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独居老人的绝望时刻
2022-05-16公益中国网
QQ截图20220516153609

       涂妍(博主@我叫小鹿酱,住在上海内环的一个老小区里,小区里人口密集,老人很多。

       涂妍做了一个月志愿者,印象最深的是10楼的美琪奶奶。第一次去她家做核酸的时候,她说她叫美琪,美琪大剧院的美琪。

       她89岁高龄了,耳聋,没有牙齿,一只眼睛不好,戴着助听器。原本照顾她的阿姨因为疫情,被封在了自己的小区,只剩美琪奶奶一个人独居。

       第二次上门核酸的时候,她显得非常抗拒,甚至推搡大白,让门口的人滚。“我都快90了,不做核酸又怎么样,让我死了算了”,又骂女儿已经两周没来看她了,“养女儿没用”。

       涂妍去安抚她,才得知这些天因为没有吃的,她每天就吃点花生酱,边说边抹眼泪。涂妍打开冰箱,看见吃到一半的花生酱,也开始哭。

       奶奶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她说年纪大了,最近吃不好,痔疮发作,弄脏了裤子,让她情绪很崩溃。大白给她做核酸时,她又跟人家道歉。

       做完核酸,涂妍问奶奶想吃什么奶奶说想吃软软的蛋糕。涂妍答应下来,如果买不到,就自己烤一个给她。

       回到家,涂妍狂刷外卖软件,终于抢到了蛋糕。第二天给奶奶送去时,她为了准确地介绍自己,在一张纸上写下:中学美术老师,教到68岁。



奶奶介绍自己的纸条(©️我叫小鹿酱微博)
 
       熟络起来之后,奶奶经常会上楼找涂妍帮忙,有时是帮她弄Ipad,有时是帮她买物资,涂妍也会去奶奶家看望她。

       她说,“我这个人爱好比较奇怪,还想喝点咖啡,速溶的就可以了。”徐妍就在楼里众筹了一大袋子咖啡,又给奶奶送了痔疮膏和卫生巾。

       想到奶奶家里有梵高的画,涂妍送给她一幅自己画的《星月夜》,没想到她说“你没学过画画吧”,近景要明确,远景要模糊。



徐妍画的《星月夜》(©️极昼工作室)

       不过奶奶很开心,拉着徐妍从门口昏暗的客厅进到里屋,那是她写字画画的角落。

       她还打开日记本,里面还有时事新闻,比如最近坠毁的东航客机。清明节封在家里,她画了一个衣袂飘飘的捧花少女,站在青草间的墓前,配文“死非永诀,遗忘才是”,少女是画的她自己。

       最新的几页写着“新冠肺疫,上海正在封闭”,还有一身落花的女孩向樱花伸出手去——奶奶想看花了,配文“樱花走了,桃花又开,春天呀!春天”。

640 (2)

奶奶的日记(©️极昼工作室)

       最近一早,涂妍正在准备居家办公的开会材料,奶奶来敲门,正打算邀请奶奶进屋,但奶奶怕打扰涂妍,放下一封信和一本画册就要走,正是之前她给涂妍看的那本美国带回来的梵高画册。

       她说看不懂全英文,知道涂妍喜欢画画,所以把侄女从美国寄来的画册送给涂妍。因为有感谢的话想要对涂妍说,还写了一封信。涂妍邀请她一起吃早餐,她连连说“不打扰”,放下就走了。

       打开画册,里面夹着一封手写信——“独居是要付出代价的,耳聋,牙少,眼一只坏”。涂妍逐字逐句看了好几遍,站在客厅里崩溃大哭。



奶奶回赠的画册和信(©️我叫小鹿酱微博)

       奶奶的精神世界是孤独的,但也有涂妍无法抵达的丰富内心世界。但涂妍自己的事情太多了,很多时候都没能考虑到奶奶,甚至还有些愧疚。

       在5月8日母亲节这个特殊的日子,涂妍团购了风铃花送给美琪奶奶,祝她节日快乐。



奶奶收到花给涂妍发了微信(©️我叫小鹿酱微博)

