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公益 慈善 企业责任 捐赠 环境保护 明星公益
我们今后最大的罪恶,是对她的遗忘
2017-12-04来源:短史记
           谌旭彬

          [摘要]1957年,艾伟德返回台湾。两位受她收容之恩的年轻人在码头像儿子迎接慈母般将她接下船。宋美龄在接见中,感谢她为中国儿童所作的一切。


受宋美龄影响,晚年的艾伟德也喜欢穿旗袍

        艾伟德(Gladys Aylward),1902年出生于英国。1930年来华,抗战期间加入中国国籍。1970年病逝于台湾。

        跋涉来华

        艾伟德与中国发生关系,相当偶然。

        她出生于底层家庭,成年后做着家庭女仆的工作,梦想成为一名演员。偶然读到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了解到中国的百万人民从未听过耶稣基督”,而觉得自己“理当做些什么”。她试图动员身边的朋友和亲兄弟前往中国,但无人响应,且被嘲笑“那是老处女的工作。你为何不自己去?”

        艾伟德决定自己去中国。

        从伦敦到中国的船票需要90英镑,她改走铁路。售票员用了两天时间,才帮她查明,从欧洲经苏俄横穿西伯利亚到中国东北的铁路票价是47.10英镑。艾伟德选择分期付款。1930年10月18日,她凑够了火车票,怀揣着2英镑9便士,和两个塞满了饼干、腌牛肉、干豆鱼、肉块、煮鸡蛋的手提箱,离开了父母和家乡。

        旅途并不顺利。

        在西伯利亚一个叫赤塔(Chita)的小车站,艾伟德被苏联人扣了下来,原因是她护照上的“Missionary”(宣教士),不知为何被误写成了“Ma-Chinist”(机械师),苏联人对这位想要进入日本人控制范围(东北)的“机械师”心存警戒。费了很长时间,艾伟德才得以让苏联人相信她并不懂机械。在海参崴,她又碰上了同样的问题,苏联人扣留她的护照,监视她的房间,劝说她留在苏联工作。这一次她只能选择潜逃,途中差点被抓回。她登上一艘开往日本的船只,再从神户坐船到天津,最后抵达山西阳城。这里有一位73岁的女传教士珍妮·劳森(Jeannie Lawson),在等着她的到来。


图:艾伟德英文传记《The Small Woman》

        八福客栈

        在阳城,艾伟德与珍妮·劳森开了一家“八福客栈”。她开始正式学习中文,向在客栈歇脚的骡队传播“八福”。

        所谓八福,指的是爱、德、恭、忍、忠、真、美、信。

        几个月后,珍妮·劳森去世;客栈运营陷入困境。所幸的是,艾伟德被阳城县县长聘请担任了“放足专员”,有了固定薪俸。在阳城的这几年,艾伟德穿中国服装,吃中国食物,说当地方言,“完全像个中国妇人”。她常年走村串户,致力于终止阳城的缠足恶俗。

        担任“放足专员”期间,艾伟德开始收容孤儿。

        第一个孤儿,是她用了九便士,在阳城大街上,从一个女人口贩子手中买来的。孩子病得很重,又瘦又脏,全身是疮,正暴晒在阳光下。

        孩子缓解了艾伟德的孤独感:

        “如此九便士就进入了我生活,填补了那痛苦的空虚感,这里有个人是我可以爱、可关心的——这个人的眼睛会因我的靠近而发亮。我帮她洗澡、喂养她,过了不久她就不一样了,并且她令这个地方有如家一般。”

        但当孩子的数量超过了20个时,艾伟德开始“常常渴望有一些安靜的時刻”。

        逃离战火

        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1938年,战火延烧到了阳城。

        八福客栈里的孤儿越来越多:

        “整个战争期间一直有小孩子加入我们——没有人要的可怜、被忽视的流浪儿。每周我的家庭总会增加某个小孩。村民、士兵们带来了孤儿,有时候是孩子们自己走进来,因为有人告诉他们爱维德会照顾他们。当战争一年拖过一年,我们所照顾的孩子数目增加到超过一百个。”

        阳城沦陷前,一位国军将领建议艾伟德,与蒋夫人宋美龄所开办的孤儿院取得联系,只有这样,这一百多个孤儿才可能保全下来。

        但“路先生”没能及时回转(他那口来自敌军占领区的方言,引起了地方驻军的注意,把他当成日本间谍抓了起来)。这段时间里,客栈里的孩子,再次激增过百。

        沦陷在即,艾伟德决心自己带着孩子们逃离战火。


图:1948年,艾伟德在上海遇见早年收养的美恩,美恩已结婚生子

        翻山越岭

        这是一次死里逃生的旅程。

        日军管制了大路,艾伟德必须带着孩子们翻山越岭,走人迹罕至的骡道。她没有足够的钱和足够的食物,也没有足够的帮手。最大的孩子只有16岁,最小的3岁。政府只为她提供了一些“足够维持到下个城镇”的粮食,派了两个人帮助搬运。

        艾伟德的第一步计划是抵达垣曲,在那里渡过黄河。

        阳城与垣曲,两地县城相隔约170公里,今天自驾不过几个小时,艾伟德带着100多个孩子在山区一共走了12个日夜:

        “我们睡在路旁或庙寺里。有一次我们在兵营里渡过一晚,但通常我们躺在无遮蔽的天空下。我们没有毡子,所以我们挤在一块睡使彼此温暖。我们沿路乞讨食物,但常常我们晚餐只能吃稀麦片粥。日子逐渐过去,孩子们变得焦躁、极度疲惫并常常流泪。‘爱维德,我的脚痛’、‘我的鞋子穿破了’、‘爱维德,我的肚子痛,我不能再走了’……大的孩子累得无法背小的,我们行进的距离愈来愈短。”

