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童书盟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守护使者” 致力儿童关爱
2017-05-16来源:公益中国网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向童书盟颁发“儿童守护使者”荣誉证书。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70周年之际,童书盟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首位 “儿童守护使者”。将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共同致力于促进儿童权利的实现。这是UNICEF在中国授予的第一位在关爱困境儿童公益领域方面做出杰出贡献的爱心人士。

       童书盟是东方文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彩虹公益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阿拉善SEE基金会副会长。她在文化艺术传媒投资领域工作多年,同时一直坚持对公益慈善事业的资助和整个行业的创新推动,从早期的乡村教师志愿者到今天的资助人,她一直身体力行。彩虹公益基金会自2007年成立以来,在云南哀牢山区文山州、楚雄州资助了女生宿舍、希望小学和58所乡村图书馆,在北京郊区20所打工子弟学校设立心灵成长课堂,为打工子弟成立了“彩虹合唱团”,资助乡村教师公益培训。此外,童书盟女士长期担任SEE理事,推动了一系列重大生态环保项目的资助和行动。

       作为“儿童守护使者”,童书盟将参与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的“千名乡村儿童福利主任项目”。该项目于2010年起,在中国中西部五个省份的120个项目村设立儿童福利主任岗位,并在当地开办“儿童之家”。儿童主任深入到村里每一户家庭,来到每一名儿童的身边,按照服务项目草案和工作指南开展儿童困境状况监测、困境儿童情况上报和救助保障申请落实、情感关爱与引导工作。试点项目自2010年启动以来,每名儿童福利主任平均每年可以协助近百名有需要的儿童享受到应有的福利保障,试点地区先后有十多万名儿童受益。2015年起,将在全国百县千村推广中国儿童福利示范项目的经验。

       儿童守护使者项目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过热心于儿童公益事业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爱心人士,凝聚社会各方资源来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中国开展工作,改善中国儿童生活现状的项目。
 

童书盟成为“儿童守护使者”,将开展系列儿童关爱行动。

       对话:

       成为“儿童守护使者”,源于十多年来对困境儿童的关注

       记者:5月11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你颁发“儿童守护使者”证书,什么机缘让你成为“使者”?

       童书盟:去年十月,联合国儿童基金跟我接触,提出要在中国寻找长期致力于帮助困境儿童的公益人士,基于我在过去十几年的努力,UNICEF希望我成为第一位使者。我在想我是不是能够承担起这个重任,是不是合适人选。于是,我开始了解UNICEF的项目。

       多次沟通,我发现这个项目很适合我,为什么呢,过去的十年里,我发起成立的北京彩虹公益基金会在困境儿童领域做了很多事情,比如,为打工子弟学校提供心灵成长教育;组建以打工子弟孩子为群体的彩虹合唱团,这个合唱团不仅在北京有名,而且也被欧洲一些大学邀请在世界舞台演出,这对打工子弟的孩子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还有留守儿童方面,我们在云南、青海、内蒙等地对教师进行培训以及建立乡村图书馆……512大地震后,我们对当地老师、孩子进行灾后的心理援助……我们的努力,UNICEF说他们看得到。

       记者:从去年11月至今,半年来,有没有对UNICEF项目进行考察?还是拍脑袋揽下的活儿?

       童书盟:必须要对项目进行考察。4月20日,我和民政部还有NISAF的官员等组成考察团,到云南德宏州陇川县做调研。这个县有UNICEF开展的“儿童福利主任”项目,已试点多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民政部开展儿童福利示范项目,启动“中国儿童福利示范项目”,在中西部5个省份的120个项目村选取居住在当地社区的人,选拔有文化、受尊敬的人进行培训,作为儿童福利主任,开办了儿童之家,支持儿童福利主任按照服务项目草案和工作指南开展儿童困境状况监测、困境儿童情况上报和救助保障申请落实、情感关爱与引导、整体发展推动工作等。这是一支儿童福利主任组成的队伍,投入到一线的儿童福利岗位,深入到村里每一户家庭,来到每一名儿童的身边,使其成为连接政府系统和需要帮助的儿童及家人的重要纽带。也为儿童提供情感上的保护环境,能减缓现代社会的各种变化和状况常常强加于儿童的最坏影响。
 

童书盟深入乡村,了解乡村留守儿童现况。

       记者:为什么说是“最后一公里”福利?