       她高兴的像第一次收到花的少女,拉着涂妍促膝长谈,笑说搞艺术的人都是神经病,脑子搭进搭出的。拿着花花吻了又吻,欣喜地给花花拍照,发给她艺师的好友们。



左图:涂妍送给奶奶的风铃花 右图:奶奶拉着涂妍聊了很久(©️我叫小鹿酱微博)

       涂妍说:“与其说我做志愿者帮助了她,更像是她治愈了我。志愿者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只不过是力所能及的帮助罢了。感谢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母亲,感谢美琪奶奶,让这次疫情里的我不那么孤单。”

       前两天,涂妍听说奶奶家需要鸡蛋,把前几天团的蛋拿了一些给她,因为着急回家开会,帮她放进冰箱便匆匆走了。

       没过多久听到外面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奶奶,她却不肯进屋,塞给涂妍一封信就转身走了。

       涂妍打开一看,鼻子又酸了。奶奶对她的称呼,从客气的“涂小姐”,变成了亲昵的“小涂”。



奶奶给涂妍的信(©️我叫小鹿酱微博)


       上海杨浦区的独居老人傅历,在长白街道控江路的小区里住了几十年。周围邻居不论老少,都尊称他一声傅老师,因为他年轻的时候,曾在西藏军区总医院做了二十多年医生。退休后,他也常会给邻居小孩们看病。

       2020年武汉疫情袭来,大家感到陌生、恐慌的时候,他亲自给社区工作人员讲课,告诉他们什么是隔离,怎么做防护,如何正确对待疫情。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成了上海疫情中最需要帮助的人。

       4月1号,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整个小区进入封控。没有囤菜的习惯,傅历家中准备的食物只够维持5天。

       所幸,曾经在部队几十年的经历和军人专业的训练,使他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应该这样讲吧,碳水化合物,200克,一天,人就能活下去,还有不要断了水。”

       封控的十多天里,他每天烧开一大锅水,放200克大米,煮成稀饭,这就是一天的口粮。为了减少消耗,他尽量保持不动。但缺乏维生素,使手脚出现溃烂,口腔也长满了溃疡。




傅历在医生的建议下养了一只狗,疫情期间,每日与狗为伴(©️在人间)
 

       傅历知道,小区里有很多阳性患者,居委会和志愿者工作繁重。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添麻烦。

 

       他没有子女,早年的一场婚姻因不合散了,父母也双双去世。疫情之下,抢菜对他来说是个大难题。

 

       虽然傅历平时会使智能手机,知道在手机APP里如何买菜,但是疫情期间,输入地址后一拉,列表里的商家都是灰色的,没有店开张。

 

       13日早晨,他敲开了同一层楼隔壁的门,邻居是位年轻男孩。“我跟小弟弟说,家里没什么吃的了,你能不能帮我在手机上买点东西吃。”

 

       邻居男孩说,要不我帮你申请应急帮手试试看。傅历补充道,自己患有十年抑郁症,应该还属于残障人士。他让对方给自己申请了残疾证号码,并且把号码添加在求助信息里。

 

       男孩帮他填写了一个表格,说明了他是残疾人的情况。还告诉他说,你等着,可能有人给你打电话,你把情况如实跟人家讲。

 

       4月14日下午3:07,微信群“国定路31号爱田水果群”弹出消息的时候,李恒正在玩手机。一条消息出现在他的视线,标签为“独居老人,上海市残疾人证号码:64b1,是吃的都行。”这条消息,是由应急帮手的客服人员,流转到了商家手里。

 

       群里消息发不出去不到三分钟,多人响应。经营便利店的林勇是第一个回复的,他愿意免费提供鸡蛋和牛奶。水果店的姑娘王莉说她解决水果问题。又有几个骑手愿意免费跑腿。

        

