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中国“象牙女王”被判刑: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2019-03-13来源:澎湃新闻
        小南最近几天听说,被捕多年的“象牙女王”杨凤兰终于受到了宣判,而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大家的广泛讨论。与此同时,中南屋的黄泓翔老师在一些平台也莫名被cue,被当作是正面典型“宣传”了一番。

       长期投身野生动物保护行业的黄老师,面对杨凤兰案件的舆论发酵,也写下了自己的一些思考,在今天分享给大家。2019年2月20日,曾经轰动世界的坦桑尼亚“象牙女王”案件终于落下帷幕,主角杨凤兰获刑十五年。

杨凤兰(中)受审,图自CNN
       
       2015年10月,年逾六旬的杨凤兰女士在非洲的坦桑尼亚被捕,国际组织“大象行动联盟”称其涉嫌走私象牙860根,为“坦桑尼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象牙走私犯”。
       
       随后的几年,因为判决迟迟不下来,人们不禁有了许多的疑惑:非洲不少华人认为此案是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蓄意抹黑和阴谋,因而“明明没有证据却不放人”;国际媒体和NGO则认为是因为中方的干扰和保护,让杨迟迟得不到“正义的判决”。

       现在判决终于出来了,中国外交部也表示“我们支持坦桑尼亚有关部门依法、公正查处和审理此案”,一下子大家的声音基本上统一了,开始各种对杨口诛笔伐,甚至唾骂诅咒。

       在杨凤兰被判十五年的结果出来后,不少报道在指责她之余,也会顺便把我作为卧底象牙贸易的“中国英雄”,大力表扬一下。其实看到这些,我并不好受。因为单一的、过于情绪化的评判,可能对问题的解决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乐于助人的华侨前辈”还是“黑帮走私头目”?杨凤兰是一位“老坦桑”,她自身的身份和背景也让这起案件具有了一定的特殊性和国际影响力。20世纪60年代,为了建设坦赞铁路,北京外国语大学成立了斯瓦希里语专业。本来在插队的杨凤兰抓住了机会,并最终成了该专业的首批毕业生。一毕业,杨凤兰就开始为坦赞铁路建设项目担任翻译,并且在坦桑尼亚成家,生下一女,为了纪念非洲的经历,女儿的名字还专门用了一个“非”字。后来,她担任坦桑尼亚中非民间商会副主席,积极活跃于中非关系的建设中。
 
杨凤兰开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市使馆区的北京饭店,图片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在被捕前的报道中,65岁的杨凤兰曾这样说:“我知道我应该退休了,但是每当我想到,我的语言优势和人脉资源能帮助中坦两国人建立交流互信,我就不想停止工作了。”

       “我自己其实就是中坦友谊最好的例证。”她说。然而,人生如戏,在当年杨凤兰被捕后,用《三联生活周刊》的话来说,“杨凤兰跟所有人开了个大玩笑,一个非常残忍的玩笑。”


       2015年10月7日,的杨凤兰因涉嫌走私象牙,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被捕
       
       当时,同时身处非洲华人圈和国际野保组织群体的笔者,也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有的人——更多非洲华人,说杨人非常好,经常帮助别人,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被诬陷。有的人——国际NGO以及国内一些媒体,将杨看作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将其描述为黑帮头目、侩子手一样的存在。这似乎非常矛盾的,如果柯南是对的,那么真相应该只有一个?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真正深入海外华人群体做过调查的人——如同我自己,才能明白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在深入去了解海外华人群体后,我会发现他们生活与工作其实的确存在许多灰色的地带——没有合法工作签证的违法滞留、灰色或者黑色清关(走私)、偷税漏税、地下钱庄等。在许多非洲本地和西方媒体眼中,这些华人简直是黑帮和地下犯罪团伙。

       确实,在非洲做过违法事情的华人很普遍。注意,是“违法”而不是“犯罪”,也就是说他们虽然经常性地违法,却不会做非常严重的犯罪事件——这个度,我的许多外国朋友都无法理解,它来自于华人价值观的一个自我把握。
 
 路透社 杨凤兰 走私的象牙

       在经常走私货物(例如百货、木材、矿石)于中国和非洲之间的前提下,其实,走私点象牙、犀牛角、穿山甲鳞片,在很多非洲华人眼中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他们大多也不把这看作严重的犯罪或者道德上很不能被接受的事情。在不少非洲国家的调研中,我接触过非常多有过以上这类违法行为的华人。

