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飞:保卫儿童安全 我们一直在路上
2015-05-05来源:凤凰公益
       作为一位父亲,他最关切女儿的身心健康;作为一位记者,他最关注社会问题的根源;作为一位公益人,他最关心儿童的成长与乡村的发展。他是用柔软改变中国的行动者,他是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他是微博打拐、免费午餐等公益项目的发起人,他就是本期的公益先锋——邓飞。


   孩子是弱势人群社会却出了问题

凤凰公益:保卫童年这个活动给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邓飞:我参加了保卫童年的活动,当时现场来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城市里面的父母,还有很多小朋友,上海市民对这个活动非常的有热情。

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热情?其实大家的心情都是相同的,因为我们要去保护自己孩子的安全。我们城市因为空气的污染,有些地区还有比较严重的水污染,所以说我们对孩子的这种饮水安全特别的敏感,所以说我们才会有一系列的这种涉及到儿童安全的公益行动。

为什么这儿多人去关切孩子,因为孩子是每一个家庭的财宝,也是我们国家的未来,中国人对孩子的敏感是非常明显的,他们可能都不会像关心孩子一样去关心自己,孩子也是中国人最大的一个公约数,每一个人对孩子都会有这种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爱护,每个人对孩子都会有柔软那一块,我认为这是一个人之天性。

尤其在一个现代的文明社会,对未成年人这种关注和保护,也是很正常的基本的规则。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出了问题,我们的空气,水,土壤,我们是一个立体的全方位的一个被污染,所以实际上我们生存的环境,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严峻恶劣。

还有一些数据表明,我们中国人每一年,我们新增癌症病人四百多万人,每年死于各类癌症的人数是三百多万人,这些数据表明,我们现在生活环境的这么一个凶险,我们面对这个困难的时候。

我们的未成年人,我们的孩子,他们其实是最容易遭遇到伤害,因为他们是一个弱势人群,他们缺乏自我保护的能力,所以说我们去关心孩子,去保护他们,这也是我们成年人必须要做的事情。

保卫儿童安全邓飞一直在路上

凤凰公益:您觉得您所做的所有关注儿童的项目,它们彼此之间有怎样的内在联系?未来将在哪些方面有进一步的行动?

邓飞:从2011年开始,我们开始微博打拐,免费午餐,还有最新的保卫童年,我们的注意点其实是一条线,是一个系列。

最开始我们发起微博打拐,我们关切的是中国孩子的被拐卖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的安全问题;后来我们在贵州的山区,我们看到孩子们没有午餐,他们需要忍饥挨饿,所以说我们发起了免费午餐,我们是希望中国的每一个乡村的孩子,在学校里面都会有一顿午餐,免于校园的饥饿;

后来我们又做了暖流计划,是因为我们看到乡村的孩子上学路途遥远,他们没有棉衣棉鞋,没有手套,没有帽子,所以说我们发起这么一个行动去帮助他们筹集物资;

后来我们又注意到有很多女孩在乡村里面,在学校里面遭遇到性侵害,所以我们又做了一个女童保护,我们希望能够让每一个乡村的女孩子都能够自我觉醒,能够认识和保护他们的身体,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助女童能够免于性侵害;

再加上这一次我们的保卫童年,我们是从孩子的这种饮水安全(入手),饮食安全,免于污染,或者是减少污染对孩子的伤害,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系列的活动,我们的目标都是让我们的孩子能够安全健康,免于伤害的成长。

这四年来,我们筹集了超过两个亿的捐款,还有几千万的物资,我们看上去做了很多,但是其实我们知道,我们做的相对于儿童困境,我们其实还是很少的,这里面当然需要我们社会组织,公益组织去提升我们的能力,但更重要的是,保护儿童免于困境,保护孩子基本的权利,这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共识。

他需要政府、企业和我们社会组织,还有每一个父母,我们联合起来,我们形成一个跨界合作的格局,在这个里面我们各尽其力。

制定政策的去出政策,我们有技术、有资金的就出技术与资金,我们积极行动起来,我觉得我们这几个方面的联合、协同,去共同的解决儿童的问题,这一块是欠缺的,是不够的。

我们也在不停的呼吁,政府不停的在出台儿童保护的更多的政策,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但是我们没有形成一个同步性,我们没有形成合力,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这一次我们看到像3M这样的公司,在承担社会责任,当然他们也在树立自己的品牌,来争取更多的销售,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也是必须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让我惊喜的是,咱们的这个公司能够主动的联络媒体,联络我们的社会组织,我们争取来合作,我们共同的去发起保卫童年的这么一个公益行动,把大家力量集中起来,这样的话我们的力量就大很多,我们就能够更多的去关切和保护孩子,至少在这一点,保护孩子的饮水安全,我想我们有很多作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做的还有很多

凤凰公益:除了最基本的需求,您觉得孩子们还在哪些方面需要大力帮扶?

