的年青人,还有在二战期间参战的士兵。他们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创伤,以至于无法回归社会。放到现在他们会被认定为患有PTSD(创伤后应激失调),会有人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但在当时还没有出现这样的词汇。特别是那些年纪大的流浪者,有很多这样的人。”

       “当时,我从未想到过这些经历会与我之后写小说有所关联。但是,这些经历给了我一种洞察力,让我看出人是多么脆弱。人一旦被置于绝望的境地,就不会再像普通人一样去隐藏感情,精神也会随之崩溃,整个人会变得相当不设防。但是,我也发现,即使处于那种状态,也有人会在某些时刻显现出勇气和努力振作的精神。”

       1978年从英国肯特大学毕业后,石黑一雄在伦敦的一家慈善机构做居民安置工作。在英国,那时大学毕业生的人数并不多,非常好找工作。不过,当时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充满了理想主义,认为进入企业去打工赚钱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应该去从事能够让社会变得更好的工作,要么去慈善公益组织,要么行走在路上,去看“看看这个世界”。

       对于人生阅历并不丰富的大学生来说,去慈善公益组织工作,对他们人生的成长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美国总统奥巴马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慈善公益组织做社工。做社工、做志愿者是一个接触社会现实、了解社会现实、思考社会问题的重要契机,而不应该是丰富履历或寻找道德优越感的机会。

       通过参与慈善公益活动,石黑一雄得以认识许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这些人不但没有家,很多人还有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通过了解这些人的经历,石黑一雄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伦理问题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在石黑一雄的作品中,很多主人公都活多或少受到时代的裹挟,在政治环境的更迭中云起云落,显示出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比如《浮世画家》中的小野,《长日留痕》中的史蒂文斯,他们都曾为自己获得的一切骄傲,相信这些都是自己付出的结果,可是面对时代的各种冲击,他们的命运依然被打得落花流水。

       在石黑一雄那里,做慈善公益是一件让自己成熟起来的事情,但在中国,做慈善公益却往往是一件饱受诟病的事情。普通人把它推给富人,富人把它推给“道德绑架”。中国人不喜欢它,轻视它,你谈论贫困和苦难的时候,甚至会被一些人称之为负能量。因为慈善公益会让人想到看到这个社会的贫困和苦难,一些人对此感到愧疚,却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一些人对此充满恐惧,害怕唤醒自己内心的记忆。

       中国有很多父母把慈善公益当成“忆苦思甜”的教育,甚至直接告诉孩子,不好好学习,不珍惜现在的生活,这就是你未来的样子。这样的做法非常错误,从小就会在孩子心里埋下歧视弱者的种子,让孩子对贫困和苦难充满恐惧的思维,甚至是在暗示孩子,漠视弱者、屈服于强者是社会的真理。慈善公益是一种类似于理想主义的情感,你通过慈善公益可以让自己对现在身处的世界充满信心,特别是你参与其中并给穷人带去变化的时候。

       石黑一雄说:“每段私人关系和社会关系中,总有黑暗、不为人知的记忆,在当时被刻意隐瞒或埋藏,但何时回忆、要不要回忆,才是重点所在。”

       今天,中国人对慈善公益的排斥,很大程度上是缺乏人人平等的观念,继而导致成年人对记忆的恐惧。这些成功者不是在逃避贫困和苦难,而是在逃避自己过去贫困和困苦的记忆。一个不敢面对真实记忆的人,是一个不成熟的人,一个不能给子女正确教育的人,这又是我们整个社会都缺乏的——面对过去真实的记忆。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公益调查
你喜欢以哪种方式参与公益行动?
1.冲锋在抢险救灾前线
2.大山深处支教
3.捐款或捐物
4.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5.到敬老院陪伴、帮助老人
6.其他
   
项目推荐
母亲邮包
多背一公斤
爱心衣橱
黑苹果青年计划
爱心包裹
大爱清尘
母亲水窖
银杏伙伴计划
百度小桔灯
结对捐助
21世纪公益行动
为中国而教
春蕾计划
博文精选
新浪博客 熊丙奇
“为女生拧松饮料瓶盖”是奇葩校规吗?
新浪博客 马未都
生活重轭下,公众不再探究真相
新浪博客 朱达志
庆丰包子的虫,暴露了中餐的短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