       林勇谢绝了骑手们,直接在群里@了骑手李恒,他们是朋友,疫情开始以后,两个人一起驻扎在林勇的便利店里。李恒回复说,他要自掏腰包给老人买一袋大米,并且免费跑腿。



水果店、便利店老板和骑手们响应(©️在人间)


       4月14日下午3:00左右,水果店的姑娘王莉拨通了傅历的电话,告诉他有几个人想要帮他,给他送点东西。他不知道的是,王莉之所以能够“打捞”到自己,是自己在应急帮手求助的结果。

       骑手李恒今年30岁,是一名粤菜厨师,海鲜小炒是他的拿手菜。两年前,他来到上海的一家酒店里当厨师,一个月有8500的收入。在广西老家,李恒70多岁的父母帮忙带着他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小孩,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都要靠他和妻子打工支撑。

       这两年,疫情断断续续,李恒收入不稳定。为了补贴生活,他还会兼职做跑腿骑手。因时常到林勇的便利店取货,两人渐渐成了朋友。

       今年正月十六,返岗才发现自己所在的酒店突然倒闭了,老板拿钱跑路,欠下半年的薪水没发。从2月16日到3月31日,一个月多的时间,李恒没讨回来工资,却等来了上海疫情的消息。

       疫情之下,上海到处封控。酒店倒闭,自然也没了住处,为了报团取暖,林勇邀请他,一起住到便利店里。“真的要感谢林老板收留我,疫情之下,我知道很多人都需要帮助,所以我也想帮帮别人。”

       这段时间,李恒很少接单。一家老小等着自己养活,作为家中的顶梁柱的他,很担心如果被隔离了,一家要怎么办?

       但这一次,李恒毅然决定冒着风险把单给送了。

       “大概3点半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店家们基本东西都备齐了,水果、肉、蛋、奶刚好拼了一箱”。李恒打包好一大箱物资,还有各种速食品,一袋大米,这是大家给老人准备的一份“孝心”。在打包好物资后,李恒穿上大白防护服,带上两层口罩,抬起一箱物资和大米绑到了电瓶车上。



集齐物资,骑手李恒做好防护,准备出发(©️在人间)


       14日下午3:53,还下着小雨,从长白街到控江路,3公里的距离,李恒用了二十分钟,将物资送到了小区门口、交给志愿者,反复叮嘱尽快配送。直到打电话给傅历确认收到后,才放心走掉,“我老爸老妈也70岁了,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我就想到自己在老家的父母。我知道,他需要我们。”

       在电话里,傅历诚恳地说了声谢谢,声音听起来“很憔悴,没有精神”。李恒马上回答:“不用,这个都是本分事情。”

       14日下午4:00,傅历家门被敲开。两板鸡蛋,60枚,一提特仑苏,五六斤蔬菜,苹果,香蕉,火龙果,耙耙柑,橙子,梨,沃柑若干,一袋10公斤的米,装在一个箱子里,被一个小伙子送到家里。箱子上面写着:居老人,行动不便,麻烦防疫工作人员送上门,谢谢。




骑手李恒将物资送到傅历小区门口(©️在人间)


       当一大箱物资送到楼里时,邻居们都很羡慕问他,这箱物资是哪里来的,他回答,是社会上的好心人送的,“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知道,那一通电话后面一定还有许多位帮助我的年轻人。”

       收到物资后,老人给自己做了一顿饭,他说:

       “回想起来像小说一样,我拿出一颗青菜,然后给它炒了一个很漂亮的青菜,它里面还有一点肉,我还给自己做了一个肉丸子汤,炒了一个土豆丝。这一顿饭,是我平生以来吃得最香的。”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春蕾计划她们想上学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她创业计划项目
薪火同行国际助学计划
e万行动(孤儿助养)
2021“暖巢行动”公益项目扬帆起航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学项目第二期
壹基金温暖包
小善大爱免费午餐
关爱困境老人
爱心包裹项目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备1702984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