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障基金是中国未来的重要基石
2006-03-21
   马丁•费尔德斯坦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06”关于“发展劳动力市场与社会保障”的主题演讲

    中国养老保险体制的改革对于中国的社会发展是至关重要,要减少贫困,减少现在人们工作的艰难程度、要减少社会负担使得人们不断向前进步。要有一个非常可靠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个体系能够让大家不断地对消费进行更多的支出。对于有关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在所有的国家,不仅仅是中国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人口不断地老化,带来了很多的退休人员和其他的职工所带来的问题。这时有的国家采纳了“现收现付”的手法进行改革。这也造成了一些问题,但是也出现了一些机遇,使我们这些人变化和改革。在这里我介绍四个可以替换的选择方案。涉及到了社会保障体制,世界上主要用这四种方法。

  在此从两个方面对不同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区分。一种是“现收现付”由税收方面进行,另外是一种进行不断地基金投资。我们要来看一下有关的受益,受益的计算是按照不同的方式计算的,涉及到之前的收入,之前的工作经历,而且在我们非常详细的出资这一方面技术当中,有的时候要由个人或者是雇员的雇主不断地进行缴纳。所有的这些类型,大家都可以通过这个幻灯片显示中看到,它们在世界上都可以找到。对于美国的社会保障体制来讲,它包括了我们所提到的现收现付和税收以及不断的进行界定的这些缴费。总之,我觉得越来越多是基于投资,我们要来对这些有关的收入进行界定,我觉得第三种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实现了,它主要是基于投资,在这我们对于谁应该投资多少进行了界定。比如我们可以看一下员工要进行个人的交纳、雇主要进行的个人交纳,另外我们对于资产有一些回报,我们可以购买债券、股票,对他们进行投资,并得到受益。 还有第四种,这就是计算式的体系,这种体系指的是我们要计算我们的回报率,在意大利和瑞典可以看到这种方式。另外还有一种混合式的方法,能够把上述的几种方法都进行混合。美国的布什总统提出了一个体系,希望能够把原来的社会保障的“现收现付”的方式和新的出资的方式,就是个人帐户的方式进行整合。

  对于瑞典他们的体制中也有个人的帐户,也有“现收现付”方式还有计算式的方式都进行了混合。对于英国,它也有自己的体系,总之不同的国家因为它的历史不同,它有来自于历史方面的需求、背景,所以他们就按照自己的需求进行设计。

  中国在历史上,国有的企业,他们对退休的员工进行有关的资金支持。会不断地进行支付,从自己的收入当中拿出来或者通过向银行的贷款进行支付的。这就是相当于我们的“现收现付”的方式,但是没有个人的帐户,也没有资产的积累。现在主要是对城镇的职工,以前的方法包括两个“混合”,这个“混合”当中的第一点是原来的社会统筹“现收现付”的方法,第二种是基于投资的个人帐户,也就是投资式的个人帐户,这是法律上所规定的,但实际上,“现收现付”的社会统筹方面又出现在计算式的体系。换句话说,其实并没有对大多数的个人退休帐户进行资金的注入。相反,个人有他们自己的帐户,他们自己有累计的利益,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资产。这实际上还是“现收现付”。因此对中国来说,核心点就在于,你们应该作出改革,应该朝着投资式的个人帐户转换。

  中国的情况确实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基本上来说,是因为我们在投资式的规划当中,能够得到一些回报。在这种规划之下,我们的资本能够得到收益,我们可以得到资本,在美国的实际回报率在大约等于10%,我觉得在中国回报率应该更高一些,因为在中国有很高的回报率。有的时候,对于某一些资本进行了滥用,所以我们觉得在中国进行投资的资本应该是能够得到非常高的实际回报率高于10%。

  “现收现付”得到的回报又是怎么样的?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我们所运行的税基是随着人口不断地增长,也随着有关的收入不断地增长。所以我们要看一下,实际的工资水平。在美国大概是3%,在中国的更高一些。