       在交流和相处中,你会发现他们并不像许多NGO和媒体所想像那样是冷酷无情、唯利是图、心狠手辣的“黑帮”“走私犯”。相反,他们可能是热情的大叔,体贴的阿姨,慈祥的奶奶,无微不至关怀和帮助别人的老爷爷。

       因此,尽管我本人并不足够了解她,但如果坦桑尼亚历史上最大的象牙走私犯之一杨凤兰,同时是也是一位乐于助人、热心于中非友谊的华侨前辈,其实我觉得非常普通而正常——这样的人,在非洲、拉美等地我见过许多许多。
 
 
杨凤兰,图片来源:独立电视新闻(ITN)

       面对和想象不同的世界,理解,可能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作为一名有点极端的环保主义者和动物保护主义者,数年前我最开始做调查的时候,心中的象牙贸易者也都是长着邪恶的嘴脸。但是当我真正走近他们,我有了很多不一样的感受,这也让我产生了非常多的矛盾和困惑。
 
 笔者与大象合影

       一方面,随着“中国人走出去”的发展,我亲眼看见有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制品贸易和华人紧密相连:在非洲,华人走私象牙,吃穿山甲;在南美,华人走私美洲虎牙,中餐厅菜单上可能赫然写着“穿山甲”——犰狳。在相距甚远的天涯海角,我看到的情况居然惊人相似。

       这些华人,确确实实地在伤害我所珍视的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而另一方面,和这些华人相处,你可能根本无法憎恨他们,你甚至会喜欢他们——因为他们对来自中国的、陌生的你非常友好,他们无条件关心你,帮助你。是这种纠结,让我跟国际野保组织合作时立下了“不协助逮捕华人”的原则——尽管这个原则被很多外国人不理解,甚至是攻击。
 
假扮中国买家进行卧底调查,截图自《象牙游戏》 

       明确判断是非对错很难,但是出于对环境保护和野生动物的热爱,我决定协助国际组织抓捕非洲人、南美人的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犯——我知道他们也许也不一定十恶不赦,但是在我的价值天平里,我选择了把野生动物看得比他们重要。而同时,我又决定不协助抓捕华人,即使我知道无论他是谁,“罪犯就是罪犯”——许多置身事外的人都会这么说,而且说得非常轻易。

       “象牙女王”被捕之前一年,就有国际组织希望我协助调查坦桑尼亚的情况。在知道目标对象是华人,而且最终目标是逮捕之后,我拒绝了。我并不觉得我所做的选择是高尚的,正确的,或者是卑鄙的,错误的。在我看来,那只是人所做的选择而已,说不清楚对错,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对错本身就是相对的。

       然而,既然给自己设定了这个原则,我开始尝试去理解这些海外华人。也许理解和正向影响,比一些调查和逮捕更有价值。
 
卧底调查前,截图自《象牙游戏》 

       在很多年前,我曾经义正言辞地说“不违法就做不下去,那就别做啊”。今天回过头看,我觉得当年的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逐渐地与非洲华人深度接触,让我明白了,他们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愿望、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是不可能轻易就“别做”的。

       对于大量白手起家“闯”到非洲的中国企业,资金不足、当地外汇管制、当地过于苛刻的相关政策都可能把他们“逼上绝路”,满盘皆输。
 
       最近笔者在埃塞调研期间,也接触了当地的许多华人,同样存在“在法律边缘试探”的事。
 
与中南屋学生拜访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图为和外交部高级顾问合影 

       例如,由于埃塞极度缺乏外汇,对于出境的外汇携带有极其严格的管控,而中国企业尤其是个体商户,赚到的钱都面临着无法换成美金或人民币的问题——他们因此不得不以更高的汇率进行私下的货币交换,把钱通过其它方式转送回国,才能真的实现“赚钱养家”。

       同样的道理,对于很多华人来说,参与违法野生动物贸易不过是这一系列“边缘行动”的一种,他们根本不理解“野生动物保护”是什么,贩卖动物似乎和私下换钱、少开几张发票以及贩卖其它产品差别并不大。

       也因此,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们总处于灰色地带,会理解“野生动物保护”这样的事情离他们究竟有多远,会理解为什么他们总是和各种野生动物制品贸易纠缠在一起。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走私象牙、吃穿山甲就不应该受到法律惩罚。只是,当我们尝试理解他们,可能我们更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单纯去说“他们是坏蛋”“他们是愚昧的”,也许并无助于我们真正解决问题。

       如果他们是问题的一部分,那么他们其实也是问题被解决的一部分。

截图自《象牙游戏》 

       影响海外华人了解和参与野保,一条漫长的路和已发生的改变

       中南屋从2015年开始,一直有一个项目,叫“带动非洲华人了解和参与野生动物保护”。

       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一方面,我们很熟悉本地和国际的动物保护组织,跟他们有很多合作,另一方面,我们又相对了解非洲的华人群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做的就是建设桥梁,把
       野保组织的情况、故事、活动信息传播给华人,带动华人一起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

