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的门槛
2006-03-17

   前不久,一个周末,汉口一家著名的剧院举行一场著名的讲座。主办方从海外请来一位身家过亿的华人企业家讲管理,一张入场券标价从1000多元到2000多元不等。
   
尽管票价贵得让我等工薪族心惊肉跳,仍有众多精英争先恐后从三镇赶来。庭院前后左右停满了各式名车,偌大的剧院几乎座无虚席。每个入口立着两排人墙,工作人员验票之严,深恐有混水摸鱼混来偷听的人。
   
那天天气很凉,可剧院的空调仍然毫不含糊地制造着冷气。我趁着中场休息时,想到车上拿件衣服。门口的一位“制服”大姐冷冰冰地把我一挡:“拿票才能出去。”我连忙赔着小心:“我就到车上拿件衣服。”我还指着隔我只有几十米远的车向她证明我不是混进来的,可人家眼皮都没抬,只认票不认人。我环顾左右,发现很多人挤在门厅里吞云吐雾,大概都是没拿票所以没资格出门的。我只好灰溜溜地跑到座位上去拿票。
    
等我拿来票,总有资格出门了吧?谁知过了两道人墙,一双男人的手又挡住了我:“女士,请把票交给我保管。”这简直莫名其妙:凭什么呀,我连自己的票都管不好吗?再说,门口人那么多,我回来找不着你,岂不连门都进不了?可惜那位“制服”男士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我只得把票交给他“保管”,去拿衣服。
    
虽然后来我还是进了剧院得以继续聆听讲座,但是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在这座堂皇的大厅里回荡着最先进的管理思想,而咫尺之外,最僵化的管理方式却在扼杀人的尊严,人与人之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为什么在这样一个看起来文明且高雅的地方,信任的门槛如此高不可攀?
   
我家附近有一个破旧的菜场。有好几次我没有足够的零钱,卖菜的婆婆都要我先拿菜回家,有空再送来。有一次我拖了四五天才给人家送过去,那个卖菜的婆婆却连声向我道谢,其实,感到歉意的是我。
   
我想起三年前在芝加哥机场的一次经历。从安检门到候机厅要坐一段地铁。我到了候机厅才发现,刚买的一部数码摄像机不见了。早就听说芝加哥是美国比较缺乏安全感的城市之一,我想,那部摄像机肯定找不回来了。谁知马上就有广播响起,要我回到安检门领取丢失的物品。我喜出望外,回到安检门,我向一位胖警官说明情况,他立马转身拿来我装着摄像机的黑包,请我先检查一下是否少了什么东西,比如钱什么的,然后告诉我,是一位乘客在地铁上捡到后交来的。他们看到里面有我做访问学者的一张卡,遂通过广播联系我。我正要拿护照和机票给他们验证,胖警官连连摆手说:No,no.”我开玩笑地说:“你们为什么不用X光照照?万一包里装着什么恐怖分子用的东西呢?”胖警官回答:“小姐,我们根本不用担心。”
   
历史上路不拾遗的时代很让人羡慕。但是,那样的社会物质极度贫乏,人们没有多少财富,所以也就无所谓失去。只有一个生活富裕、内心满足的民族才能谈得上真正的生活质量。
   
于是,我祈盼去看演出的时候不要被无端的怀疑,逛商场的时候不要被当成可疑者,出差在外来不及交物业费的时候不要被一天追讨三次,进出机关大门时门卫不要对着身份证将我从头看到脚……
   
信任就像银行账户,存得越多,得到的回报越丰厚。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薪火同行国际助学计划
e万行动(孤儿助养)
2021“暖巢行动”公益项目扬帆起航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