  如果大家看了“十一五”规划,应该是7.5%,在将来我觉得比例应该会降得更小一些。关键是在美国和中国“现收现付”式的回报其实是小于我们进行投资的回报率,所以大家看到,投资式的个人帐户是对于“现收现付”有更大的优惠和实际的利益。能够使得我们在偿付离退休人员的资金方面减少一些。同时也能够增强资本市场的力度,正如中午吃午餐时,有人提到我们加强市场的建设,这就是我们可以采取的一个方法。 

  如果大家回顾一下世界上的情况,就投资式的个人帐户可以见到,而且人们有的时候有两种方法“混合”,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方法,比如智利、英国、澳大利亚等不同的国家,他们朝着这个方向不同的在发展,正如早些时候提到的,我希望美国也考虑一下,进行这个改变,中国在原则上也应该进行改变。但是我们希望在各个省的试点很有效。

  大家应该考虑一下长期的社会保障体系,在中国是一样的,基本上包括了现收现付,另外也包括这种“混合”,这个“混合”包括一般的职工得到的工资收入的60%,并且也能够给每一个离职或者退休的员工实际相当于20%的收益,在这里,大家还可以看到,我们投资式的体系能够为每一位参加养老保险的工人,提供30%的养老福利,根据现在的法律规定,社会统筹和个人的帐户都要通过工资方式来筹集资金。这里的出资的比例非常高,对于一般的员工是20%,个人必须要来支付企业公司的8%,情况在各个省虽然有所不同,但是我们所谈论的其实是28%的来自工资的出支,而且我们再来看一下,有关增值税的情况,这是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通过收入所得到的特别趋势,其实这方面不足够的,我们一方面由社会统筹20%,另外一方面有个人帐户的累计,这之后使得个人帐户不能够得到资金的注入,就只能够成为一种集成式的方法。换句话说,所要求的能够对退休金进行融资的税收的比例或税率是非常高的。

  为什么这么高的税率还不能够满足社会统筹方面的需求?为什么我们还不能够进行这方面资金的筹集?28%的税率其实还是比我们所需要的小。它可能只能够产生三分之一所需要的这笔资金。一方面根据中国的法律规定,这部分并不是税,要看到有的企业出现的逃税,因为通常是根据官方的工资进行计算的,有时会有各式各样的奖金或者各式各样的费用,都不能够纳入到税收的缴费中。还有对于一些中小型的企业,他们也出现了一些不能够让我们加以计算的方面,所以就现在的体系来说,人们希望经常能够逃税,为什么?因为一方面28%的公司其中只有8%是针对个人,为他们今后利益进行考虑的,以后这8%的这部分,就进入了得到保证的这笔钱。另外2%是纯粹的社会统筹是税收,因此个人很少有自觉性来进行出资。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对于社会保障方面出资,使得他们不能够得到很好的回报。现在,我觉得对中国来说,你们是时候来改变这个非常好的体系当中的规则。我阅读过一份背景报告,我在这儿想给大家做一下简短的介绍,之后再给大家说一下我们的建议。

  第一、我们在使用工资方面仅仅是用于个人的帐户,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够把这一部分用在统筹当中,因为我们认为,我们其实只从28%当中有8%是实际用于个人帐户的。因此,对于个人来说,他们要求出资的积极性非常低,我们希望政府对于这些帐户能够给他们很多的回报,希望把这个投资得到的回报还给个人,通过这么做,就能够使得人们积极的出资他们部分的工资。

  第二、定税不是一个合适的政策。
  
  第三、遗留费应该被视为政府的债务,它同其他政府债务等同对待。

  第四、应该加强对社会保障基金的管理。

  社会保障基金是中国未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石。如何保证人们在老年的时候生活有所保障,这非常重要。应该把这个体制变成一个可行的体制。

马丁•费尔德斯坦: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局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在1982年—1984年期间,曾担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里根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他对经济学广泛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和大量的成果,特别是在公共财政和社会保障政策的研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根据发言整理 未经本人审阅)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她们想上学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她创业计划项目
薪火同行国际助学计划
e万行动(孤儿助养)
2021“暖巢行动”公益项目扬帆起航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备1702984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