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血”到底有无问题(七)
2005-12-23

 

   ——邢台艾滋病真相之七

 

王克勤

 

    “如果是自己的亲戚住院用血,我们血站的人决不敢用山西血。”邢台市中心血站血库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在邢台市中心血站工作的人,把1995年9月至1997年1月期间,由该站擅自从山西南部地区买来的血液称作“山西血”。

 

    好几位血站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亲戚住院非要用血不可,他们一般都是在血库从一道又一道程序一点一点看着拿到手,这样的血液才敢给自己的亲戚用。“马虎不得,别人不知道,咱们自己知道咱们的血液怎么样!”

 

    正如1999年6月,邢台市纪委的通报中所说,1995年9月开始,邢台市中心血站未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决定从山西购血,且在省、市主管部门领导明令停购的情况下,继续购进,从中获利2324600元,并弄虚作假,形成账外资金31453元。

 

    而这一说法,正好与时任这个血站业务副站长的张印东对中央电视台记者提供的情况一致。张在接受采访时,提供了一份书面的有关“山西血”的情况说明。原文如下:

 

   

 

    1995年9月20日—1997年1月10日,从山西省洪洞、运城、永济县等购血,由运城血站副站长,洪洞血站李站长送血来邢台市血站。运送方式,各自点收齐,汽车送到某火车站再上火车到邢台市火车站(白铁箱装血)。夜10点后邢台市血站去车接到市血站,当晚便换山西商标为邢台商标出售,邢台收购价每袋(400毫升)200元,出售价是460元。路途遥远,保护措施差,造成溶血现象严重,有一些血只能把血浆分离出来卖给患者,血浆质量也很低劣。总共16750袋。

 

   

 

    1993年卫生部颁发的《采供血机构和血液管理办法》明文规定:为了保证临床用血的安全,禁止跨地区采血。保证血液的三统一:统一血源,统一采血,统一供血。河北省当时亦有严格的规定:相邻的两个城市相互调剂血液,必须上报省卫生厅批准,而且条件相当苛刻,必须是出现紧急情况方可调入。

 

    这些非法买来的“山西血”,其质量能有保证吗?

 

    据邢台市中心血站当时参与接血的好几个工作人员介绍说:“血液都是在晚上用铁皮箱子运过来的。先是司机去火车站把铁皮箱子取回来,随后血站相关的科室忙着把运来的一袋袋血液,进行分类登记,换成邢台血站的标签,编上血号,然后入库,完成一整套邢台血站的手续。”

 

    “当时从山西来的血液标签看,献血员的名字都五花八门,既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也有著名演员刘晓庆、赵本山、巩俐等人,还有歌手董文华、阎维文等人的大名,就连当时已经故去的台湾歌手邓丽君居然也名列其中,当时像王一、王二、王三这样的名字,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随便编出来的。如果这些血液出现了问题,患者应该找谁?”

 

    “这些本应该有详细内容,并完整保留的献血档案,根本没有保留的价值。当时运血的铁皮箱子就是一层薄薄的白铁皮,没有任何保温减震的措施,无论春夏秋冬,就这样从千里之外颠簸地运到邢台。”

 

    1995年2月出版的《血站标准管理规定》中要求:“血液的运输箱应绝热良好并有防震软垫。运输血液的温度须保持在4度-10度,严防剧烈震荡。

 

    据邢台市中心血站的有关专业人士介绍说:“血液从人身体采出来30分钟后,如果是在常温的情况下,就不能再用于临床。血液保存必须在4度-6度恒温下保存,否则红血球就会遭到破坏,会在输血过程中发生溶血反映,轻的输进去的血液不起什么作用,损害患者的身体健康,重的在无形中会致患者死亡。当时从山西进的血液,直观上看就不行,好多血袋上还有土。专业人员拿过一袋血液介绍,正常的血浆是淡黄色的,从山西进来的血液血浆明显是绿色的,让人看着都害怕。当时的领导解释说:‘山西人好吃草,血浆自然就带着绿色,也有可能是山西人吃避孕药多造成的。’”

 

    邢台市直属大医院的一位检验人员,愤愤不平地向记者反映,“血球非常少,给病人输上,作用特别不行,而且输血反应特别多。”

 

    邢台市人民医院的一位护士介绍当时用血的情况时说:“当时血站的血液特别不好用,输不进去,我们的护士就用手把血液挤进患者的血管。我们知道这样操作不对,但是没有办法。”

 