       童书盟:目前政府已经越来越关注困境儿童等弱势群体,也给予很多补助支持,比如民政部门对困境儿童有一些福利待遇,例如孤儿,国家补助力度已很大,孤儿一个月是一千多块钱补助,但因为在最末梢的乡村,没有人给他争取权益,包括有些孩子的户口没有人给上,然后遇到大病之后不知道怎么申请医保……所以儿童福利主任要随时随地知道国家对这些困境儿童和困境家庭又有哪些新补偿政策,又有哪些新福利可以给到他们,包括医疗,保险,教育,甚至是来自于社会的援助等。

       记者:实地调研中,你看到了什么?

       童书盟:座谈会来了十几个儿童福利主任,我发现他们善于表达,关注的不光是困境儿童,还关注包括亲子教育,比如爷爷奶奶怎么跟孩子沟通……这些儿童福利主任因受了UNICEF专业培训,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自身的成长。我们给他赋予能力,他能力增加,然后帮助困境儿童的时候,也充满了自豪感,觉得这事情做得太值了。

       者:儿童福利主任的确让困境儿童状况得到改观?

       童书盟:是的,调研中很多案例得以证明。比如一个得了地中海血液病的小女孩,女孩原来在家中就等死了,但福利主任帮助申请了医保,然后把这个消息通过专业的渠道发布给社会,有专门资助大病的一些基金会跟他们联系上了,这个孩子每个星期都去医院治疗,她的医疗资金基本上也有保障了;还有一个小男孩,从小脊椎畸形,像老头一样拱着腰,他父母都过世了,只有爷爷照料他,福利主任就帮他联系了医院,又帮他申请了医保,还帮他通过媒体找来了不少钱,手术做完了,他就是一个健康的小孩。

       记者:和儿童福利主任接触的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童书盟:那景村有个八零后的年轻人,做了好几年的儿童福利主任,后被选为村长,见到我后他就说童老师,我现在出去给没有福利主任的村里培训,我现在管了很多村子,我现在成了明星了,他们都很听我的,我到哪儿去,我一讲好多人就背着孩子过来听了……

       我问他自己有什么要求,他说觉得还是要继续接受培训,肚子里这点东西已经不够了。



童书盟积极关注困境儿童成长情况。

       我们希望连接多方力量,减少困境儿童比例

       记者:探访之后,决定成为“儿童守护使者”?

       童书盟:对,我一定是看过之后才决定的。儿童福利主任这个项目,是儿童福利体系的一个系统工程,这跟我发起成立北京彩虹公益基金会一直做的和倡导的儿童关爱项目是契合的,而且我的经验和能力也能够帮助这个项目上一个新的台阶,所以我就乐意接受。

       记者:关爱儿童的项目国内并不少,究竟什么打动了你?

       童书盟:公益行业中催人泪下的东西太多了,但更需要体系的建立,所以当你看到那么多孩子都需要帮助,你会觉得这边有很多资源可能有时候也对接不上,你会希望我们最好有一个庞大的体系,把一些资源都通过这个体系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这里,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公益项目能够形成体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通过考察,我觉得UNICEF和国家民政部基层的儿童福利主任体系的建立,值得复制和推广。

       记者:UNICEF的驻华代表,对你成为我国首位儿童守护使者有什么期待?

       童书盟:UNICEF授予我“儿童守护使者”,他们也做了很长时间的调研和评估UNICEF驻华代表RANA FLOWERS(花楠女士)和我有过3次深入交流。她是一位杰出的女性,她说,我在过往的十多年当中,对困境儿童的关爱和行动这方面已经做出来了,而且我做出来的,带来的改变他们看得到,所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需要我加入其中。一起通过努力,对困境儿童的帮助及减少困境儿童等方面,希望能够做的力量更强大一些。

       关于对我的期待,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基于我这些年在困境儿童领域当中的一些贡献及影响力,能够唤醒更多的爱心人士,更多的母亲来关注困境儿童,唤醒更多的人来参与到这个行动当中来;另外一方面也期待我能够对他们的体系当中不完善的地方进行一些弥补,因为整个体系毕竟不是万能的,每个人都会发挥作用,在社会力量这方面对困境儿童有一个有效的补充和完善。简而言之,一个是对体系的完善,另外一个发挥我的影响力,尤其是企业家身份,女性的身份,倡导更多的人来关注更多的困境儿童,带动更多的社会的力量。

       记者:作为国内第一个儿童守护使者,你的挑战是什么?

