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行健:简化汉字没有错
2014-02-12
李行健:简化汉字没有错

2014年02月12日 来源:人民网

    2013年,《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等汉字类节目没有大牌明星参与,收视率却不亚于甚至超过《中国好声音》、《快乐大本营》等综艺节目,在社会上掀起了关于汉字书写、文化传承的热议。有评论人士甚至认为这是“汉字复兴迈出的重要一步”。

    中国人对于汉字有着复杂深厚的情结,“汉字梦”亦是“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记者近日专访了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曾任语文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国家语委委员,现任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会委员李行健,谈他心目中的“汉字梦”。

    国内学习母语尚缺好的平台

    记者:《汉字听写大会》的热播,掀起了又一轮汉字热,汉字书写危机问题也浮出水面,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李行健:说汉字危机,要挽救汉字,我觉得有点言重了。没人要废除汉字,只不过网络新媒体等影响,可能提笔忘字的情况比较多,不能因为写字能力弱了就否认新技术的应用。大家对汉字是热爱的,渴望学习的。《汉字听写大会》严格上讲并不是很完美,只能说明群众很希望学习和掌握汉字,另外说明过去我们没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来促进群众学习母语,缺乏学习平台和措施。

    记者:《汉字听写大会》播出后,全国各地学校都有仿效,掀起了一股汉字书写比赛热。你认为这种方式本身有哪些需要改进的部分?

    李行健:汉字叫音节语素文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不能光看形,最本质的是音和义,光是听写有很多局限,还应该加强对音的辨析。

    还有生僻字,被人强调过多,就会导致选手走偏,这也是一种倾向性,不注意常用字和基础知识,而是把重点放在很生僻的字上。参赛的人都是青少年,今后是否应该扩大参赛面?因为提笔忘字的有很多成年人。学生的节目,成年人为什么愿意看,因为成年人提笔忘字的现象也严重。

    记者:过去我们一直没有为学习母语创造一个好的平台吗?

    李行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了每个公民有学习自己语言的权利和义务,所以要创造学习条件,《汉字听写大会》实现了这种愿望。这个节目开始仓促上阵,央视没想到会这么受欢迎,语委也有些意外。以前很多东西推不动,现在这么多群众关注,激发了群众学习自己文字和语言的热情。

    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是加强统一规范使用汉字的一个有力措施。高考语文加分至180分,外语降分,这是一个信号,我们要重视母语学习,国家有关部门还在研制汉语能力测试的问题。这三件事是今年我们加强汉字学习的最重要的“三部曲”。 母语对一个人和一个国家太重要了,如果我们没有普通话作为全国通用的交际语言,我们国家就不会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语言是文化发展传承下去的载体,是民族的标志和灵魂。

    记者:教育部曾在2011年开始在上海、江苏、云南和内蒙古等地试点一项针对国人的汉语水平测试(HNC),此前,HNC已在北京、湖南等地开展多次试测。汉语能力测试考查听、说、读、写四方面的综合能力,类似于英语四六级考试。将来,一些职业可能会将该考试结果作为职业标准。也有专家认为“标准化”失去的是文化多样性,你怎么看这样考试制度的尝试?

    李行健:因为语言和文化的关系是载体和被载内容的关系,就如装水的杯子可以换,但杯子里的水并不因此而改变。考试标准化以及语言规范化不会影响文化多样性,各行各业都有标准,都要规范,这是事物更好发展的要求。

    简化汉字没有错,台湾也曾想搞简化

    记者:百余年来,国人对汉字的感情可谓百味杂陈。新文化运动时期,对传统文化批判的矛头尖锐,据说鲁迅甚至提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口号;新中国成立后的汉字简化运动,既为提高识字率带来了方便,也造成了对传统文化一定程度上的疏离;改革开放后,越来越多的舶来词进入到汉语的日常使用中,文字和文化的粗俗和痞气也随着网络文化而增加。

    李行健:有学者考证,实际上鲁迅没说过那样偏激的话。新文化运动以前,汉字传承以《康熙字典》为规范。新文化运动有一个误导,拼音文字的国家也有文盲,文盲的产生不是文字的问题,是社会制度的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推行简化字,有人说汉字的衰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其实汉字的简化是随着汉字的产生和使用那天就开始的,因为汉字毕竟是书写工具,使用越简便又能表达意思越好,从甲骨文到金文,从篆书到隶书,再到楷书,汉字一直都在简化,只是要看简化得合理不合理。新中国成立之初推行简化汉字的做法是合理的,首先这些字都是古已有之,第二是顺应了社会的发展需要。

