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象被喂炸药一尸两命:这是什么魔幻世界?
2020-09-10来源:EASIN国际义工旅行
       
       今年,有两大问题引起人们的关注:一个是以“疫情”为首的天灾,一个是以“动物虐待”为首的人祸。
 
1
 
       继在中国引起广泛声讨的“范源庆虐猫事件”后,印度发生了一件残暴的动物伤害事件,引起全球人的声讨:
 
截图来源@BBC NEWS India
 
       5月份,在印度南部kerala地区,一只野生母象因为栖息地被人类严重破坏,环境恶化严重,已经找不到食物了。
 
       怀孕的她,肚子里还有另一条生命要养。于是迫于生存,她无奈地闯进人类居住区Malappuram District觅食。
 
       刚进入此处不久,她就遇到“好心”村民投喂了一颗菠萝,但不同的是,这颗菠萝里夹着足量的自爆爆竹!
 
       在她咀嚼吞咽的一瞬间,爆竹在她口中炸开,把她的食道和胃部也都炸得血肉模糊。
 

 
       剧烈的疼痛让她发出惨绝人寰的悲鸣,之后她哀嚎着四处狂跑。
 
       但即使如此,她在奔跑时仍没有损坏周边的房屋和基础设施,甚至没想过伤害周围任何一个人,包括喂她爆竹的那3个人。
 
       严重受伤的她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奔跑10多公里,冲进森林的河里,用冰凉的河水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当地动物保护协会得知事情后赶到现场,还带来了两只牵引象试图把她引出河道,进行急救。
 
       但这只母象始终不肯上岸,不知是疼得动不了,还是对人类失去了信任,抑或是她不想活下去了。
 

 
       她因伤重无法进食,连续四天不吃不喝。
 
       5月27号晚,她在人们的围观下倒进水里,永远也没有再站起来了。
 

 
       事后,人们将她的尸体打捞上岸。
 
       解剖时才发现她怀孕了,腹内有一只已经成型的象宝宝!
 

 
       我们很难想像,在被喂夹着爆竹的菠萝、受伤、等待死亡、死亡的这4天里,这只母象在想些什么?
 
       「这群人类还要怎样?我都已经跑出你们居住的地方,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我的孩子啊,妈妈能放心让你来这样的世界吗?」
 
       「我的孩子啊,你还好吗?妈妈好痛啊,好像坚持不下去了。」
 
       但她还是忍受着这样巨大的痛苦熬过了3天。
 
       「我的孩子啊,妈妈不行了,别怕,妈妈陪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其实这种“菠萝爆竹”在当地十分常见,被称为“Pig Crackers ”( 野猪爆竹),是当地农民放在村里的土地上,用来吓跑偷粮食的野猪的。
 
       但我们不难想像,由于栖息地被破坏,除了大象和野猪,还有其他许多动物迫于饥饿,会吃到这种夹着爆竹的菠萝。
 
       幸运的当场死亡,不幸的会像这只母象一样,忍受几天强烈的痛苦后死去。
 
       但人们不会关心动物在吃下菠萝、体内爆炸的瞬间有多么绝望和难以置信,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有多么痛苦......
 
       相反,人类不断地蚕食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在印度,大象袭击人的事件大都发生在俗称「大象走廊」的地区,这些地区几十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大象的传统领地,但现在被人类侵占。
 
       据官方数据,在印度,平均每天就有 1 人被大象或老虎杀死。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人类在非法猎杀、侵占野生动物的过程中,野生动物出于自卫发起的攻击。
 
       而据印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官方数据显示,在2015年-2019年间,有373头野生大象非自然死亡,其中有 59 头死于人类的非法狩猎,26头死于人类藏于食物、道路两旁的毒药。
 
 
       董卿曾说过,「伤害与被伤害,有时候也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伤害他人,有时候也意味着在毁灭自己。如果我们失去了平衡,那对不起,枪响之下,没有赢家。」
 
       大象本是温柔的动物,他们本来在自己的领地安分地生活,但人类如果一直“攻城略地”、“谋财害命”,迫于生存,他们怎么可能不反抗呢?
 
       可悲的是,大象只要一反抗,就会被称为“攻击人类的凶兽”,却没人指责挑起争端的人类。
 
       我们指责受害的大象,却没人指责施暴的人类。
 
       我们还要以“高等动物”自居,支配其他动物的生命多久?
 
 
 
