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景区关闭两年的修复之路
2019-10-08来源:北青深一度
       9月27日,九寨沟重新恢复了游人如织的景象。在经历了2017年8月8日那场7.0级地震之后,这一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上的景区,关闭了整整2年零49天。

地震前的诺日朗瀑布
 
       地震给景区留下了大大小小27处伤痕。“景区的修复工作,在世界上没有先例,没有参照,每一步都要靠我们自己摸索。”九寨沟管理局科研处处长杜杰如是说。

       2019年雨季,修复后的九寨沟景区再次经受住了暴雨的考验,也终于重新回到了游人的取景框中。


地震后的诺日朗瀑布

       震后的九寨沟,留下27处伤痕

       杜杰还记得两年前地震发生的那个晚上,因为家人病危,他在简阳医院的病房里,未能接听的电话有20多个。直到一个小时后,他的博导从国外打来电话:“九寨沟地震了!”

       杜杰,中科院生态学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九寨沟管理局,负责生态科研工作。他经常带领游客翻山越岭,识别沿路的花草、鸟兽,开辟了九寨沟的生态旅游线路。2018年,拿到环境科学博士学位的他,成为了九寨沟管理局学历最高的处长。

       得知地震,杜杰不寒而栗。他和科研处的20个同事都清楚,处于山上的九寨沟景区内有大大小小114个湖泊,丰水期仅长海储水量就有4500万立方,时值暑期,景区每天游客近4万人,山下还有村民和商户,若是出现决堤,后果不堪设想。急忙赶往机场,登上第一班返程飞机。途中余震不断,道路受损,杜杰抵达景区时,已是震后第二天下午2点。

       地震当晚,科研处高级工程师朱忠福正在加班。断了电的景区漆黑一片,6.6万游客和村民开始被陆续转移。此时,房屋开裂,路面出现滚石,朱忠福开始意识到景区受损的严重程度。

       根据杜杰率领科研处统计的受损情况,景区受损发生改变的遗产点共有27处。其中,火花海受损最为严重,出现40米长决堤,几乎消失殆尽。11处受损较小的改变中,诺日朗瀑布的岩层局部断裂,瀑面上只剩一股急流从裂缝中泻出。其他有15处轻微改变,多是山体垮蹋导致少量泥土、碎石进入湖泊,湖水短暂性浑浊。

       虽然值得庆幸的是,景区内的湖泊生态未遭受大的影响,整体水循环稳定。但杜杰清楚,溃堤对下游的威胁并没有完全解除。诺日朗瀑布瀑面裂缝处的大块钙华,就是地震后第二天下午垮塌的。在未经细致勘察的情况下,谁也不敢保证湖泊、瀑布没有其他“内伤”。


杜杰(右一)与科研人员进行修复前的勘测

       怎么恢复、谁来恢复、用什么恢复?

       为了尽早进行细致勘察,包括中科院成都生物所、成都理工大学、四川省地矿局等在内的10家勘察设计单位进入景区,对各地质灾害点进行了现场确认。九寨沟1978年被列入自然保护区,1992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自然遗产地的灾后修复恢复备受关注。

       对世界级自然遗产地进行7.0级的震后修复,杜杰的科研团队发现,他们要干的这件事,在世界范围内没有先例,没有参照。要不要人工干预?干预的程度怎么把握?每一步都需要在摸索中进行。

       杜杰介绍,目前的监测数据显示,景区的水循环系统并没有受火花海溃堤的太大影响,但火花海裸露的地表可能会出现沙化,引发级联效应。目前,是否人工修复火花海堤坝尚未确定。

       修复必须兼顾安全和美观。杜杰举例说,比如震后景区需要修建一个预防滑坡危险的棚洞,出于安全考虑计划修1公里,但经过专家论证后认为1公里影响美观,最后决定修了370米,下一步的解决方案还在研究中。

       火花海受损后,其下游原本不起眼的一个小瀑布因为溃堤后植被被大水冲走,瀑面扩大了好几倍,形成了一个新的景点双龙海瀑布。

       一种意见认为原本的九寨沟景观就是自然地质原因形成的,地震也是形成自然景观的一种因素,所以没必要人工恢复。另一种意见认为决堤导致湖泊出水量减少,若对整体水循环系统有影响,就应该人工干预。

       诺日朗瀑布是中国最宽的钙华瀑布,对其受损部分的人工干预经过了激烈讨论。杜杰参加了几乎每一次的灾后恢复工作研讨会,最终支持人工干预和自然恢相结合的意见占据了上风。但接下来,怎么恢复、谁来恢复,以及干预程度、使用材料等一连串问题,都需要一一找到最优解。

       在杜杰眼中,这个过程就像“给人做修补残缺的植皮手术”,即要照顾到美观,更要注重安全,还必须使非自然因素“注入”程度减少到最小。“这就决定了我们要找到最好的大夫,把握住最佳时机,用最适合的材料。”杜杰说。