邓飞:我们在乡村调研的时候,我们发现孩子其实最大的痛苦还不在身体上,是在他们的心理和精神上,为什么呢?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很多的父母他们一年才能回家一次,给这个孩子带来的这种伤害是巨大的,因为他们需要陪伴,什么东西都取代不了父母。

我们也注意到,有一些地区出现了留守儿童,因为父母不能回家,他们自杀的这么一个报道,我们看到以后,我们特别的痛心,所以说我们要去乡村,要去服务孩子。

由于我们快速的城镇化,中国的乡村出现了一些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乡村空心化,我们有六千一百万留守儿童,所以说造成了很多巨大的儿童困境,这么多孩子他们身边没有父母,没有爱与陪伴,然后得到的财税资源是非常的少,所以出现了教育不公平,生存不公平的很多问题。

我们认为之前帮助的孩子,让他们增加福利,我们授人以鱼,就是给他鱼吃,现在我们做了,我们去帮助孩子的父母和家庭,我们希望他们能够享受了我们的产品,能够增加收入,我们是教他们怎么样去钓鱼,去取得可持续的收入。

现在我们通过e农计划,我们去建立一个电商平台,我们去帮助乡村销售农产品,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去帮助这个经济,去建立一个产业,让他能够更加稳定有序的去增加生产和销售,这样的话,我们是帮助这个孩子所在的地区,我们一起去养鱼,然后去分鱼。

只有乡村能够有收入,孩子的父母才能够回家,他们有收入,父母能够在身边,这个孩子的这些问题,他才能够从根本上去解决他们,所以说我们清醒和坚定的在往这个方向走,我们也相信,我们只要去努力,我们就会有变革。

商业才是解决社会问题最根本的方法

凤凰公益:您觉得政府、企业和公益组织联合的模式还有哪些可以完善的地方?

邓飞:在面对和解决一个社会问题的时候,最好的一个模型,就是我们多方能够合作起来。

为什么合作比单打独斗要有效率呢?那就是因为我们不同的组织,他有不同的能力,比如说公益组织,因为他是来自于社会民众,他对人民遭遇的痛苦,他很容易就获知,他很快的能够把人民的需求或者是痛苦,能够把他表现出来,然后他们有一定的行动能力,他们能够动起来,能够喊出来。

政府和企业实际上就是人民的需求,他就是一个市场的机会。

企业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我去提供产品和服务,所以说他们是最有能力来解决人民的需求问题,他必须要具备这个能力,他才能会得到价值,他才能得到利润,他才能够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一直认为,企业是最富效率的组织,商业是解决社会问题最直接,最根本的方法。

这个模型他需要完善的地方还是有很多,他需要每一个方面,能够合作起来。

社会组织当然是很乐意合作的,因为他的目的,他发现的问题,他在努力的去推动解决它,但是他缺乏手段,缺乏基金,缺乏技能,公益组织不是天生就具备这些资源、技能和能力的。

但是我们商业组织,我们就很乐意去解决大家的问题,去提供产品和服务,因为商业组织他知道,我只要提供了这个服务和产品,我满足了大家的需求,我解决了大家的问题,大家就购买我,他就会有利润,他就能活的很好。

现在就是说我们的政府,政府这一块,政府有没有意愿,要解决这个问题,他有没有动力或者是他有没有压力。

凤凰公益:怎么样能够让政府有这种强烈的意愿?

邓飞:让一个地方政府能够有意愿去解决人民的问题,根据政治学的角度来说,是他需要对人民负责,人民可以通过选票来给服务他们的这个地方政府能够施加压力,你不能够帮我解决我的问题,我也缴了税,我们实际上是一个契约关系。

如果说你纳了我们的财税,又不帮助我们解决基本的问题,不能够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不能保障我的空气、水和食品安全,我就会通过我的选票,我就把你这个市长给赶下去,我们就选出更加有意愿有能力愿意帮我们干活的,愿意服务我们的新的市长出来。

但是我们现在现行的体制没有走到那一步,他更多的还是一个唯上论,我是被任命的,我只对我的上级负责。

还有一个是,一个基本的制度也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制度。

这个地区的官员的政绩,他不是人民的幸福程度,他也不是生存环境的这种美好,他是GDP。你这个地区要为国家能够创造多少价值,提供多少商品,他是那么一个指标,所以说一个官员或者这个地区的整个管理系统,他不是为了去解决人民的需求,他是解决他自己的需求。

我努力的去增加我的GDP,实现我的政绩,实现我的升迁,而往往这种没有监督的,不被节制的这种GDP增长,他就会伤害我们的环境,破坏我们的空气,污染我们的空气、水和土壤,这样的话,我们也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会说到,金山银山不如青山绿水,其实大家都很忧虑这个问题,但是只是我们现行的这种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他是不能够解决我们的这个污染的问题,反过头来,他是污染的一个支撑,也可以说是一个源头。

人不能活得像只老鼠没有尊严

凤凰公益:您如何去保护您自己的孩子?

邓飞:我生活在北京,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的孩子今年八岁,我也面临着其他父母面临的所有的问题,我就忧虑,我们的食品,我每天我会询问,我的家人,我们的食材是哪里买的,我会加上一句是不是安全的。我会很敏感,我喝的水,我和我的女儿都会去抱怨,今天天气怎么这么糟糕,都会让我们咳嗽,我们面对的,我们这个家庭面对的问题,正是其他城市家庭面对的相同的问题。

我们家里有一个净水器,是我一个师兄,他是一个生产厂家,他送了一台过去,我还有一些朋友,送给我的口罩,我们家里还有空气的净化器,是我爱人买的,然后有越来越多的这种自我防护,自我保护的这种护具,或者设备,或者仪器。我们的家本来房子很小,但是我要装这个要装那个,我有时候看到以后,我就特别的,我就觉得特别悲哀,我们需要这些工具保护我们自己,但是这些工具不是保护我们根本的方法,我们在得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要想到的是,我们如何从根本上,从源头上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不能活着像只老鼠一样,这是特别没有尊严,我回到我的家里面去,我就要通过这么多的仪器,这么多的工具才能让我安全的活下来,我觉得这是很悲哀的事情,所以说我们要更多的行动起来。

我们去达成共识,我们去找到这些困境他的发生的原因,然后我们针对性的去提供解决方案,然后不同的力量去执行不同的任务,我相信我们就会有变革,我不能确定我们会有多么巨大的变革,但是我们做比不做要好,行动比不行动好,建设比不建设要好。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