    由于当时邢台市辖区各县的医疗机构存在非法自采血液的现象,一些医疗机构不从血站进血,因此,有一部分“山西血”没能发出去,超过了保存期。据知情者透露,1996年该血站的过期血液多达2884袋。邢台血站把这些过期的血液分离成血浆和血球,血浆大部分被卖到了北京用于临床,血球中的一部分卖给了上海一家血液制品研究所生产血液制品,另一部分被血站的一些工作人员拿回家浇花——据说这样可以使花长得更鲜艳,其余的则被扔掉了。

 

    “由于衡水血站刚成立,采血能力不足,在大约一年的时间内,邢台血站向衡水供应过山西血”。

 

       1996年年底,邢台血站宣传保卫科工作人员李黔冀找到邢台市卫生局局长张俊英、副局长董治国反映上述情况,陈明利害,要求卫生局出面干预。李黔冀当时表示,如果卫生局不采取措施,作为共产党员,他将逐级向上反映。当天,卫生局党委连夜开会,次日,血站站长晋怀安被撤职。1997年年初,邢台市血站停止从山西非法购血。

 

    李黔冀说,当时他只是觉得“山西血”质量有问题,无法起到挽救生命的作用,并没有把此事与艾滋病联系起来。然而,1998年5月29日,中国青年报头版报眼位置刊登了《一艾滋病毒携带者卖血40次》,副标题《山西确认132人血液感染艾滋病毒》的报道,这则消息让李黔冀感到震惊。该消息说,山西已发现1名艾滋病患者和134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132人被确认是通过血液感染,这些感染者分布在运城、临汾、忻州等地。在这些感染者中,有一个人从1996年开始,先后在运城、临汾等地卖血40多次。

 

    山西南部地区的采血活动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底是什么样子?“山西血”究竟有没有传播艾滋病的潜在危险?

 

      据了解,1990年代中期,邢台市巨鹿县小吕寨曾有上百名村民到山西南部地区卖血。记者来到小吕寨,找到了刘振考等曾去山西卖血的村民。

 

    村民们说,当时他们在山西都是“单采浆”,即先抽800毫升血液,分离后,血浆被采集出去,血球输回体内。那些采血点每天从早晨8点一直忙碌到晚上9点多,而卖血的人则来自四面八方:河南、四川、湖北、山东、陕西……哪儿的人都有,而且很多人是“流动献血”,这段时间在这里,过些天可能就到别的采血点去了。刘振考说:“那时候,各采血点都是只在第一次采血时抽血化验,下次再去采血时就只量血压。”他还说:“当时的检查项目主要是肝功能,但是,他们村去山西献血的人回来以后许多人都染上了丙肝或乙肝,可见,那些检测完全是走形式。”

 

    联想到邢台市中心血站从山西购血的地点正是运城和临汾,李黔冀顿感事态严重:山西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卖血?邢台市中心血站非法贩买的“山西血”里有没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血液?

 

    为此,记者多次走访邢台市中心血站,采访血站站长贾杨莉,贾杨莉安排血站副站长朱海田接受记者采访,朱海田并不否认血站进过山西血这一事实,但朱海田称:“我们血站在质量管理上从来没有出过疏漏,从血站出去的血液质量是有保证的,更不可能存在有感染艾滋病毒的这一情况,”

 

    李黔冀说:“那一年多时间内,邢台市中心血站从山西贩买的问题血液有一万多份,670万毫升,这些血液大部分都用在了邢台,能占到邢台当时总用血量的60%以上。与此同时,邢台市在医疗用血过程中,至少有1万多人输入过这样有问题的血液。”

 

    “那么这一万多例有问题的山西血中,许多人输入了这样的血液,根本起不到任何医疗救护的作用,而且这样的血液在身体内循环,给身体增加了负担,有些重病患者在输入这些有问题的血液时,很有可能因此丢了性命,普通的患者是很难意识到因为血液让他们送了命,他们根本想不到,这是一种看不见的隐形屠杀。另外,有没有感染艾滋病毒?到底有多少感染艾滋病毒?如果有,如果他们活着的话,这些矛盾和问题就该反映出来了。”

 

    记者采访中见到的30多例邢台的艾滋病患者,几乎都有“输血”的经历,那么他们感染艾滋病到底是否由“输血”引起的呢?如果是由“输血”引起,仅仅是由于自采血引起的吗?自采血和山西血是否都存在感染艾滋病的危险呢?

 

    为什么邢台的问题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对此,当地政府部门又是怎么做的呢?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