       在确定了“自然修复为主、人工干预为辅”的原则后,西南科技大学团队因对钙华地貌有先期研究和实践经验,经过前期试验,最终担纲诺日朗瀑布的恢复工作。

       “恢复所用的主体材料,即为垮塌掉的钙华。”杜杰认为,这是他们选定这位“大夫”的重要原因之一。


施工人员将脱落的钙华背上瀑布

       百余吨脱落的钙华,修复诺日朗

       在修复之前,确定人工干预的必要性最难。九管局科研处分析,诺日朗瀑布上游的镜海,储水量约327万立方米,诺日朗19个群海储水量近100万立方米,共427立方米,相当于西湖总水量的1/3,一旦诺日朗瀑布垮蹋,冲向下游,就会危及景区内的村民安全。

       距离诺日朗瀑布下游最近的村寨树正寨,相距5公里,而地势更低的荷叶寨靠近路边,两村加起来约有1000名常住村民。诺日朗瀑布垮塌的谣言曾在地震后一度引起村民恐慌,直到科研处公布了实地测量的数据后,才得以平复。

       杜杰介绍,每年的三四月是诺日朗瀑布流量最低的时候,每秒1立方,到了七八月份,流量最高可达每秒13立方。这是一年雨量最集中的时期,时常会出现大暴雨,不进行人工修复的话,危险系数很高。诺日朗瀑布受损后,瀑面仅剩的一股急流对瀑面钙华冲击力增强,裂缝是否会被冲大,不可预测。

       九管局与西科2018年4月份确立修复合作,科研处人员与西科大修复团队一起将诺日郎瀑布水流改道,露出瀑布表面,凉干后将裂缝松动处清理,再将掉落的钙华背上瀑面,由专业人员修补复原,裂缝内部也用碎钙华一一填充。

       修复施工用了10天时间,百余吨脱落的钙华,重新与瀑布合为一体。2018年6月6日,诺日朗瀑布“补钙”完成,逐渐放大水流至一周后全完放开,瀑面恢复了水帘景象。

       诺日朗瀑布修复后能不能经住雨季的考验,杜杰的心一直悬着。因为震后山表植被松动,涵养能力下降,导致水流加快,落下的滚石抬高了河床,所以即便是降雨量与往年相同的情况下,水流冲击力也会相对震前加大。

       2018年 6月25日、7月10日,九寨沟两次突降暴雨,景区入口、下游的村子不同程度被淹,而修复的诺日朗瀑布没有出现问题。据杜杰介绍,震后被改变的山体表面植被、土壤,靠自然恢复的保育期一般需七八年,恢复到震前的坚固水平大约要10年,这期间仍需不间断监测钙华变化情况。


震后景区内的一处修复点

       “九寨沟景区,不能再伤了”

       9月27日,九寨沟景区重新开放。在已开放区域,每个景点处都能看到“地质灾害隐患点,禁止通行”的标牌。景区工作人员解释,标牌处都是经九管局地质灾害治理处勘察,认为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方。

       据九寨沟统计,地震前景区内共有57处地质灾害隐患点,震后增加到134处,成为新的重点监控区域。负责地质灾害监测的工作人员蹇代军介绍,每个隐患点上都有固定的监测人员,隔一段时间上报一次监测数据。隐患点之间还另外安排有移动检测人员,有意外情况也会及时上报。

       肖维阳在震后负责水位的监测,他分析过九寨沟景区10年来各湖泊的水位变化。长海海拔最高,水位的变化也最大,丰水期与枯水期相比,水位变化超过7米仍属于正常现象。

       “测试这些数据为了确定湖泊的稳定性。”肖维阳介绍,景区设有专门的水文水质监测站,每隔几秒自动收集一次水位、水质、水温等数据。科研处至少一个月比对数据一次,着重查看超出正常变化范围的情况。震后的九寨沟景区,还配备了上无人机监测设备。根据震前掌握的数据,山上的水流到谷底正常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最长时需要两个月,因为要经过地表植被及地下喀斯特岩层的过滤。

       然而,让科研处工作人感到奇怪的是,2018年7月份一天,镜海的水突然变得浑浊,并溢出到了路边。发动无人机进行观测后才发现,原来有一股洪水从山顶森林边流下,山顶已有大量植被被破坏。无人机监测设备,为采取应对措施争取了时间。

       2019年的雨季,九寨沟自然保护区同样经受住了暴雨的考验,加快了景区开放的进度。看到景区重新恢复了游人如织的景象,监测点的肖维阳不敢松懈。他担心因为自己的一点放松,延误了解决问题的时机,“九寨沟景区不能再伤了”,他说。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新长城特困大学生自强项目
瞳爱救助中心
三大语系佛教高僧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乐园项目“益谱匠心”优秀教师支持计划
“起澄”中国舞 民族文化传承公益项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国·蓝色听诊器计划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