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教师三年挖煤助贫困生 自己天天吃咸菜[组图]
2005-12-19
 

出井后,刘老师美美地抽上一口烟(12月10日摄)。 最近三年,每逢假期,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都会到镇上煤矿下井挖煤。直到今年,人们才偶然知道,他挖煤挣的钱除了供儿女上大学外,还给自己班上的贫困生交学费、买学习用品、买新衣服,但他自己却天天吃白开水泡饭和咸菜。刘念友从教28年来,坚持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的学生。 新华社发

    出井后,刘老师美美地抽上一口烟(12月10日摄)。 最近三年,每逢假期,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都会到镇上煤矿下井挖煤。直到今年,人们才偶然知道,他挖煤挣的钱除了供儿女上大学外,还给自己班上的贫困生交学费、买学习用品、买新衣服,但他自己却天天吃白开水泡饭和咸菜。刘念友从教28年来,坚持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的学生。新华社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 据重庆晚报报道,最近三年,每逢假期,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老师刘念友都会到镇上煤矿下井挖煤。直到今年7月,北斗村中心校校长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他挖煤挣的钱除了供儿女上大学外,就给自己班上的贫困生交学费、买学习用品、买新衣服,但他自己却天天吃白开水泡饭和咸菜。

    而在这之前,从1977年开始,刘念友从教28年,每年都在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钱而辍学的学生。

    到底资助了多少贫困生,刘念友自己也数不清,反正能叫出名字的就有40多个:李小艳、谢光祥、李林学、谢步祥、刘池军……这些孩子都在刘念友资助下,没花一分钱学费,顺利地完成了小学学业。

    下井一次要呆9小时

    12月10日,星期六,清晨7时,开县郭家镇麒龙煤矿主井。

    天还没亮,48岁的刘念友便和工友一道背着电瓶、顶着矿灯,行进在狭长的主井甬道中。头顶不断淌下的水滴很快将衣服淋湿,空气也越来越差,鼓风机巨大的轰鸣声在井下回响。

    20多分钟后,记者随着他们来到距洞口1500米处的东大巷掘井口。掘井口空间矮,要猫着身子才能活动,地上堆满先前凿下的原煤,被水泡得黝亮,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原煤气味和汗味。

    在昏暗的矿灯照射下,刘念友麻利地躺在地上,娴熟地用凿子凿着头顶上方的煤层。煤块松动,煤碴掉在净是汗水的脸上,他用手抹了一把,再凿。20分钟左右,他就地休息两分钟,继续。

    8时不到,记者已感头昏脑胀,仿佛有窒息的感觉,赶紧退出。而刘念友直到下午4时才和工友一道出井。此时,他从头至脚已变成一块“煤炭”,连鼻孔里都塞满煤灰,惟有眼仁和牙齿显出白色。

    山里风大,刘念友湿漉漉的身子不停地打冷颤,赶紧洗个热水澡后,才在矿上的食堂开始他的午饭:两碗干饭和一份炒洋芋。

山村教师三年挖煤助贫困生 自己天天吃咸菜

挖煤无怨无悔

  寝室一张凉席38个洞

    9日中午,记者来到北斗村小刘念友的办公室。这其实是间闲置的教室,部分学生眼中挺有钱的刘老师的办公室、寝室、厨房都在这间屋里,穿着一件劳保棉衣的刘念友正在用一个小小的电饭锅烧开水,他的容貌明显比实际年龄偏大。

    寝室简陋得像民工房,一块木板就是床,谷草和棕垫上甩着张千疮百孔的凉席,仔细一数,竟有38个洞,其中两个有巴掌大。见记者拍照,刘念友赶紧红着脸用手将破洞捂住:“见笑了!老婆住在中心校,我一个人用不着讲究。”

    厨房只有一袋米,一把面,一包盐,一桶散装白酒,连油都没有。

    记者还在刘念友的电话本上发现这样一页——“吴成艮2600元、周贤坤4600元……”一共9个人,总计15000元。“这是我的欠账本,最久的已5年多了,我会还的。”

    在常人眼中,刘念友资助的钱并不多,每次只有10元、20元,但对刘念友来说,10元就够他花上两周,20元就足够他家里吃一个月的肉。

    刘念友的家在北斗中心校,这其实只是个8平米方的楼梯间,除了两张床没有任何家具。一个纸箱子就是衣柜。一张课桌上摆了一小碗肥肉,李云菊说这碗肉要管半个月。

    “我们有七八年没买过新衣服了,上学期有人说他的衣着有损老师形象,他才狠心花25元买了双皮鞋。”面对丈夫,李云菊眼中没有埋怨,只有欣赏。

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在给孩子们上课(12月10日摄)。 最近三年,每逢假期,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都会到镇上煤矿下井挖煤。直到今年,人们才偶然知道,他挖煤挣的钱除了供儿女上大学外,还给自己班上的贫困生交学费、买学习用品、买新衣服,但他自己却天天吃白开水泡饭和咸菜。刘念友从教28年来,坚持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的学生。 新华社发