       童书盟:原来我们做困境儿童关爱,其实是代表自己的企业,自己的基金会和个人来做这件事情,现在呢其实你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因为UNICEF不是只在中国,希望是在全球领域的一个合作,那我的这个行为和我未来的工作会有一个示范效应,UNICEF也强调示范。示范效应呢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带动更多的人来做这件事情,另一方面我们确确实实找出方法,机制,课件,体系,然后形成更多的能够复制的办法。

       建立一个完善的体系,已不是我一个人行为,也不是一个企业或基金会的行为了,而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解决困境儿童的有效的办法,这连接了政府的力量,国际的力量,民间的力量还有企业的力量;连接了每个家庭,每个母亲的力量……我们希望把这些力量聚合到一起,通过我们的努力,然后争取在一定的时间内让困境儿童减少到一定的比例。

       乡村房子漂亮了,4G信号也有了,但很多家庭是残缺的

       记者:作为儿童守护使者,有什么规划?

       童书盟:我有一个目标,我至少要建20个儿童活动中心,然后再增加20个福利主任。20个福利主任,其实辐射到超过20个村子,超过20个村子呢,每个村子都有最少几十个儿童,像这样加在一起,就是上千个儿童,这是我定的一个小目标。然后呢就是体系完善,我需要动员北京彩虹公益基金会的力量,以及社会的力量,把这个体系做得更强有力,更丰满。
 

童书盟与孩子们以艺术创作的形式交流沟通。

       记者:你与UNICEF有没有达成了一些共识,具体推进哪一方面工作?
童书盟:有达成共识。我一再强调我做这些事情是在这个体系当中,是在这个大框架下来做的,要符合我们双方共同达成的一些工作办法。UNICEF缺少的其实是社会的力量,社会的资本,而我拥有的恰恰也是他们缺少的,所以在这块他很期待我能够用更多的社会的力量来加入。

       记者:你可能会给UNICEF带来什么惊喜。

       童书盟:我希望接下来的工作手段可以借助互联网。我有成功的案例,我是本届阿拉善SEE的副会长,我们会把公益项目品牌化,把公益项目包装成产品,然后上线,募款,比如一亿棵梭梭项目,现在每天社会捐助20多万,一年上亿人次捐赠……社会力量是强大的,所以我有这样的经验之后,一直非常想推动,把这个基层儿童和困境儿童的项目品牌化,然后放到一个公共的筹款平台,利用互联网模式,让更多人了解它。

       记者:十多年来,基于你对我国困境儿童的了解,目前什么让你痛心?

       童书盟:我在大学就是志愿者,在中央电视台做记者时,也参与支教。十年前,我去偏远山区,几乎没有公路,越野车走了大概八个小时才到达,然后又走山路到了村子的学校,我们在村民家吃饭,晚上他们点着篝火跟我们一起,那个情景是每个孩子都在母亲的怀里,虽然很穷,孩子也脏脏的,但是感觉到情景很温馨。

       现在呢,已经过去了十年,在中缅边境的村子里,房子很新,信号很足,道路修得很好,手机也都是4G了,可是我走访了7个家庭,没有看到一对父母陪伴孩子……

       记者:马上六一节了,作为儿童守护使者,想对孩子们说什么?

       童书盟:其实每个孩子都是生来平等的,但是每个孩子所出生的环境差别又那么大,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出生在不同环境中的孩子,能够享受到同等的幸福。(本篇完)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公益调查
你喜欢以哪种方式参与公益行动?
1.冲锋在抢险救灾前线
2.大山深处支教
3.捐款或捐物
4.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5.到敬老院陪伴、帮助老人
6.其他
   
项目推荐
母亲邮包
多背一公斤
爱心衣橱
黑苹果青年计划
爱心包裹
大爱清尘
母亲水窖
银杏伙伴计划
百度小桔灯
结对捐助
21世纪公益行动
为中国而教
春蕾计划
博文精选
新浪博客 熊丙奇
“为女生拧松饮料瓶盖”是奇葩校规吗?
新浪博客 马未都
生活重轭下,公众不再探究真相
新浪博客 朱达志
庆丰包子的虫,暴露了中餐的短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