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韩寒的泼妇风格与80后的群体变态
2006-03-16
80后:意志力薄弱的一群!

近日韩寒骂白老头子动荡江湖,两人大出风头,白老头子没经过大风大浪,被骂了几句知道自己耍无赖耍不过上海淫,灰头认栽不敢再出门。一时间一帮小孩子们欢呼雀跃似乎很是扬眉吐气。

其实80后看起来强悍,实际上非常脆弱,其一大特色就是只知道扮酷耍帅。无论文艺圈还是平民圈。周杰伦最初一根双截棍代表不屈不挠与80后独特的自我精神走遍华文世界,后来也越来越暴露自己的忧弱。实际上《三重门》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深度(这本书不是我接手,实际上韩寒的所有小说都没有什么深度,文字犀利固然是可取的优点却成就不了好的小说),但是林雨翔这个人物的确是属于柔弱型的。评论家从来都是鸡蛋里挑骨头,韩寒应该早看透了自己的脆弱,所以才想要跳离这个是非圈子。选择了赛车,又不肯放弃这个作家身份,没事跑出来说两句,悠哉悠哉,一副公子哥儿模样,似乎潇洒得不得了。实际就一文坛小混混,靠当年的小炒作一个不肯上大学的少年来赢得一大批无知观众——实际上的破罐子破摔。大言不惭地说文坛即祭坛,那他又算什么?岂不是祭坛某某臭尸体上臭苍蝇的儿子!?

对前辈不敬也没关系,初生牛犊不怕虎。

玩玩赛车也没关系,人生短短一瞬。

但把他赖以生存的文坛骂得一文不值然后同时还从里面捞大把“肮脏的”银钱

玩赛车了就表明了不脆弱了吗?看看他的文字,没有一点意志力,没有一点斗志。只想着往小资往纯自我的方向靠拢——实际上这也是80后的通病:脆弱忧柔!

赛车会是自己的终生职业吗?只是玩票而已!

当犀利停顿,少年的锋芒渐褪而知识面并没有扩大,天才也会不可避免就会出现退化导致头重脚轻,韩寒对白烨的评论固然还有可取之处,但整体上已经沦为泼妇骂街。

照韩寒的说法也许我不应该上纲上线,当文坛状态真的变成“蚊潭”之后,总得有人站出来说话。

实际上很多80后的写手都憎恶自己。做人不肯对自己进行身份认同是很可悲的事。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终身职业。章大庸《乞丐的童话故事》是一篇构思和立意都非常好的小说,玄幻的设置也非常精巧,但开头却直言不讳地开骂:“我承认所有作家都是很变态的人,无论谁只要他热衷于写作,或者爱写作,或者和写作拉上关系,就是有问题。他必定是心里有什么阴暗或者解不开,所以要靠写作来寻求解脱。在写作中自伤自怜、自我意淫、自我安慰或者瞎陶醉。”

稿件到我手里我只能劝他删节,但是他说:“我不要这稿费了!”我只有微笑叹气。不知道这帮孩子是真没长大还是太自大。后来章大庸说写作回报太慢,关闭了主页,向商人转型。我再微笑叹气。

扮酷和装大也许会给他们生活带来另一种心理满足。实际上他们不突破自己内心的困境,就始终无法立足文坛。所有80后的写手里都缺少一种力量感的文字。他们还不曾真正进入生活,我们也只有期待。

期望:逃避与重生!

80后虽然有种种不足,但终究要走上舞台,并且最终成为这一时期的精英与主流。但这一代人在现实中大部分都在生存的迷茫和微弱的希望中矛盾摇摆。他们儿时甚至直到现在父辈对他们的教育只停留在告诉他们要努力去生长,而不是告诉他们如何去努力生长。

他们缺少足够的意志力锻炼,而现时缺少很多这方面的书籍给他们弥补。

颜歌始终沉浸在虚幻里,张悦然追求一种飘浮,郭敬明不用说了,勉为其难只能参考并且拷贝一部分,李傻傻在默默地观察一种凛冽,也许有些潜力。韩寒其实是在逃避,都在逃避。做赛车却不会是一辈子的事业。也许像章大庸一样,把写作只是当着玩玩,将才华晾置一边。

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说白了,心理还不成熟。到了应该成熟的时候还不去面对,那就是变态。

做人对自己应该有个清晰的定位,然后为那个目标不断去努力,不应该是不断转换。这一代的教育是个失败。

承认自己会是他们新的开始,等他们受尽挫折,浴火重生相信会写出带有光芒而不是麦芒的文字!

(来源:新浪blog)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2021“暖巢行动”公益项目扬帆起航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