    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在给孩子们上课(12月10日摄)。 最近三年,每逢假期,重庆市开县郭家镇北斗村小学老师刘念友都会到镇上煤矿下井挖煤。直到今年,人们才偶然知道,他挖煤挣的钱除了供儿女上大学外,还给自己班上的贫困生交学费、买学习用品、买新衣服,但他自己却天天吃白开水泡饭和咸菜。刘念友从教28年来,坚持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的学生。 新华社发 

    他挖煤瞒了我们3年

    “他质朴得就像一块煤炭。”北斗中心校校长陈银山告诉记者,1977年刘念友工作以来,多次放弃到中心校的机会而辗转无数村小。哪里没人去,他就申请到哪里,越走越偏远。

    陈校长称,中心校的老师都知道,从1977年开始,刘念友从教28年,每年都在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不管走到哪里,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钱而辍学的学生。但谁也不知道他其实穷得要去下井挖煤的地步,而且一挖就是3年。

    “我们是在今年7月才知道的。”陈校长回忆,当时学校有急事让刘念友到中心校去一趟,可电话打了3个多小时,他才匆匆赶来,一脸疲惫。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支支吾吾说在走亲戚。

    “我猛然发现他耳朵背后是黑黢黢的,再三追问下,他才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在挖煤。我一下愣在那里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不能看着自己的学生辍学

    北斗村是开县郭家镇北斗地区最偏远、最贫穷的山区,北斗村小距北斗中心校步行需两个多小时。在当地老师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背了时都莫到北斗去。”去年,刘念友却主动申请到这个“鸟都不屙屎的地方”。整个学校就他一名教职工,要教一个三年级的所有学科,17名山里娃。

    开学第一天,刘念友的心就被这群孩子深深震撼。“本以为开学这天,娃儿再穷也要穿得光光鲜鲜的,可他们一个个都像叫花儿。几乎所有孩子都穿着极不合身的衣服,有的衣服是用其他布料接成几截,有的能明显看出是大人的。大多数没有文具盒、文具,有的只带20块钱来交学费。”

    刘念友当即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200多元,帮几个学生交清学费。当天放学后,他又匆匆赶回家,从家里仅存的300多元中拿出150元为几个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总不能眼看自己的学生因为没钱而辍学吧!”

    这些钱,都是他在今年暑假下井挖煤挣的血汗钱。

    “不瞒你说,我还搞过摩的。”刘念友说,1998年起,一对儿女跨入高中,花费大,再加上那年他同时承担了7名学生的学费,经济压力太大。为增收,他借钱买了辆摩托,课余时间搞起了摩的营运。

    2002年6月,一次小小的事故让刘念友赔了300多元,他放弃了摩的营运。

    “当时,两个孩子刚考上大学,教室里还有眼巴巴瞅着我的一双双渴求的眼睛,不找外快不得行。”刘念友便改行下井当矿工。从此,每个寒暑假,他都会悄悄来到附近麒龙煤矿下井挖煤。

    采访中,刘念友多次说对不起妻儿。但他想得更多:“我孩子就快工作了,但还有很多孩子读不起书。这煤,我还得继续挖下去。” 

    误解1

    工友:以为他供儿女读大学

    “已经3年了,每逢假期他都会来,每月可挣千多元。”麒龙煤矿矿长黄烈兴和工友们都认为,刘老师下井挖煤是因为家里有对儿女读大学,花销大。没有想到他还资助了这么多山里孩子。

    刘妻李云菊告诉记者:“他挖煤不仅仅是为了我和两个娃儿。跟他结婚20多年,再困难,他每月总要从工资中抠点出来资助给他班上的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或存下作为他们下期学费。”

    刘妻称,1978年在白羊坪村小,刘念友从前任老师手中接过8名极其贫困的学生,他们交不起每期5元的学费。刘念友当时的工资每月只有6.5元,但他竟将这8名学生每期的学费全部承包。有的娃娃离家较远,中午回不了家,他就让新婚妻子在家里给他们煮饭,不收1分钱。

    善良的妻子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其实都是些粗茶淡饭,洋芋白菜而已。” 

    误解2

    学生:刘老师领工资他有钱

    刘念友现在班上的17名学生中,有13名学生曾受过他资助。当记者问他们知不知道刘老师资助的钱从何而来时,几名贫困生却异口同声说:“他有钱,有工资得嘛!”

    北斗村黄海艳的生母去世,继母残疾,父亲靠打点零工维持家用,实在拿不出每期140元的学费,多次提出让黄海艳辍学。“刘老师到我家里来过几次,说愿意帮我交学费,买文具,我爸爸才让我读书。他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

    “其实刘老师比我们都吃得差。”住在学校附近的田雨雪同学说,他有好几次都看见刘老师一个人躲在寝室里吃白开水泡饭,最多下点咸菜。“还有几次,放学了,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操场乒乓台上抽烟,一直坐到天黑,我想他肯定是一个人不好耍。”

    田雨雪的父亲田俊说,之前没有老师愿意到北斗村小来,“没老师,这些娃儿就只得到邻近学校读书,可这儿最近的学校都要爬两座山,过一条河,家长不放心,多亏了刘老师。”而最让他感动的是,刘老师常常家访,“学生不但成绩提高快,刘老师还把他们带得像城里娃儿了。”(记者 周立 陈寒星/文 周舸/图)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