2
 
       在中国,也曾发生过另一件漠视大象生命,但同样惨无人道的事情:用大象的身体运毒。
 
       境内外某些不法份子为了走私大象或贩毒,会在出发前喂他们吃混有毒品的食物(常为毒香蕉),或干脆把毒品注射进大象体内。
 
       当他们染上毒瘾后,只要用毒香蕉引诱他们,大象就会主动走出边境;出境后,再用特殊的方式把毒品提取出来。
 
       在云南、泰国、越南等亚洲象生存的地方,有些亚洲象逃过了象牙猎人的追杀,但还是会被拉去做非法原木运输、运毒等危险的工作,即使被救出来也要经历痛苦的戒毒过程。
 

 
       象群的头象“西光”就是中国第一只染上毒瘾的“戒毒象”。
 
       做走私大象生意的不法份子西洛想出“下毒活体走私”这种残忍的方法后,每天都会派人去喂头象西光吃毒香焦。
 
       两个星期后,西光要是一天没吃那些香蕉,就浑身没劲,全身难受,并开始主动寻找、索求毒香蕉。歹毒的西洛趁机加大了毒香蕉的投喂量。
 
       一个月后,西洛见西光有了明显染上毒瘾的症状:流眼泪、淌鼻涕、不停地打哈欠;除了毒香蕉,其他东西一概不吃,连平时最爱吃的西瓜看也不看一眼。
 
       如果没有吃到毒香蕉,西光就会像发疯了一般,冲着同伴发脾气,又打又骂的,整个山谷都能听到西光震耳的吼叫声。
 
       由于大象是群居动物,出没都会跟着头象。所以象同伴即使不知道西光怎么了,就算被打骂也会跟在它身边,片刻不离,还时不时用鼻子安慰西光。
 
       但毒瘾发作的西光已经丝毫也感受不到同伴的安慰和情感了。
 
 
       2005年,在缅甸当地群众举报下,警方费了一番功夫才把以“西光”为首的6只走私大象全部救出。经检查,这6 只走私大象中,有4 只已经染上毒瘾!
 
       于是警方把4只大象送到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秦皇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海南站,进行了长达3年的戒毒治疗。好在这4只大象都熬过了十分痛苦的3年戒毒治疗!
 
       2008年7月,4只大象几经辗转,终于顺利回到自己的家——云南野生动物保护区。
 
 
       在利益面前,大象的价值可以只是被砍掉半边脸后,拔取的两颗象牙,可以被砍掉双脚,制成彰显地位的“象脚凳子”,可以成为运毒的工具......
 
       唯独作为“生灵”本身的生命价值,没有被我们看到。
 
3
 
       大象本身是极具灵性的动物。
 
       小时候,他们天真活泼、憨态可掬,扇一扇耳朵就能萌得治愈人心。
 
 
       由于大象脑袋的独特构造,他们控制情感的海马体占脑容量的比例超过人类 50%。
 
       这意外着大象会比其他动物更能感知情感、容易共情,且智力和记忆力都很好,相当于人类 7 岁的小孩。
 
       在小象渐渐长大的过程中,他们会变得越来越敏感、越容易感知情绪和情感,无论是来自象同伴的还是人类的。
 
       看到人类没扔进垃圾箱的垃圾,他们会主动捡起,扔进垃圾箱。
 

 
       看到有人落水了,大象会立马飞奔到他的身边,把他捞起来!
 
 
 
       在迁徙途中,即使看到素不相识大象遗骨,也会停下来集体哀悼,用象鼻温柔地触抚骸骨,无声缅怀这位逝去的同类。
 

 
       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为了避免同伴伤心,他们会找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独自面对死亡。
 
象同伴一天后才发现他的死亡,前来悼念
 
       而当他们死亡后,会最无私地反哺其他生命。由于大象是陆地上体型最大的动物,他们的尸体能反哺很多生命,被人们浪漫地称为「陆地版的鲸落」。
 
       例如:“草原清道夫”鬣狗、因人类破坏栖息地并下毒而导致全球数量直线下降的秃鹫;尸体的血液和体液经过微生物的作用,会使尸体下的土地变得更加肥沃......
 
 
       这才是大象作为“生灵”真正的生命价值,被人类忽视的价值——对生态系统里其他生命的影响与帮助。
 
4
 
       有大象的地方就有伤害、虐待与死亡,而这些极其讽刺地发生在将大象奉为神明的泰国。
 
       泰国清迈Ran-Tong大象救助站的创始人Mr.T从小就喜欢大象,但身为泰国人,他见过太多与大象相关的营地对大象的虐待:
 
       非法伐木场会用鞭子抽打大象,迫使他们将木头从山上运到山下,全程无休工作至少4小时;骑象营的人会让大象背上沉重的象鞍,驮着至少4人参观清迈。
 
       这些木头、象鞍和人类的重量都超过大象脊梁本身的承受能力,在这些地方工作的绝大多数大象都患有关节病、脊梁变形等问题。
 
 
       而大象表演营里拟人化的表演,例如:踢足球、画画、踩单车等,都是每天在人类拿着铁钩击打的强迫下训练出来的。
 
       其实,野生的大象是不会用后脚站立的,因为大象的体重太大,长时间用两只脚站立会伤到膝盖和脚掌。
 

 

 
       沙玛是一名大象医生,他在为许多年迈且饱受病痛困扰的大象进行诊疗的过程中,发现虽然当地有许多以旅游业为主的大象营,却几乎没有地方能够接收这些因年长或伤病而退休的大象。
 
       即,当这些为人类工作过的大象老了、残了,就会被营地的人无情抛弃。
 
 
       有人奴役、虐待大象,就有人救治、疗愈这些大象的身心。
 
       泰国清迈Ran-Tong大象救助站的创始人Mr.T就是看到、并十分珍惜大象本身“生命价值”的人,身为酒店服务业老板的他把自己的酒店卖了,自费为大象们建立了一个救助站,专门收治老弱病残的大象、或饱受人类虐待的大象。
 