        12天后,她们抵达垣曲。但迎接他们的,不是丰盛的食物,而是绝望。

        根据“焦土抗战”的指示,国军已将这座城市弃置,“每间屋子都是空的,那里没有任何食物,孩子们失望地大哭。”

        艾伟德找到几个负责警戒的士兵,乞求食物,但士兵们回应:自己的粮食也只够吃三天,没有办法喂养一百多个孩子。

        日军随时可能打过来,渡船已全部被国军管制在了对岸,停止行使。孩子们没有吃的,也过不了河。

        在垣曲的第一天,所有人聚在一起,喝了一锅稀粥。

        第二天,艾伟德安慰孩子们很快就能过河,河那边有很多食物,然后再次去向驻军乞求粮食,但所得甚微。走投无路之际,她质问自己:其他人都不为孩子们烦恼,为何我要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

        第三天,一位中国军官意外到来,用暗号为他们从对岸招来了一艘船。送孩子们上船前,军官对艾伟德说:“你选择了一份奇怪的工作”。

        过河后,孩子们饱餐了一顿。

        艾伟德的第二步计划,是坐火车前往西安。

        但这个计划也破灭了。火车朝西安只走了一段就停下来,他们被要求下车。理由是前方铁路在日军的炮火射程范围内,火车不能继续前行。孩子们要去西安,只能翻过另一座山,抵达潼关。两名士兵被派来帮助艾伟德:

        “这段旅程远比我们曾经历的更差。山路陡峭并且多处坍塌。我们必须爬过松动的岩石并滑下陡峭的山坡。这段旅程有如恶梦,若没有士兵的帮忙,很多孩子绝无法走完。当他们到处滑行时,我们必须持续地注意他们。”

        爬了两天的山,艾伟德和孩子们抵达潼关。车站的管理员告诉她,日军能从对岸炮击到铁轨,这里已不再有火车行驶。艾伟德绝望地哭喊,管理员心软了,告诉她,每天黎明前,会有一辆列车关闭灯火,冒着被炮击的危险通过潼关。如果艾伟德能保证孩子们的安静,那么他可以帮助他们登上这辆火车。

        这辆火车也只开了一小段。艾伟德与孩子们再次下车步行,一路乞讨了三天才抵达西安。在西安城门口,她再遭打击——城内粮食紧张,西安已对难民关闭了所有城门。

        病得浑浑噩噩的艾伟德,绝望地绕着古城墙转圈。幸得好心人指引,她得以将孩子们带往扶风,那里有以宋美龄的名义设立的陕西第二保育院。

        旅程至此结束。孩子们一个不少。艾伟德感染的斑疹伤害恶化成了肺炎,她休养了一年,才康复过来。


图:1963年,艾伟德与英国教育界人士合影

        终老于台湾

        1941年7月15日,得内政部许可,艾伟德加入中国国籍。

        1941~1944年间,艾伟德在甘肃、成都等地从事从事狱囚和麻风病人的拯救工作。

        1949年,艾伟德返回英国。BBC记者Alan Burgess将她的故事写成《The Small Woman》(小妇人)一书——她的身高只有150公分左右。

        美国《时代》周刊也报道了她的事迹。福克斯公司根据《The Small Woman》一书,拍摄了电影《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六福客栈),由英格丽·褒曼主演。艾伟德对电影并不满意,因为电影中出现了艾伟德与中国军官接吻的镜头。艾伟德说:

        “我在中国碰到一位中国上尉,他是一位忠实负责的中国军官,如果说我一生中有任何可以说是爱情的故事,就只有这一件,但我们从未拥抱接吻……”。

        1957年,艾伟德返回台湾。两位受她收容之恩的年轻人在码头像儿子迎接慈母般将她接下船。宋美龄在接见中,感谢她为中国儿童所作的一切。

        1970年1月,艾伟德去世。“艾伟德儿童之家”院长史可梅在悼词中说道:

        “仅仅悼念她是不够的,我们今后最大的罪恶,是对她的遗忘。”


图:英格丽·褒曼在《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中饰演艾伟德

        参考资料

        (台)艾伟德/口述、Christine Hunter/整理、黄婉恕/翻译,《小妇人》,2000。董飞飞,《西方大众文化视野中的来华传教士——以艾伟德为例》,收录于《宗教与历史2》,上海大学出版社,2014。王云绮,《人道使者艾伟德与李德贞》,三晋出版社,2012。《阳城县志》,海潮出版社,1994。《六福客栈 小妇人艾伟德传奇》,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等
【郑重声明】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阅读排行
公益调查
你喜欢以哪种方式参与公益行动?
1.冲锋在抢险救灾前线
2.大山深处支教
3.捐款或捐物
4.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5.到敬老院陪伴、帮助老人
6.其他
   
项目推荐
母亲邮包
多背一公斤
爱心衣橱
黑苹果青年计划
爱心包裹
大爱清尘
母亲水窖
银杏伙伴计划
百度小桔灯
结对捐助
21世纪公益行动
为中国而教
春蕾计划
博文精选
新浪博客 熊丙奇
“为女生拧松饮料瓶盖”是奇葩校规吗?
新浪博客 马未都
生活重轭下,公众不再探究真相
新浪博客 朱达志
庆丰包子的虫,暴露了中餐的短
企业邮箱 |  隐私保护 |  客户反馈 |  广告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
版权所有:公益中国网