    台湾用简化字也是为了简便。台湾有一个《标准行书范本》,30%都是简化字,跟大陆一样的。其实,蒋介石曾两次推广简化字。国民党政府在1935年8月公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收简体字324个。同时,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出了各省市教育行政机构推行简体字的办法。但还未推行,即遭保守人士反对,随即在“暂缓推行”的口号中夭折。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1951年又提出要搞简体字。1953年罗家伦积极主张简化字,蒋介石也说“简体字之提倡,甚为必要”。但又因保守人士反对而终止,实际成为历史上推行简化字的闹剧。

    何为“汉字复兴”

    记者:汉字的简化一直都存在,那么现在喊得如此强烈的汉字复兴口号你觉得我们该复兴什么?

    李行健:这是个模糊的口号。第一,汉字没有到危亡的程度,去复兴什么、挽救什么呢?有的人叫的复兴汉字可能就是恢复繁体字,认为繁体字里蕴含有传统文化。汉字从甲骨文到现在,经过多少次简化了,传统文化不是还存在吗。如果是复兴消亡的东西,难道要恢复甲骨文吗?

    记者:另一种有关汉字复兴的认识,其实就是通过中国国力的增强使汉字文化有更大的国际影响力。汉语是联合国规定的6种工作语言之一,也是当今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但是当下汉语无论从使用范围、国际声望还是经济实力来看,在世界上还算不上是很强势的语言。汉语是否有成为国际强势语言的潜能?

    李行健:语言的影响力关键是看国家的硬实力和软实力。现在学汉语的为什么多呢?是因为中国整体实力上去了,外国人要和中国人做生意,用中文交流更方便。因此,汉语有成为世界强势语言的潜能,随着国家实力的上升,汉语影响力将会迅速扩大。

    “繁简由之”,让人民来选择

    记者:你长期从事语言文字规范工作,研究汉字和汉语,特别是近些年主编了《两岸常用词典》,经常与台湾研究汉字的学者接触,了解两岸繁体字和简化字互相影响的情况。你心中的汉字梦是什么样子?

    李行健:我的“汉字梦”就是两岸“书同文”。现在两岸的汉字以及海外华侨用的汉字,有繁体和简体的区别,实际上我们大量用的还都是共同的传承字,简化字只有490多个,类推的字不能算成真正的简化字。

    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我们要做好和平统一的各项工作,在文化上要打好两岸长期和平发展的思想基础、文化基础等。我们两岸的文字统一也是和平统一的一个有利条件。我的汉字梦就是两岸再次实现书同文,秦始皇统一六国实现书同文的作用太大了,在信息化的新时代,希望能够再次书同文。

    这种情况也得到了多方人士的重视,2013年11月在澳门两岸四地的学者专门召开了讨论会,那个讨论盛况空前。大家讨论能够采取什么手段达到两岸书同文,两岸书同文了,全世界华人自然就书同文了。

    当时提出的措施就是先在观念上“繁简由之”,繁体字简化字在允许的范围内随便你用。这个口号20多年前就有学者提出来过,但那时候不可能实现,那时人的思想认识没到这种程度。两岸都用自己的规范标准,不能沟通。现在提这个口号,大家明显认识到了可以实际推进并逐步达到目标。

    我们的名胜古迹、老字号、姓氏等都有繁体字,大陆居民认识繁体字的机会很多,台湾用繁体字,但他们手写用简化字很多,比如“台湾”两字,手写就用简化字。这种趋势,使两方面互相认识对方的字,实行繁简由之的话,逐步地大家就融入到一起去了。

    通过这样一个过程,老百姓自然就会选择哪个好,在这个基础上,政府再来征求意见就好定了。比如哪一个简化字简化得不合理,但我相信两岸同胞绝大多数会接受简化字。爱好书法的仍然可以写繁体字,这样就会形成一种状态,繁体字和简化字同时存在。我们就提出“一文两体”的观点,即同一种文字两种不同的形体,可以互相看作异体字。这也是现在两岸客观存在的事实。我把你作为异体字,在有的场合可以用,不是把你淘汰了。

    真正达到书同文的境地,到那一天,对我们国家的和平统一,对我们民族的团结,民族的认同感,增强我们国家的软实力,团结世界上的海外华人华侨都是很有利的措施,也是我们向世界传播汉语更有利的条件。我认为这一天会到来,语言是工具,工具怎么对民族、对两岸的同胞有利,我们就怎么用。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2021“暖巢行动”公益项目扬帆起航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