中南屋曾在肯尼亚华人圈广泛组织为动物剪除铁丝网活动,图为大合影

       有一些国际野保组织的外国人对我们这个项目嗤之以鼻,说“罪犯是无法被改变的”。

我不同意。因为他们看到的是“罪犯”“走私犯”“黑帮”,我们看到的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们不喜欢做一年来非洲几次、单向宣传而不是深度沟通的“工作坊”“座谈会”“讲座”,相反,我们尝试深入社区,做草根活动:我们组织华人去做野保志愿者,也去中国建筑工地里和中国工人交流野保知识,还在中国城街头搞野保签名活动借此机会和华人沟通。

在南非组织拒绝犀牛角贸易的签名活动,得到当地华人积极参与

       几年下来,我们切实地看到了,其实很多时候非洲华人会参与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真的是因为他们对这个话题了解非常之少——不是说不了解要杀死大象才能获得象牙,而是不了解什么是野生动物保护、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为什么要抵制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以及——可能更重要的是——没有对野生动物保护这件事情建立情感联结。

       而如果基于对这些人的理解,采用正确的信息,正确的方法去做宣传教育工作,让野生动物保护走进他们的生活,而不再是跟他们无关的、遥远的事情,他们中的许多人会被改变。

       
中南屋曾在肯尼亚华人圈广泛组织为动物剪除铁丝网活动
图为当时参与者的反馈

       我们也见过了许多这样的改变:

       经常带象牙回国的中国企业青年雇员告诉我们,深度了解野保之后,他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自称“非常擅长烹饪穿山甲”的某非洲国家华人老侨领握住当地中餐厅老板的手,跟他说“以后我们再也不吃穿山甲了”;

       这当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它可以发生,也正在发生。

       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

       放下自己的“正确”

       人很容易带着非黑即白的眼光去看人、看事情,一会觉得人崇高伟大,一会又觉得人卑鄙下流。

       杨凤兰出事前,我们觉得她“伟大”,为中非友谊献身;被捕后,我们觉得她原来是“披着羊皮的狼”,“罪该万死”;

       黑土麦田秦玥飞被“七问”前,我们觉得他“崇高”,放弃财富去农村;被“七问”后,我们觉得他虚伪、欺世盗名;

       我卧底做象牙调查,有的人知道后说“无私”“奉献”;不想被拔高的我强调野保工作也是正常工作,有的时候卧底调查也有一些工资,有的人听了便说“哦原来是为了钱”。

截图自《象牙游戏》 

       对于这种非黑即白的视角,我时常觉得很悲哀,也总是想起大学里一位我非常敬重的老师在课堂上告诉我们的话:

       “这个世界和人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灰色的。如果有天我得了什么荣誉,你们不要觉得我就是多么伟大的人;如果有天我因为嫖娼被抓起来,你们也不要说我就是很糟糕的老师。”

       这种带着灰色的视角,更开放更多元地去看人和事的态度,是中南屋努力传递给学生的。

       人很容易觉得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

       在厄瓜多尔,我问中国企业,为什么土著人和环保组织要反对他们的矿业开发。他们回答:“因为他们愚昧无知”。

       在肯尼亚,我问过国际组织为什么当地有许多人甚至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支持女性割礼。他们回答:“因为他们愚昧无知。”

       在国内国外,我问过热爱野保的人为什么有的非洲华人会购买象牙犀牛角。他们回答:“因为他们愚昧无知。”
我想,这样的答案,是无法通向任何可能的未来的。

       在今天这个中国走向环球的时代,我们的青年人要走向国际舞台,去理解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去看到事物和人的多面性、去面对没有简单是与非、对与错的世界,都将是至关重要的素质与能力。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项目推荐
小鹰计划2019(乡村振兴项目)
大爱清尘(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
银天使计划(关爱老人项目)
“让妈妈回家”(电商扶贫项目)
“一亿棵梭梭”(植被恢复项目)
“地球一小时”(关注气候变化环保公益项目)
西部阳光V行动(大学生支教公益项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
仁爱心栈(奉粥项目)
爱的分贝(聋儿救助项目)
壹基金—蓝色行动(关爱自闭症儿童项目)
百万森林计划(环保公益项目)
“春蕾计划”(关爱女童教育成长项目)
“母亲邮包”(关爱贫困母亲公益项目)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