       每只刚被解救出来,送到保护站的大象,身上都带着伤,有些伤能痊愈,但有些伤却是永久性的心理的创伤。
 
 
       被Mr.T从马戏团里解救出来的前“表演象”Supper man,由于马戏团里残忍的训练方式让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Meakham是从非法伐木场被解救出来的前“劳动象”,他在膝盖关节损伤的情况下长期被人类残忍地奴役,如今,他的腿有严重的关节问题,即使痊愈也只能缓慢行走;还患上「躁郁症」,时不时就会发狂、甚至攻击人类。
 

行动缓慢的Meakham
 
       而Thonginn也因被人类虐待过而患上「抑郁症」,身为群居动物的他居然害怕跟其他大象一起生活,当其他大象成群结队去洗澡时,Thonginn绝不会下水,等它们洗好走了才会入水洗澡。
 
       象夫知道Thonginn害怕群居,也没有赶他下水,陪着他等其他大象洗完离开。
 
 
       还有的母象被奴役过,当她怀上孩子后,患上了「产前抑郁」,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孩子也会经历和她一样的痛苦。
 
       Mr.T十分心疼这些大象的遭遇,给他们的照顾都是最好的:
 
       吃饭方面,除了其他营地常喂的草料,Mr.T还增加了甘蔗、玉米、当季的新鲜水果等。
 
       对于生病的、比较老的、或怀孕的大象,救助站还会为他们特制“营养饭团”,由维生素、盐、酸角、南瓜、糯米等做成(酸角是泰国的特产,价格并不便宜)。
 
       大象每2小时就要吃一次饭,象夫从早上8点开始喂,到晚上10点喂完才能休息。
 
       这里每头大象,每天至少要吃下 250 公斤的食物,喝100 公升的水,大约要花1300 泰铢(¥280元),是泰国政府规定的最低人均日收入的 3 倍。
 
 
 
       在医疗方面,由于这里的大象基本都有伤口和旧疾,需要用到很多治疗伤口的药、消毒药、维生素、驱虫药、肠胃药、给有脚疾的大象泡脚的药包等,所以医疗费用是每个月开销最大的。
 
       仅食物和医疗方面,整个救助站的大象1个月的开支就高达几十万泰币,折合人民币约 20 万(这在经济不发达的清迈可是一笔高昂的费用)。
 
象医生在给大象打维生素

给有脚疾的大象泡脚的药池子 
 
       然而今年因为疫情,救助站失去一切经济来源,连喂大象最基本的草料都是向周边农民赊的(农民知道大象的故事和Mr.T的困难,也愿意赊给Mr.T,说签了字据就好,之后再还)。
 
       只出不进的Mr.T没有办法,把自己用来接送志愿者的车都卖出去了,自己能抵押的资产也抵押给银行贷款,包括自己的几间房子、10几亩大象救助站的土地等,才勉勉强强撑到现在。
 
 
       清迈前段时间是雨季,大雨把救助站的大象舍冲塌了,里面的象只能移居小象舍。虽然Mr.T本来也打算空出大象舍改成种植农作物的地方,解决救助站30%-50%的食物供给,但扩建小象舍又是一笔费用,
 
       另外,救助站有只母象怀孕了,为避免其他大象突然发狂供给母象,需要给母象单独建立育儿室,并补充一些孕期用的营养品。
 
象舍设计图
 
       谁知计划构思好还没执行,Mr.T就被查出患上血癌,这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病,少则7个月,长则3-5年就要换一次骨髓,否则只能长期化疗。他最近刚刚做好一次骨髓移植,9.4号出院。
 
       象夫们疫情后的工资基本只能付一半,剩下的用米面油粮等日常必需品代替,基本生活还是没问题的;但到了近2-3个月,Mr.T已经付不起象夫的工资了(象夫知道Mr.T的情况,都丝毫没有怨言)。
 
       即使这样困难,Mr.T还是坚持要照旧给大象们最好的食物和医疗。
 
每个月的基本支出大概相同
 
       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虐待、残杀大象,也有人为了大象牺牲自己的利益。
 
       虽然我们都希望,有更多像Mr.T这样的人出现,亚洲象没有被虐待,非洲象没有被杀害;
 
       但这个世界已经足够扭曲,如果不做点什么,炸弹依旧会在下一头大象肚子里爆炸,最终经过食物链,反噬人类自己。
 
       疫情期间我们没办法去Mr.T的救助站当义工,如果你愿意帮Mr.T度过难关,可以10元云养一只救助站里的大象:云养的费用不仅可以帮助大象重建家园,还能让怀孕的母象更好的备孕,提高小象健康出生的几率哦;你还能加入大象的家长群,线上了解救助站的尽快!



微信图片_20200910155933
 
微信图片_20200910155937

微信图片_20200910155941

微信图片_20200910155945
 
微信图片_20200910160707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贫困白内障的光明
先心儿童的“心”声
困境儿童关怀
关怀贫困母亲
贫困孤儿助养
"春蕾计划—护蕾行动"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