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只有这样才能穿过针眼
2005-12-31

 

  所谓运气、所谓机遇、所谓概率,它落在你身上,这是你领受的造化慈善。人有这点畏惧、感恩之心,也许就会有留人一点机会的慈善本性,如果能力强,像盖茨与波诺那样,还能给人创造出机会。

  文/连岳

  《马太福音》里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青年富豪来请教耶稣:“先生,我该做什么善事,才能得到永生?”耶稣说: “你为什么问‘善’呢,只有神才是善的;当然如果你遵守诫律,也是可以得到永生的。”那青年又问:“那么,诫律是什么呢?”耶稣说:“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伪证,孝敬父母,爱人如己。”那青年说:“我全做到了。”

  也许是出于自得,这青年还高标准地追问:“我还得做些什么呢?”耶稣说:“你如果想要完美,去,变卖你所有的不动产,把钱分给穷人,你会得到天堂的珍宝,然后来跟随我吧。”这青年最终放弃得到永生的机会,悲伤地离开,因为他的财产实在是太多了。

  耶稣于是说:“骆驼穿过针眼,比富人进天堂还要容易呢!”这“针眼魔咒”从此跟定富人了。

  财富被划归原罪范畴,这在人类的认知史上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这种观念在我们这儿曾经相当强势。可正像钟摆在一极荡得越高,反向运动的势能也就越大,现在,财富又被不正确地与“美德”扯上了等号。

  也就是说,当下的情境是这样的:青年富豪取得了“善”的定义权,再也不要去问一个穷教师了。

  这同样不正常。所以“针眼魔咒”反而得到了更多人发自内心的认同:你看现在这些富人,为了攫取财富,诸恶做尽,诸善不为,他们甚至僭越了知识权与宗教权,通过改写经书,让天堂成为富人俱乐部。

  在一个财富为王的世界,富人就像沙漠里的骆驼一样显眼,他们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地穿过针眼,取得自己的天堂签证?2005年《时代》杂志年度封面人物就像是专门用来回答这个疑问的。

  比尔·盖茨(BillGates)和他的夫人米兰达(Melinda)再加上U2乐队的灵魂人物波诺(Bon o)分享了这个荣耀。

  盖茨不用说,是世界第一富人。波诺所在的U2乐队,去年演唱会收入高达2亿多美元,在所有乐队中吸金能力名列第一。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创造了财富神话。

  《时代》给他们“年度人物”的封号,却是因为他们将影响力与财富运用在慈善事件上。他们越富,影响力越大,受益的穷人也就越多。

  骆驼只有这样才能穿过针眼。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盖茨—米兰达基金”拥有近300亿美元,盖茨注入了他的大多数财富,而且他在近年来的访谈中一再明确表态,以后他

  的孩子每人只能得到1000万美元的遗产,他的绝大多数财富将返还给世界——还不是美国,他更重视非洲的贫穷、疾病预防与艾滋病问题。小布什政府修改法律减轻遗产税时,最大受益者盖茨还与好友沃伦·巴菲特(WarrenBuf fett,美国“股神”,财富仅次于盖茨)在主流媒体上刊登整版广告表示反对。

  波诺同样对非洲大陆相当关注,据说由于他的努力,发达国家减免了贫穷国家(多数在非洲)的债务高达数百亿美元。波诺还起到了将慈善时尚化的功效,慈善在传统印象中,当然是由一干老人家或者虔诚献身人士满脸笑容或者满脸怒容地声张、实行,而波诺这个超级巨星将聚光灯中的娱乐业与略显边缘并颇显乏味的慈善完美对接。让娱乐为慈善输血,慈善又使娱乐有了深度与长远的精神依托。

  波诺数以千万计的FANS,可能无形中就认同了慈善是一件相当酷的事情。波诺让帮助弱势者成为IN与“性感” 的行为模式,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模式可能比单纯的基金规模更重要。

  举个例子来说,我的小侄女大概在三四年前看了一则波诺的电视访谈,他说某某单曲是写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AungSanSuuKyi)的,他希望听歌的人都能关注这个人的命运。我花了一些时间跟小侄女解释事情的原委,她囫囵吞枣、似懂非懂地听了一会儿。现在,她跟所有的少女一样,iPod里灌的是SHE、周杰伦,可是问她最喜欢的歌手是谁,她会说:波诺。

  可能在她的那次印象中,一个人通过一首歌,也许就能让一个人获得自由。这种力量——从本质到形式的美感,让

  她潜意识里判定“喜欢这个歌手一定不会OUT”。

  在缺少慈善氛围的冷酷社会里成长起来的“社会达尔文”动物,成功者相对更少同情心、更多自负: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杀出一条血路拼来的。我比别人聪明勇敢、我敢博敢赌、我鄙视庸人生活、我习惯强者逻辑——我要感谢谁?只有我自己。失败者要怪谁?只能怪自己。

  在这些强者诉说的事实当中,忽略了一点“偶然”,所谓运气、所谓机遇、所谓概率,它落在你身上,这是你领受的造化慈善。人有这点畏惧、感恩之心,也许就会有留人一点机会的慈善本性,如果能力强,像盖茨与波诺那样,

  还能给人创造出机会。

  《旧约》的《路得记》,是一则不长的个人传记,也是我喜欢反复引述的故事。它表述出了这个世界最有价值的社会准则:对穷人存一念之善,给一点机会。

  路得是拿寄居在摩押的拿俄米的儿媳妇,儿子不幸都死了,只剩婆婆与两个媳妇,拿俄米想回故乡伯利恒,因为她听说那里粮食不少。路得不愿意离开婆婆,跟着她回到伯利恒。

  在伯利恒,路得在大财主波阿斯的田间拾麦穗养活自己与婆婆。波阿斯得知后,对路得说:“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去别人田里捡麦穗,不必离开这里,常和我的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哪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过仆人不可以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

  然后,波阿斯悄悄对仆人说:“她就算是在捆中拾取麦穗,也无所谓,不可以羞辱她。最好还要从捆里抽出一些来,留在地上任她拾取,不可以责骂她。”

  路得后来生了儿子俄备得,俄备得生了耶西,耶西生了大卫。大卫,是旧约里最伟大的国王。

  不要忽视穷人。一个穷女人可能成为伟大君主之源。一个社会如果不能让最穷的人活下去,就可能抹杀未来的可能性。

  慈善并不难,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只要不要像许多商人与官员一样羞辱穷人、落井下石就可以了。让我们走在波诺开的新路上:善就是酷。

来源:外滩画报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